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發新聞
最新新聞
所有新聞
05
6

黃氏兄弟瑋瑋「被出櫃」 你不需要道歉

「我不知道為什麼,我身為同性戀,覺得很對不起照顧我的爸媽」、「我從小就知道我的性向,我一直覺得很辛苦」,擁有152萬人次訂閱的Youtuber「黃氏兄弟」成員瑋瑋,在鏡頭前不斷落淚,和媽媽感性告白,卻也點出同志族群對性向認同的困難。 或許你不認識「黃氏兄弟」這兩個大男孩,他們在Youtbe擁有極高人氣,外型帥氣、頻道主打天馬行空的創意,例如搭建巨大泳池、超長流水素麵等等,更走進各個校園,當一日學生,展現每一所學校的特色,養出一票死忠「黃豆(黃氏兄弟粉絲的稱號)」,這對兄弟也常跨足公益,希望為網友帶來正能量。 「黃氏兄弟」瑋瑋拍照響應兒童家暴防治。(圖取自黃氏兄弟臉書) 但日前有週刊登出瑋瑋與男子在交友平台的對話,23歲的瑋瑋在猝不及防的狀況下「被出櫃」,多家媒體立刻跟進報導,「黃氏兄弟」瞬間登上Google熱搜榜,雖然經紀公司第一時間沒有回應,但黃氏兄弟的頻道,不久後上傳一支「關於報導,我想與家人說」影片。 影片中瑋瑋打給媽媽,不斷哽咽地訴說自己發覺性向後的恐懼,「我現在的職業,我的事情,雖然我不知道為什麼,但是我好像都必須向社會大眾交代我的事情一樣,我做了錯的決定,現在有很多媒體都在報導我的事情,讓我的壓力很大。」 但黃媽媽輕聲地安慰道,「你有沒有想過,我早就知道了?」、「我剛開始是比較難接受,但不管怎麼樣,你就是我兒子,你一直一直都是我很驕傲的兒子。」 出櫃的勇氣 根據瑋瑋在影片中的自述,他在高中畢業前夕就曾和全班同學出櫃,希望讓同學知道,即使未來遇到同志,千萬不要因為性向而有先入為主的觀念。但當瑋瑋被媒體出櫃時,他卻哭得不能自已,「我被迫要公開自己的性向的時候,我突然感覺到排山倒海的壓力,好像我做了一件見不得光的事情。」但瑋瑋還是強調,「我並不是包裝出來的,我一直希望我的能力,能帶著很多面臨低潮的觀眾走出去」。 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教育推廣部主任許欣瑞表示,每位同志從意識到自己的性向開始,就陷入「風險評估」和「身分管理」的無限循環當中,長久以來累積的壓力,當「被出櫃」的那一刻起就隨之爆發,導致瑋瑋即使處在家人支持、網友力挺的相對友善環境,仍被世俗壓得喘不過氣。 身為同志不需要道歉 「生而為人無罪,你不需要抱歉。」─蔡依林〈玫瑰少年〉的這句歌詞,撫慰許多人的心。根據中研院《台灣青少年成長歷程研究》,台灣同性戀與雙性戀的比例,約占總人口15%。性向的成因可能雜揉先天與後天的因素,導致許多同志,乃至親人都想問「為什麼?」 但就像瑋瑋在影片中所說的,就是因為世界上有形形色色的人,才讓世界變得不同。不過瑋瑋卻因為自己的性向,覺得自己帶得身邊的人困擾與麻煩,向社會道歉,許欣瑞坦言:「這是相當讓人不捨的。」 「不管是性向或是性行為,都是個人極為隱私的事,不該被人放在陽光下檢視,週刊這次真的是踩了紅線。」雖然週刊在輿論群起攻之後撤下報導、道歉並強調「絕不再犯」,但將身處櫃子裡的同志,強行拖出櫃子外,宛如另類的暴力行為。 面對社會中可能存在的不友善,許欣瑞認為同志可先建立屬於自己的「安全網」─先了解身邊哪些人對同志友善,當因性向遭遇困擾時,可成為壓力的宣洩口,避免哪天「被出櫃」以後孤立無援。出櫃後若遇到霸凌,也可以尋求適當管道協助。 最愛最難說出口 對於同志來說,最難面對的關卡,莫過於是面對父母出櫃。所以父母往往都有種「為什麼我是全天下最後一個知道的人?」或許就像瑋瑋一樣,因為愛太深了,所以反而很難向父母坦承。 許欣瑞就自己遇到的許多個案分享,父母難以接受兒女同志身分的原因很複雜,可能是自責(以為教養方式有誤)、憂慮(孩子屬於社會少數,被欺負了怎麼辦),或是刻板印象(同志容易得愛滋),此時可以好好與父母溝通,化解父母的憂慮。若父母還是難以接受,改變策略「以時間換取關係變化」,長則3-5年之間,親子關係或許能達到一個平衡。 同婚通過然後呢? 同婚通過後,社會對同志的歧視與排斥,有沒有明顯的改善?許欣瑞說,推動同志婚姻合法化的過程,就宛如一場大型的社會對話,它沒有明顯地改善同志處境,卻擴大社會對同志的討論空間,「不能接受的、保守的,還是一樣排斥,但同志這個議題,終於可以被拿出來討論了。 【延伸閱讀】 燦爛時光會客室—玫瑰少年逝世20年 台灣真的性別平等了嗎? 誰來晚餐?吃一頓飯,認識女同志共組的家庭 同婚合法滿週年 其實他們還有一個期望

