最新

事出有影

「生於SARS,畢業於COVID-19」疫下指考生們還好嗎?

大學指考即將走入歷史,今年末代指考仍有4萬1千名考生將踏入考場,然而遇上COVID-19疫情,考試日期已二度延期,比原定舉行時間晚了三週。 政府在上週宣布降級,但警戒中的考場規則與以往大不同,不確定因素增多,加上新舊課綱轉換不利重考、萬一確診可能無法補考的多重壓力下,指考生心情更是五味雜陳。P#新聞實驗室在考前採訪了五位高中生,聊聊他們為什麼選擇參加指考,以及在疫情三級警戒下,各自備考的情況如何? 末代指考遇上疫情,讓考生壓力倍增。(圖/公視新聞網) 指考人數逐年遞減 末代指考生:想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我不想屈就自己不喜歡的校系。」洪伯軒就讀南湖高中的數學寫作實驗班,學測成績離考上自己理想的校系還有一段距離,於是早早就決定參加指考,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我在大考上面很容易表現得很焦慮,所以就很容易很不穩。」和許多人一樣,面對人生第一場大考難免緊張失常,又碰上最後一屆指考,洪同學說自己不會考慮重考,也因此鼓勵自己要努力拚,因為這一次「沒有退路」。 同班同學陳柏愷則說,感覺自己學測沒有盡到全力,在最後衝刺階段也有些懈怠,因此希望透過指考再努力一次。陳同學的目標是考上台大,因為是最後一次了,「要做就要做到最好」。 陳同學也補充,若真的指考還是不理想,或是之後發現所選校系不符期待,也不排斥重考,只是新的大考制度跟舊制有很大不同,假如真的要準備重考,那就要多花心思研究。 考前衝刺期遇三級警戒 在家讀書靠自律 今年六月初,全台發佈三級警戒半個月後,大考中心宣佈指考延期至7月28日至30日辦理,比原定時間晚了三週。 「聽到當下覺得很崩潰,因為我已經整整準備了快一年了。」聽到指考延後的消息,台中女中的丁典秀同學說,自己當下其實沒有很開心,畢竟準備考試的過程很苦悶,希望能盡早解脫。 花了點時間沉澱心情後,丁同學又回到自己的備考日常。她每天都會替自己規劃好讀書時程,按部就班完成每日進度。疫情下哪裡都去不了,只能一個人埋頭苦讀,因此她在書桌前貼滿了鼓勵和叮嚀的便利貼,天天替自己加油打氣。 疫情下在家備考難免苦悶,丁典秀同學在書桌前貼標語自我鼓勵。(圖/丁典秀提供) 原本丁同學想要報名坊間的衝刺班,希望到更有讀書氣氛的環境去備考,然而遇到疫情計畫泡湯,於是她自己規劃了「防疫指考戰鬥營」課表,按表操課參加「偽衝刺班」,自我督促讀書進度。 丁典秀同學自己規劃的「防疫指考戰鬥營」課表。(圖/丁典秀提供) 台中女中的英文教師陳虹雯觀察,這一屆的學測數學偏難,許多同學都是在數學科上挫敗,因此轉戰指考。她也提到,其實不少同學的學測表現在旁人看來並不差,但因為他們有更遠大的目標,才選擇參加指考,而這些同學在備考心態上,多半表現的更加堅定。 末代指考壓力大 考差難重考、染疫沒補考 今年的考生不僅碰上疫情,他們同時也是末代指考生。108課綱上路之後,111學年度的大學考招制度隨之變革,明年起指考改為分科測驗,考科減少,希望減輕學生壓力。 然而新課綱改制下,將來大考除了會以素養題為主,在推甄大學時也會參照學生的學習歷程檔案,對於舊課綱學生來說,不僅沒有接觸過素養題相關的題型,也沒有學習歷程檔案,若今年學測、指考雙雙失利,明年重考勢必又更具挑戰性。 適逢新舊課綱考制轉換,明年的重考生準備上較為困難。