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事出有影

「一連串破洞,最後死了一個人」 喬友大火殉職案後來怎麼了?

喬友大火案消防員陳志帆殉職屆滿周年,一位參與救火的消防員A回想事發經過,從指派任務到裝備掉漆,都是「一連串的破洞,一直破下去,最後死了一個人。」家屬也不能接受究責止於基層救火不力,卻輕放旅館違規改建等,痛斥一連串失靈造成一錯再錯,不得已走上司法爭訟漫漫長路。 2021年6月30日彰化火車站斜對面喬友商業大樓發生火警,釀1消防員殉職、3名住客死亡。(圖/粘舜強JJ Nian) 氣瓶耗盡、無線電塞車  求救訊號靠跑腿傳遞 時間回到2021年6月30日晚間7時48分,彰化縣消防局獲報,彰化火車站對面的喬友大樓發生火警,起火點位於2樓,而樓上的停業KTV堆置大量PU隔音泡棉等易燃物品,火勢猛烈。 7至9樓的防疫旅館百香果商旅業者,擔憂住客脫逃外出被開罰,廣播聲稱「消防測試」,錯失疏散黃金時機。 彰化分隊和東區分隊派出6名消防員進入大樓搶救,陳志帆與陳佑維2人一組上到9樓,協助民眾就地避難。到了晚間8時18分,雲梯車朝2、3樓射水灌救,9樓防火門被住客開啟後,沒再關上,煙囪效應導致濃煙迅速竄升,遮蔽救災及逃生視線。 百香果防疫旅館監視畫面,留下陳志帆、陳佑維協助民眾避難身影。 陳佑維回想當時,他的空氣瓶殘量約100bar,同行的陳志帆氣瓶已耗盡,原本想靠熱顯像儀找路,但開啟後發現沒電。陳志帆先隨機推開一個房間待救,不料沒有窗戶,陳佑維分頭去尋找有窗戶的房間,不慎摔落樓梯,嘗試向下移動又發現溫度過高,往上走時氣瓶空氣量耗光,最後他推開樓梯間窗戶待救。 「救災現場手提無線電通訊極差的情況,是我第一次遇到,但車裝無線電在東區分隊就是常態了,只要在彰南路路段的訊號,都非常差,」陳佑維無奈表示。 喬友大火為全台首起防疫旅館死傷火警,民眾拍下救難人員身影。(圖/粘舜強JJ Nian) 根據內政部災調報告,救難現場無線電使用頻道確實有「塞車現象」,依通聯紀錄,陳志帆曾於晚間8時47分,從受困的9627號房發出「Mayday」求救訊號,但訊號僅傳送到8樓消防隊員的無線電,「當8樓喊1樓就沒聽到,」該名消防員才又親自下到1樓,向彰化消防局彰化分隊長(彰化01)報告。 緊急救援小組未發揮功效 家屬質疑陳志帆被遺忘在火場  現場初期指揮官接受內政部調查訪談回應,晚間9時5分得知陳志帆受困,「先以無線電呼叫志帆,但他沒有反應,」並告知大隊長,請鹿港分隊同仁擔任緊急救援小組(RIT)搶救陳志帆。 可是從通聯譯文看來,指令發送不久後,現場以搶救受困民眾為優先。9時20分,彰化01回應,會有人員帶空氣呼吸器(SCBA)氣瓶給陳志帆,陳志帆回答收到,此後再也沒有發話紀錄。直到隔夜凌晨2時30分,被同仁尋獲救出時,陳志帆已身體僵硬、確定死亡。 根據災調報告訪談,也有當天搶救人員指出,「我們上9樓的時候,收到的指示是去破門,不是救志帆,我們沒有收到RIT的指令。」 「第一次調閱通聯紀錄時,我看到忘了呼吸...哥哥居然在緊湊的救難過程中,被該注意的人,給忘記了。」 陳志帆的大妹陳裔筑質疑,不少消防隊員當下並根本沒有收到RIT指令,或不認為自己有被編列進RIT。 消防員A受訪時點出,如果人力充足,搶救民眾和救「自己人」應雙線同步進行,可是彰化消防員人數不夠多、高樓層失火的搶救實戰經驗也不足,使得那一天任務指派混亂。 