04
6

高雄市長罷免案 回顧台灣的選舉罷免史

本週六(6)高雄市第3屆市長罷免案,是中華民國憲政史上首次直轄市長罷免案,預計有229萬9981名高雄市合法選民可以參與這次的罷免。被罷免人韓國瑜曾數次向法院聲請「罷免案」停止執行,最高行政法院在6月2日,認定「罷免權乃人民參政權之一種」,做出駁回抗告確定的判決。 最高行政法院在二審確定的新聞稿中提到,「罷免權乃人民參政權之一種」受憲法的保護,民選地方首長在就職後,言行操守、施政作為或議事表現,必須被選民檢驗負政治責任。最高行政法院特別強調,若讓罷免案停止執行,將對「高雄市選區選舉人行使參政權之公益」造成重大不利的影響,甚過對韓國瑜所造成之損害。 韓國瑜曾於競選中華民國第15任總統時喊出「2020年他準備承擔任何重大責任,為中華民國不惜粉身碎骨」,在我國憲政史上,韓國瑜則是唯一兩次成案被罷免的政治人物,前一次是1994年擔任立委時期,因支持核四預算而被提案罷免,當時罷免案成功進入投票,但因為同年修法提高「選罷法」罷免門檻,最終沒有被罷免。 延伸閱讀:P#新聞實驗室 |【P觀點】罷韓嗎?高雄市民的第一堂民主課 中華民國選舉罷免法規變遷 1947年施行的憲法中明定「人民有選舉,罷免,創制及複決之權」以及「被選舉人得由原選舉區依法罷免之」,確保參政權為人民基本權利。但礙於時局動盪,政府於1949年迫遷來台後,仍使用「臺灣省各縣市實施地方自治綱要」來辦理地方層級的選舉。 而中央等級的選舉法規更拖到1969年才訂定,那時候才開始有立法委員增補選,以及之後每四年的立委增額選舉,直至1986年。但立法委員的全面改選,一直是到解嚴後的1992年才被實現。 當時的中華民國總統,是由國民大會代表間接選出,但因國共內戰多數國代滯留在中國且「遇缺不補」的國民大會,種下「萬年國大」的爭議。80年代末期黨外、民主運動的推動下,我國於1995年訂定「總統副總統選舉罷免法」,賦予人民直接選舉總統。1996年台灣人終於可以一人一票,選出自己的國家元首。 罷免門檻歷年變化 隨著我國在90年代解嚴、民主改革後,選舉走入民眾的生活中,民眾對於好的公職人員有了新的期待,當公僕無法滿足期待時,罷免也隨之而來。《選罷法》從訂定以來,歷經多次修正和更名,在維持政府穩定運作之目的下,罷免公僕有一個基本原則,就是民選公務員「任期第一年是不可以被罷免」,以及非人民直選的不分區及僑居立委也不適用罷免。 罷免案也必須經過三階段:提議、連署以及投票。回顧台灣《選罷法》四十多年的歷史,1980年的罷免門檻相對嚴格,提議就必須有選區投票人數的5%,進到連署階段更要到選舉人的15%,罷免投票並依據不同層級的公職人員有三分之一到二分之一的票數門檻。1991年放寬門檻到提議需3%選舉人數,連署也降至12%。 