(圖/公視新聞網) 對此,華江高中物理科曲輔良老師提到,自己也有帶導師班,這屆考生多半在高二時,就有接收到自己是末代指考生、未來考試制度會有變化的訊息,也因此今年大部分學生都在學測後透過繁星和推甄的管道升學,考指考的學生相對又更少了。 南湖高中數學科陳泓曄老師則認為,大考再怎麼改制,終究是一個考試,若學生真的要準備重考並不是沒有辦法,而教育部一定也會考量到重考生權益,提出一個折衷方案提供給重考的同學。 此外,因為疫情的狀況尚不穩定,部分師長也擔心同學應考的風險。南湖高中英語科教師蘇婷特別提到,大考中心在宣佈考試防疫措施時有說,若考生在考試前有確診而無法應考,將來並不會給這些同學補考的機會,對此她相當擔心,希望相關單位能提出一個補救的方案。 (註:7月13日大學招聯會提出配套方案,將提供確診考生三選一的補救措施,包括選擇之前在繁星推薦錄取後放棄的校系、選擇在個人申請錄取後放棄的其中一個校系,或可選擇參與考試入學分發,每人至多選填6個志願,由校系審查決定錄取與否。) 生於SARS、畢業於COVID-19 疫下十八歲的遺憾 今年的高中畢業生自我調侃是「史上最衰畢業生」,因為自己「生於SARS、畢業於COVID-19」,沒有畢業典禮,沒辦法重考,更沒有暑假可以玩樂。 對於指考的同學來說,高三下學期努力準備考試,已經少了許多和同學、老師相處的機會,三級警戒來的突然,更是來不及互道珍重再見,大家就默默地畢了業。 全國進入三級警戒後,各級學校先後宣佈停止到校、取消實體畢業典禮。(圖/公視新聞網) 「別人都有四次的畢業典禮,小學、國中、高中和大學,我們少了一個這麼重要的階段,就覺得有點可惜。」南湖高中的陳芊妤同學說,這一年最大的遺憾,就是沒有畢業典禮。提起考完試最想做的事情,就是找以前的朋友去戶外露營走走。 來自新竹中信高中的鄭凱瀚同學則說,沒有畢業典禮雖然遺憾,但當務之急是準備指考。他希望考完試後,疫情就能穩定下來,因為他想要去環島旅行,算是給自己的成年禮和畢業禮物。 指考是孤獨的奮鬥 上考場前想對考生們說 採訪最後,老師們各自留了一些話,給同學們上考場前最後的祝福。 "Whether something is a blessing in disguise lies not in what happens, but in how you see it."  台中女中的陳虹雯老師留下了這一段話,她說,人生很多事情是「塞翁之馬,焉知非福」,這屆同學們遇上疫情不見得是壞事,可能也是磨練心志的機會,事情的好與壞端看每個人如何去解讀。 南湖高中的陳泓曄老師則說,自己也是指考過來人,他認為參加指考是個不容易的決定,同學們從小到大可能很少替自己作主,參與指考不僅慎重,也很勇敢。「做了這樣的決定,我覺得你很棒,要相信自己會表現得比想像中更好。」 本次指考取消考生服務隊,考生午餐改由大考中心代訂,或由親友送餐、自行外出購買。(圖/公視新聞網) 同樣服務於南湖高中的蘇婷老師則說,今年的考生遇到比較多挑戰,要承受很多不確定性,「相信這個嚴峻的挑戰過後,大家一定會脫胎換骨」。她也補充,因為防疫考量,這次指考可能無法開放師長到場給學生鼓勵,希望同學好好加油,戴好口罩、專心應試。

2021726

事出有影
「生於SARS,畢業於COVID-19」疫下指考生們還好嗎?

#疫情

#指考

#高中生

為什麼貝佐斯和布蘭森要飛上太空?9分鐘帶你認識富豪的太空競賽

#太空競賽

#太空經濟

#太空旅行

好可愛,想餵?北市餵野生動物最高罰六千 你贊成嗎?

#松鼠

#大安森林公園

#餵食野生動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