喬友大火晚間7時48分民眾報案,隔日4時許處理殘火尾聲,歷時超過8個鐘頭,消防員路面歇息看來疲憊。(圖/粘舜強JJ Nian) 帶隊官先行脫隊 倖存消防員罹難者家屬難釋懷 「帶隊官就是要找人進去打火,他待一半就溜了,裡面的人員要怎麼辦?」兒子意外身亡後,陳貴森夜夜難眠,必須靠身心門診開的藥物輔助。 陳志帆書桌留有一本打火求生書籍,卻未能平安實戰走出火場。 彰化縣消防局東區分隊小隊長劉耕憲是當天的帶隊官,從通聯譯文看來,晚間8時6分,當隊員上樓查看防疫旅館狀況時,劉耕憲就「因故先行下樓」。日後劉耕憲曾向周刊表示,他是因為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發作,所以離開現場。 不過,身為下屬的陳佑維,對長官的說法無法接受。至今他仍不解,帶隊官為何消失?陳佑維強調,「我只希望我的上級、指揮官是能夠信任的,而不是平時仗著上級身分丟自己的工作給隊員,真正遇到事情卻完全沒辦法下達清晰的任務指示,甚至是完全找不到人。」 消防員A說,每次執勤出任務對身心造成的影響與創傷,或許大家都習以為常了,也藏得很好,可是「 這次爆發出來,也是一個洞」,生病或無法服勤就應接受治療,或轉換調離崗位。一旦這件事沒被處理,當無線電遇死角、現場少一個人發號施令,最後有隊員殉職,帶隊官仍難辭其咎。 百香果防疫旅館違規隔間 亡者受困「暗房」 事發一年後,百香果防疫旅館負責人蔡進峰繼續住在防疫旅館的7樓,房間內桌面與櫃台有簡易鍋具跟乾糧,桌上的電腦螢幕還開著,案發當天監視器各樓層畫面的檔案也還在。 「剩下一位住客在洽談和解,另一位消防員看國家怎麼判定。」喬友大火帶走陳志帆和另外3位旅館住客性命,蔡進峰被依過失傷害、過失致死罪嫌起訴,他也是喬友大樓產權人之一,現在仍身兼管委會主委。 喬友商業大樓在這次火災前,就已歷經過3次火警,2020年,蔡進峰仍看好它的地理位置,開設號稱是全縣首間無人櫃台智能化旅館,但藏在誇飾詞彙背後的,是調查報告所述,「建物本身防火避難設施,處於失能狀態」,旅館隔間也違規變更。 喬友大樓1993年建造完成,遊藝場、冰宮、KTV等場所曾進駐於此,包含去年6月30日火警,共經歷4次大火。 災調報告指出,9樓最初申請隔間數為10間,申請變更的竣工圖再增加到17間,但實際劃設及營運,房間數達到25間,彰化縣建管處與城觀處未落實審核程序,放行防火避難設施有缺陷的場所仍取得營業證照。 陳志帆臨時避難的9627號房、罹難印尼籍女移工受困的9628號房,以及9618號房,在竣工圖分別為儲藏室、機房室,實際上卻被變更成客房。蔡進峰至今仍聲稱,公安申報時承辦單位知情,但沒有叫他拆除違規隔間。 焦黑毀壞的大樓建物預計在年底啟動都更重建,但對於逝者,蔡進峰則說,希望盡快與家屬和解,獲得原諒。 百香果防疫旅館負責人蔡進峰聲稱火災當天住客把9樓防火門打開後、沒再隨手關上,是釀成悲劇的致命傷之一。 「真相、立碑、組工會」 家屬求真相漫漫長路 「那是他的書桌,留著他最喜歡的日本漫畫、電玩⋯⋯」陳志帆因為工作關係鮮少在家,但陳貴森仍期待兒子立業後成家,曾幫他將房間裝潢為準新娘房,「哪知道,去年6月30日出勤後,就沒再回來了⋯⋯有時候想到,心就會痛。」陳貴森看著兒子遺物,緩緩道出內心的痛楚。 陳志帆父親陳貴森說,頒發再多的追晉獎牌,也沒有意義了。 一年來,陳貴森和女兒陳裔筑為尋求真相、促進消防改革,不斷向縣府陳情抗議。 不過,官員態度讓家屬相當憤怒、失望。