但1994年反核四運動風起雲湧,時任國民黨立委林志嘉、洪秀柱、詹裕仁、韓國瑜、魏鏞,就因為支持核四預算遭到提起罷免案。同年《選罷法》也被修惡,新增「不得與各類選舉之投票同時舉行」限制,提議門檻雖被下修到選舉人數的2%,但連署被上修到13%,罷免投票也將所有民選公職人員包含「立法委員」門檻,調高到投票率應要有五成,且同意票數需高於投票總數的二分之一的雙門檻。由於這樣的高門檻,當年的立委罷免案以失敗收場。 由於罷免的高門檻,導致我國近30年的中央民選官員罷免案,大部分都能撐過「提議」階段,但在連署和投票率階段就難以通過,導致多次罷免失敗。也讓民眾注意到《選罷法》的不合理之處,進而開始推動修法。 直到2016年的《罷免法》修法,提議、連署門檻降低,並把連署時間延長,也刪除禁止宣傳罷免規定、不得與各類選舉投票同時舉行規定。投票通過門檻降低到,只要同意票數達原選舉區選舉人總數的四分之一,且同意票多於不同意票。 高雄市第3屆市長罷免案 而在這次「高雄市第3屆市長罷免案」,有超過法定門檻投票人數1%的2萬2千814人民眾參與提議,而罷韓團體也在第一階段通過後的60天,募集到有效連署書為37萬7662份,遠高於本次應達到的22萬8134份門檻,罷免正式成案。 依據高雄市選委會在6月1日,正式公布確定投票人數為229萬9981人,較2018年高雄市長選舉人數228萬1692人,增加1萬8289人。本次罷免通過的門檻,至少要有57萬4996位選民投下同意票,且要多於不同意票數。 延伸閱讀:公視有話好說| 6/6罷韓投票!通過門檻57.5萬票! 若高雄選民做出罷免市長的決定,根據《選罷法》規定,韓國瑜會在選委會公告後解除高雄市長職務,並由行政院派任代理市長,並於三個月內完成補選投票。由於罷免案件已經立案,在到罷免投票前韓國瑜若辭職或罷免案通過,韓國瑜將無法參選下屆高雄市長。 韓國瑜可在罷免案通過後的30天內提出「罷免無效之訴」來進行司法救濟。不過,如果韓國瑜提出罷免無效之訴,且不服一審判決提起上訴,則一審和二審終結加起來,訴訟期程恐長達一年,若超過法規可補選的期限,行政院派任的代理市長將繼續到2022年這屆市長任期屆滿。 如果6月6日的投票結果,高雄市長罷免案若未通過,韓國瑜先生仍是高雄市長,將會完成任期到2022年12月底。而在這屆高雄市長法定任期中,將不可以對韓國瑜再提出罷免案。 選舉和罷免是我國憲法賦予人民的基本權利,是七十多年來經過許多人的努力爭取而來,不管立場為何,符合這次高雄市長罷免投票資格的選民,積極行使公民權,都能促使台灣民主更深化。 延伸閱讀:P# 新聞實驗室 | 韓國瑜的政治路 從庶民到落選總統P# 新聞實驗室 | 【P觀點】市長不在家 掀起高雄罷韓潮P# 新聞實驗室 | 【P專題】三之三:我是韓粉,我在蔡英文造勢場

04
6

六四事件31週年 老照片還原當年天安門現場

永遠等不到孩子的「天安門母親」 「5月22日到6月3日,我們接到的命令是『不要向群眾開槍,誰要向群眾開槍,會對歷史負責』,但6月3日下午,我們接到的命令是『要不惜一切代價,到天安門廣場集合』。」時任解放軍39軍中尉李曉明這樣回憶著。 當年,李曉明的部隊116師師長選擇消極抵抗上級命令,直到6月5日116師才進入天安門廣場,那時廣場上僅剩帳篷、彈孔、灘灘血跡和坦克車壓痕,不見任何屍體,宛如中國官方一直以來聲稱的:「1989年6月4日解放軍清場,沒有人死亡」。 但另一位六四事件的參與者,時任中國政法大學教師的吳仁華,卻一一細數在天安門廣場已知的罹難者。中共當局堅稱「天安門廣場無人傷亡」,但根據吳仁華的研究,死傷最嚴重的地區,其實是在天安門廣場的外圍,一具一具的屍體,堆疊在一起,若用「血流漂杵」形容,似乎也不為過(照片恐引發不適,慎入)。 ▲ 高約10公尺的民主女神像是六四學運的象徵,由20多位學生花4天時間趕製而成。 ▲天安門廣場群眾與解放軍的關係,不是一直都處於緊張狀態,直到6月3日「清場行動」才開始變調。 ▲6月3日下午解放軍接獲命令,要不惜一切代價到天安門廣場集合,解放軍越過學生設置的路障,進行驅趕作業。 ▲坦克車隊開進天安門廣場,民眾也群起反抗,導致部分坦克車起火。 ▲解放軍開始清場後,展開無差別攻擊,連外國記者都因此受傷。 ▲解放軍和天安門廣場的群眾對峙,群眾隨手撿起地上的石塊作為武器,朝解放軍丟去。 ▲一輛裝甲運兵車因民眾的攻擊起火燃燒。 ▲清場後停留在天安門廣場的部分軍力。 從數字看六四起因 故事要從1989年4月15日的北京說起,被譽為「中國改革派領袖」的胡耀邦逝世,引發學生悼念,各地紛紛出現小規模的學生聚會。慢慢地,在部分學生的一呼百應之下,上千人湧入天安門廣場,呼籲政府改革。 ▲胡耀邦逝世後,引發學生弔念,高舉「自由」布條要求中央改革。 當時中國對社會新鮮人採「包分配」的制度,由中央統一配給工作,但許多大學畢業生無法順利分配到工作單位,有將近5千人需要第二次、第三次的再分配,「畢業即失業」的茫然與恐懼,佔據大學生的心理。 此外,台灣記者楊渡在《天安門紀事》一書,引用中共北京市委研究室資料,在1986年到1987年間,中國大學生閱讀馬克思著作的比例僅占23.8%;不想讀、不感興趣、很反感占16.3%,逾半數人則是想讀但未讀,楊渡將這份報告,解讀為馬克思主義影響力的逐步衰退。且當時的大學生,對共產黨貪汙腐化的現象相當悲觀,89.4%不相信短時間內黨風能好轉。 對政府失望、對未來徬徨、對改革期盼,種種因素讓上百萬人齊聚天安門廣場,希望中共當局聽到人民的聲音。但黨中央與學生幾次交涉未果,學運人士內部意見分歧,終於讓中共鐵了心,要拿回天安門廣場的統治權。 揚名國際的「坦克人」 ▲以肉身阻擋坦克的「坦克人」,成為六四事件中最具代表性的照片。 中共對學生運動的不耐煩,最早可以從1989年4月26日的一篇社論〈必須旗幟鮮明地反對動亂〉看出端倪,社論中將聚集在天安門廣場上的群眾,定調為「推翻共產黨社會主義制度的動亂」。 當各地軍隊前往天安門廣場駐紮時,誰都沒有想到,「不准對人民開槍」的命令,會一夕驟變,大量的坦克車與解放軍衝入天安門廣場,連李曉明也用「屠殺」來形容當天發生的事件。 其中最有名的,莫過於一個人擋在坦克車前面的照片,網路上稱他「坦克人」,他用肉身阻擋坦克前進,但這位「坦克人」現在是生、是死,沒有人給得出答案。 六四之後 除了王丹、吾爾開希等知名的學運領袖,隨著六四最常被提到的名字,就是已故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他因為六四事件遭當局關押20個月。若細細讀起他寫的《末日倖存者的獨白─劉曉波的「六四」回憶錄》,不難看出他對當時的學運有諸多不滿,有時也覺得學生的訴求太過幼稚、空洞,但他卻憑著一腔熱血,放棄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的邀請,毅然決然地回國參與這項學運。 一生致力於中國改革的劉曉波,因為起草《零八憲章》鋃鐺入獄,餘生都在獄中度過。31年過去了,「六四」依然是中國防火牆內不能說的禁語,即使台港兩地每年都會舉起燭光,哀悼那群天安門廣場上的亡靈,但中國對於自由、民主、改革等「雜音」的箝制,卻是有多無減。 【延伸閱讀】 那一夜,我在六四現場!解放軍與教授談天安門事件 公視主題之夜:1989/6/4黃雀行動 陸委會呼籲中國審視六四 中國如何回應?