陳貴森舉例,「開會邀請縣長王惠美出席,已經要一年了,連送陳情書,都不想理我們,」不然就是副縣長林田富以「偵查不公開」作為回應說詞,迫使個性內斂的陳貴森忍不住在協調會上,向官員開嗆。 陳貴森質疑王惠美為喬友大火坐鎮指揮,出事卻不願負責,2021年底彰化縣府發布行政調查報告,消防局及建設處兩名首長請辭下台,不過當時兩人僅為代理首長,所謂的懲處,最後也只是回到原本的工作職務。 不滿彰化縣府究責的態度宛如虛晃一招,陳貴森和陳裔筑決定直接提告彰化縣消防局前副局長邱聰佳、喬友大樓管委會主委蔡進峰、彰化縣消防局第一大隊長劉錫垣以及小隊長劉耕憲等4人涉犯過失致死罪,訴諸於司法釐清真相與責任歸屬。 陳志帆大妹陳裔筑與父親同為義消,從哥哥殉職那一晚開始針對火場提出諸多疑點,並持續監督體制檢討改革進展、要求究責與真相。 「爸爸媽媽這一年來,蒼老了很多。」陳裔筑受訪時泛著淚光,談到父母狀況,不禁掉淚。 陳志帆殉職後,陳裔筑時常在高雄夫家和彰化娘家兩地奔波,哥哥對年祭祀前夕,她隻身從高雄開車直奔南投的靈骨塔,趕到時,祭祀已差不多要進入到燒金紙程序,結束後又跟著家人返回老家,受訪同時也必須接起手機聯繫工作職場要事。 陳志帆對年期間,家人前往南投塔位祭祀,神情哀傷。 這天,家人彼此間的談話反倒不多。 「我就很擔心他們,畢竟他們跟哥哥以前都生活在家裡,現在大家沒辦法敞開心胸,把這些事釋放掉,就容易有摩擦。」 (左一)彰化縣消防局東區分隊殉職消防員陳志帆年僅33歲,(中)父親陳貴森為水上義消。 陳裔筑說,家屬和消防員權益促進會推動的就是「『真相、立碑、組工會』,我們不是要讓人回來,才是心服口服,而是到底怎麼發生,你要講清楚,那你們後來怎麼去解決這件事?或是有什麼改善?」陳裔筑認為,惟有上述訴求達成,全家人才有辦法釋懷、放下。 陳志帆大妹陳裔筑忍著酷熱天氣,在喬友大火周年前往彰化縣府,抗議縣府原答應立碑警世的承諾仍未實現、變更立碑地點。 內政部災調報告也針對彰化縣府列出10項改善及建議,消防員A表示,消防局在事發後,辦理過「生存訓」加強消防演練,但追蹤消防隊員身心創傷部分,當時只進行過團體諮商,不具實質效用。 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早一步離開,陳佑維透露,這一年來,他時常陷入自我懷疑而感到鬱悶。「雖然我很想說我身心影響沒有大礙,但是實際上,會回想當時我怎麼沒有處理得更好?我當時的選擇是不是錯的?如果我更機警一點,是不是整件喬友案會完全不一樣?」 消防員A感嘆,「明明大家都說消防員是一個很受尊重的職業,實際上卻像衛生筷一樣, 用過就丟, 壞掉了,就可以丟掉,並沒有任何體系去修補它。」 去年公視戲劇《火神的眼淚》播出後兩個月發生喬友事件,引發網友討論劇情和現實有諸多巧合,顯現消防體制陋習不曾被撼動、改變。 不具名消防員A回應,最像的部分反而不是殉職,而是事件發生後,「長官們馬照跑、舞照跳,然後願意真正出來改變這個體制的人又這麼少,『那才是這部劇裡面,跟現實生活最像的部分。』」

2022629

事出有影
「一連串破洞,最後死了一個人」 喬友大火殉職案後來怎麼了?

#喬友

#消防員殉職

#火神的眼淚現實翻版

成大跨性別學生住宿爭議,你能接受性別友善宿舍嗎?

#成功大學

#跨性別

#性別友善

大學生心理健康隱憂,不快樂的他們能被接住嗎?

#大學生

#憂鬱症

#諮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