03
6

韓國瑜的政治路 從庶民到落選總統

首圖:2018年11月25日,國民黨高雄市長韓國瑜以89萬2545票,領先民進黨候選人陳其邁的77萬2239票,將綠營執政20年的高雄,翻轉成藍天。(圖/取自韓國瑜臉書 「千斤、萬斤,韓國瑜的肩膀會一肩扛下來,請高雄市民做一件事,那就是要相信韓國瑜,280萬高雄市民,請相信新的高市府團隊,做我們的後盾,一起打造有朝氣的高雄!」 這是韓國瑜2018年當選高雄市長後,在競選總部對支持者許下的承諾,睽違20年,藍天翻轉綠地,現場氣氛熱絡,還有民眾激動落淚,但誰也不知道,時隔4個月,韓國瑜就在政論節目透露參選中華民國總統的意圖,正式引燃「罷韓」導火線。 從眷村孩子到政治過動兒 從韓國瑜當選高雄市長的那一刻起,有些政壇大老歡欣「光復高雄」,同時也擔心這位高人氣的「政治過動兒」能做多久? 眷村出身的韓國瑜,其實年少時有過一段荒唐的歲月,但他從逃學、打架、吃煙的流氓囝仔,從軍後重拾書本,考進政治大學國際事務與戰略研究所。唸書期間,邊在議員辦公室打工,同時也展露從政的企圖心。 前國民黨國大黨團書記長陳明仁給韓國瑜的評價,就是他宛如「政治過動兒」,喜歡與各路英雄把酒言歡,問政簡單、直接、真性情、有時候還會爆粗口,激動起來還曾動手。最知名的,大概就是拿保溫瓶砸向時任台北縣長的尤清,以及把同是立委的陳水扁打進醫院。 「庶民」的力量 韓國瑜在競選高雄市長時,主打「一碗滷肉飯、一瓶礦泉水」的競選策略,營造「庶民形象」。(圖/取自韓國瑜臉書) 2001年韓國瑜黨內初選失利,不分區立委又被排在「安全名單」之外,韓國瑜一夕失業。不受國民黨重用,加上當年被他打進醫院的陳水扁當選總統,讓韓國瑜決定舉家南遷,離開政壇,展開為期數十年的失業生涯。 他自述,在這段時間,他博覽群書,自我充實。所以他信手捻來,就是一句俚語,「莫忘世上苦人多」也成了他的口頭禪。 2016年時任北農總經理的韓國瑜,與王世堅的一段質詢,在網路上發燒,兩人一來一往,讓台北市長柯文哲在旁邊笑到「翻過去」。但這段質詢,還是沒有打開韓國瑜的政壇之路,之後的北農總座爭奪戰,更讓他瞬間重回「庶民生活」。但「庶民」一詞,卻成為「韓國瑜旋風」的關鍵字。 「韓流」到「罷韓」 把20年深綠高雄翻轉成藍天,「韓流」一度被譽為奇蹟,但細究起來仍有脈絡可循,除了精準抓住「北漂」議題,簡單易懂的競選口號,韓式獨有的搏感情方式,讓韓國瑜快速抓住選民的心。 連前高雄市長陳菊都曾經說過,「高雄市吹起韓流,是因為韓國瑜有『兄弟氣』,符合高雄人的性格,反觀陳其邁較為內斂,不夠熱情,加上他不設競選總部,不插旗幟,讓高雄人沒有選舉的感覺。」 2018年8月23日南台灣大雨導致高雄積水多日未退,韓國瑜撩起褲管涉水勘災,親民形象加上民眾對高雄市政不滿,讓韓國瑜和陳其邁的民調,出現黃金交叉。(圖/取自韓國瑜臉書) 2018年8月23日,選前倒數2個多月的一場大雨,南台灣災情不斷,也為韓國瑜帶來一場漂亮「助攻」。那場大雨,高雄市區馬路陷落5千多個「天坑」,綠色執政過久的老態一夕間露出原形,點起高雄市民「換人做做看」的火苗,隨後的三山造勢,場場爆滿、氣氛熱絡,韓國瑜、陳其邁的民調也出現黃金交叉。 「靠著一瓶礦泉水、一碗滷肉飯」當選高雄市長的韓國瑜,為高雄擘劃許多願景,但隨著政見不斷地跳票,「政治過動兒」領表參選總統,高雄市民終於「忍無可忍」。 「政治過動兒」寫下台灣史 韓國瑜肢體語言豐富,可以說張力十足,視察農民收割稻穀,他隨手便捧起稻穀嗅了起來。(圖/取自韓國瑜臉書) 「政治過動兒」一直都是個毀譽參半的形容詞,韓國瑜敢言、有行動力,視察登革熱,他爬樹看樹洞;武漢肺炎疫情襲台,他捧起消毒水聞,有人覺得他矯情;有人覺得他親民,但韓國瑜的特質,也埋下「罷韓」的引線。 韓國瑜參選高雄市長期間,多次形容高雄又老又窮,他說「高雄市有漂亮建築、但人們口袋空空、百業蕭條、經濟不景氣、人民生活水平得不到提高······」這段論述,說出部分民眾的心聲,卻也引起部分市民的不滿。 其次,韓國瑜就職不到5個月就決定參選總統大選,「呷碗內看碗外」的舉動,徹底惹火高雄市民,Wecare高雄、公民割草行動、台灣基進等公民團體發起罷免行動,歷經兩階段連署,台灣地方自治史上,首次罷免縣市長成案,無論結果如何,「韓國瑜」這個名字都在選舉史上寫下歷史。 【延伸閱讀】 延伸閱讀》【P觀點】市長不在家 掀起高雄罷韓潮 延伸閱讀》【P觀點】罷韓嗎?高雄市民的第一堂民主課 延伸閱讀》罷免成功、失敗會怎樣? 高雄市長罷免案懶人包

01
6

【疫與記憶之十】隔離如同一場夢,醒來人心也變了?

5月25日,我追每天下午兩點的防疫記者會,聽到一個讓我倍感訝異的訊息:目前還在病房尚未解隔離的武漢肺炎病患裡,最早入院的一位入院日期是3月16日。 3月16日是什麼概念?那就是兩個多月前我帶著忐忑的心落地,像隻老鼠般隱匿回家、開始居家檢疫的那一天。 在兩個多月後我已經上街無數次、去過宜蘭台東,感受山風海雨,而居然還有人在病床上,等著他/她體內不帶惡意但具惡行的病毒消退。這病毒不必要殺死人,但給人的折磨卻是一點不少。 記得剛落地的那天,我心裡茫然大於驚恐。走出入境大廳,空蕩蕩的,跟平日人山人海的景況完全不同。大廳旁一個小櫃檯邊有個先生,一邊跟落地待安排接駁要接受居家隔離的旅客好聲安撫、一邊要用無線對講機聯絡兩航站之間能調度的車輛。30分鐘後,我搭上專車卻一點也沒有享受的感覺,因為從桃園到台中的這一個多小時,才是接下來14天孤獨旅程的開端而已。 人都是易忘的,何況是這次位處肺炎風暴邊緣的台灣。聽著身邊的人開始討論後續假期的安排,我開始懷疑先前的檢疫經驗是不是純屬個人的荒謬妄想。 回到台中父母居所,我在家門接受消毒酒精灑滿全身跟鞋底的洗禮,拿著行李把自己關進先前住的房間裡。房間大約三坪左右,不大,扣掉衣櫃跟床還有放行李箱的空間後,剩餘的空間大小剛好可以放一張瑜珈墊。 很多人說在家隔離像大學時的宅男生活,這點我是部份同意:因為時差關係,每天大約下午兩點才起床。起床直接開電視看防疫中心每日記者會,然後上網看最新全世界確診數跟流行狀況,接著就是吃飯、追劇,然後睡覺。 這樣的生活似乎快活不過,但活在其中真是丁點滋味都沒有。 因為我房間沒有直接對外窗,所以房間裡沒有太多光線,關上燈稍微可以判斷是黑夜或白天但不識晨昏,加上我當時還有時差,可以說是每天都在時間漩渦之中翻滾,感受非常混亂。到了飯點,家人會把做好的飯菜用衛生餐具盛裝好放在房門外。要吃飯時先推開房門小縫,先確認家人不在兩、三公尺的範圍內,接著躡手躡腳的把餐盤拖進房間、關上房門,一個人坐在瑜珈墊上就著那盞照亮日夜的小燈進食。 洗漱跟沐浴都是要避開所有家人的活動,所以我沐浴的時間多半在凌晨一點左右家人都回房後。沐浴完畢要拿酒精噴過蓮蓬頭、洗手台、馬桶坐墊、浴室內外門把、房間到浴室直線距離的瓷磚以及房間內外門把。每天大約用酒精噴灑我待的房間地板、床鋪,衣服要洗滌之前一週份量也先全用酒精噴過一遍。 這樣的宅男生活是不是特別乾淨呢? 前陣子有個認識的人辦了聚會,邀了大約十多人。那時對肺炎的警戒度還比較高一點,於是主辦人在活動邀約上註記了希望大家聚會期間依舊要遵守防疫指示、保持社交距離—這是很貼心的提醒。 但在聚會的前幾天,主辦人又語重心長地發了個通告,希望大家能檢視自身的旅遊史、接觸史,儘量避免不必要的接觸,可能要分房用餐/聚會云云—這是很愚蠢的提醒。 在那個當下我覺得我強力的被針對。原來雖然我已經自我檢疫14天+自主健康管理7天,並不代表我夠格當個自由的社會人。 「不就是在家待14天,有什麼好大驚小怪?」 在家自我檢疫的前幾天我覺得還不錯,有吃有睡。直到大概第三天,我隔著房門聽見媽媽在咳嗽,連續咳了好久。正當我納悶時,她又開始一連串咳嗽。細問後才知道這樣的咳嗽已經個把個月,在我回國前就有的症狀。 往後幾天只要聽到家中有人咳嗽,我就會開始害怕,彷彿可以看到我呼吸的每一口空氣裡有無數病毒小點,這些病毒小點就像黴菌一樣,沾染到任何東西就會開始孳生細點然後擴散成片。我覺得房間裡開始有很多雜質,而這些雜質不斷進出我每一個肺泡,利用我的身體當作跳板要進一步侵害別人。 每次聽到家裡有人咳嗽我就覺得可以看到家人一個個病倒的樣子,而我就是罪魁禍首。所以我會隔著門把大叫我媽媽去喝熱水、去吃東西、出門,就是不想聽到她的咳嗽聲。 自我檢疫的好日子沒過幾天,有個小消息流傳在網路上:某巴黎到台北的班機有位中國乘客,在轉機入境成都時確診。 是的,我搭到同段的巴黎/台北班機。 那晚我一直想到機上那兩百多人。坐我旁邊的中國情侶13小時航程不吃不喝不上廁所不起身,坐我右後方(八成也是中國人)全套隔離衣穿上機。期間有很多人從身邊走過,還有個小孩哭不停,他的法國老爸抱著他在機艙裡走來走去、安撫著他。我吃了兩餐喝了飲料摸了廁所門把。雖說座椅把手、螢幕、廁所門把跟坐墊在使用之前都被我再消毒一次,但知道訊息的那晚我輾轉難眠,覺得我就是那個隱性的受害者 最精彩的在3/28日。 那晚稍早我就收到私人消息,大約晚間十點,各大新聞台的跑馬燈就正式確認了:確認病例中有個40歲左右的奧捷團領隊正式確診。當晚我感到全身發熱,大概每小時量一次體溫,但體溫都在35至36度間;覺得有塊石頭壓在胸口,快喘不過氣了。呼吸異常可是病徵之一,我是不是發病了?可是半夜十一點多如果打防疫專線,防疫中心要派特殊編組的醫護人員來帶我走,整個社區都會被驚動。 那時我越想越覺得胸口鬱悶,好像有人用水泥灌進我的胸腔。霎時覺得床變得很軟,我慢慢地陷了下去,而床板就是我的棺材板。為了避免掉進棺材,我爬下床、躺在瑜珈墊上喘氣,這時感覺自己像隻吐泡泡的魚,我希望能把那些泡泡一顆一顆抓回來留在肺部裡,因為沒有氧氣我就要死。 在這樣恍惚的時刻,我開始思索著因果。有這樣的壞果,必定是我曾種下惡因。但我沒有呀,我跟其他人一樣都是為了三餐跟家人才打拼工作,為什麼這病毒偏偏找上我? 在那樣群魔亂舞的時刻,三坪不到的斗室就是我的菩提樹,可惜我不是佛陀,終究是沈淪了。 14天裡大多的日子都是早上9、10點後才入睡。無法入眠的原因起初可能是時差,但後來泰半是因為看到陽光從窗簾縫隙滲進房間,確認又過了一夜,才能大口呼吸、放心闔眼。 解隔離那晚,我走在無人的街道,發現病毒讓城市學會安靜。我走在路上,經過奶茶攤、便利商店、走過斑馬線—那些過去14天我做夢都夢不到的地方。解隔離後,工作停了、感情沒了、腿少了半條,病毒的陰影依舊籠罩在每個人的心上。我覺得自己像隻破布娃娃,好不容易縫合、拼湊回去,但總是不完全。只能用半跛的腳走過著熟悉的一切。 那天在聚會前被通知要如何遵守防疫規範,讓我心生退意,索性不去。後來才發現聚會上也沒人戴口罩,參加者彼此間站的距離也不像預告裡說的有1.5公尺,更遑論可笑的分房用餐辦法。唯一被保持距離的只有那些有病的及可能有病的人,而其他人可以在快樂健康的小泡泡裡唱著歌、喝著酒,因為所有對死亡產生的譫妄以及葉克膜規律的起落聲都專屬於有病的人,沒病的人不必要被瞭解或聽見。 想到那個從3月16日確診後在病房被隔離至今的病患,我衷心的祝福他除了早日康復以外,還能在家人跟朋友的愛與支持下重返正常生活。 我想到防疫指揮官陳時中說的一段話,很簡短但有弦外之音:「 隔離者畢竟是人,不是豬,不是一塊肉,人就是會動,人有他的需要 」。豬肉用滾水燙過就能殺菌,人心不能燙,燙了就當不成人了。 #作者小馬,從事旅遊業,常帶歐洲團。  #內容不代表公共電視立場。 【疫與記憶】延伸閱讀:  荷蘭|確診不能說,且照常上班的溫和防疫 波蘭|留在波蘭,繼續當名存實亡的交換生 西班牙|義大利全國封城,我在照樣狂歡的西班牙 義大利|我在佛羅倫斯,經歷世紀之疫

01
6

美國暴動為哪樁? 非裔男子之死 戳破民族熔爐假象

細說從頭:美國警察怎麼了? 一般普遍認為美國警察的權力很大,但若從一位美國公務員喬晞華的著作《我的美國公務員之路》來看,其實美國警察權受到諸多限制,例如電視劇常聽到的「 你有權保持緘默(You have the right to remain silent. )」,就是法院為了避免強行逼供設下的限制。 此外,美國警察在沒有合理懷疑的情況下,不能隨意對路人搜身;若調查過程中,警察使用不合法的手段取得證據,該證據也會被視為無效。 從數據上來看,2018年,紐約市警察局總共收到4191件執法過當的控訴,其中2460件達成和解,和解金超過1億美元。全美國各地都有專門為執法過當打官司的律師事務所,如果美國警察權受到很多限制,又怎麼釀成今天這個局面? 美國各州對於警察規範不一,根據美國媒體CNN報導,明尼阿波利斯警察局是少數允許使用「 膝跪壓頸(Neck Restraint) 」制伏嫌疑犯的警局,因為這項固定技,有極高機率導致嫌疑人死亡。但各州警察都有一條基本準則AOJ:「當歹徒有能力(Ability)以及機會(Opportunity)對警察或民眾造成傷害(Jeopardy)時,警察得以開槍反制」。雖然在訓練過程,都會強調「AOJ」是迫不得已的最後手段。但這個「迫不得已」,取自警察自由心證。 牢牢壓制佛洛依德的警察宣稱,佛洛依德當時拒捕,他才不得已將他壓制在地,但這個說法,卻被監視器畫面和一旁的目擊者戳破了。 當執法過當再加上種族歧視 2019年,美國國家自然科學委員會發表一篇報告,當中提及「警察暴力」是美國青少年死亡的主要原因,從2015年開始,幾乎每年都有將近一千人死於警察暴力,其中又以有色人種風險最高。黑人死在警察槍下的風險,幾乎是白人的2.5倍。報告最後,沒能給出為什麼有色人種死亡率較高的原因,只能暫時用「種族不平等」,為這篇怵目驚心的報告,做個小結。 其實在2014年,也曾發生過類似的案件:非裔男子賈納因為違法販賣私菸,遭到白人警察逮捕,以胳膊鎖喉,他當時連說了11次「無法呼吸」,警方仍舊無動於衷,最後窒息喪命,涉案警察5年後才被解職,沒有任何人被起訴。 1991年,非裔男子金恩在高速公路下,遭4名警察拖下車亂棍毆打,全程被攝影機拍下來,但最後4名白人警察獲判無罪,引發洛杉磯暴動,導致50多人死亡,上百棟建築物焚毀。如今的佛洛依德案,宛如昔日金恩案的翻版,美國有色人種長期遭到不平等對待的問題,再次浮上檯面。 美國政府歪樓了嗎? 讓美國民眾憤恨不平的,還有政府的態度。即使美國曾經出現一位黑人總統,歐巴馬執政8年,仍沒有消弭美國社會對有色人種的歧視,在許多白人眼中,有色人種就是「犯罪預備犯」。 老是踩種族歧視紅線的美國總統川普,更在火上澆油,揚言如果有人闖進白宮就要放狗;還指責地方政府不夠力,「如果第一晚就採取行動,就沒這這麼多麻煩。」華府特區的首長則開記者會,批評川普沒有安撫抗議群眾就算了,至少不要出來添亂,中央和地方陷入讓人摸不著頭緒的口水戰。 如今川普找到左翼組織「Antifa」當戰犯,要他們為這次全美動盪負責,更將他們列為恐怖組織,但卻被前司法部官員部長狠狠打臉,因為美國沒有合法權利,將國內組織列為恐怖份子,川普只好在他又愛又恨的推特上,一邊強調對犯罪零容忍,一邊呼籲民眾和平理性,卻遲遲未對美國沉痾已久的種族議題提出解方。 ▲示威民眾戴著寫上訴求的口罩,站在警方面前。(法新社提供) ▲從5月25日佛洛伊德遭警方壓制致死後,全美國抗爭不斷,警方出動催淚噴霧、橡膠子彈,都僅能短暫地驅散示威者。(法新社提供) ▲加州警方在執勤前,單膝下跪向佛洛伊德致哀,但隨後他們便要趕往抗議現場,管理秩序。 (法新社提供) 【延伸閱讀】 》非裔之死掀波 川普令軍隊保護生命及資產 》國際體壇聲援佛洛伊德 籲重視種族歧視問題 》白人殺黑人無罪?種族爭議再起!

29
5

酸辣農友會(下) 不能飛到別的島賣菜 那誰來拯救農民?

前情提要: 酸辣農友會(上)大頭菜交易有賺有賠 現實世界農業穩賠不賺? 農民好苦 該怎麼做才能幫他們? 協助農夫自產自銷網路平台「壽豐印象」創辦人盧紀燁建議,消費者如果不樂見農民被傳統產銷制度壓迫,可以直接上網跟農民購買、宅配到府,為最能夠保證農夫拿到較公平收入的消費方式。尤其現在已有許多農夫開始自己架網站,或是在臉書上經營社團或粉絲團,努力轉型以拿回自己身為生產者的定價權。 「 我都直接向農夫買了,應該可以買到便宜很多的水果吧? 」 你是否和開頭影片中的島民一樣,覺得既然跳過了盤商這道關卡,應該可以用跟產地價差不多的價格買到農產品吧?那恐怕你會有很大機率要失望了,畢竟農產品要成為商品送到消費者眼前,許多成本是免不了的。光是採收、分批、裝箱、宅配、設備的採購和維運等等,這些原本由盤商負責的工作變成農夫要自己來。 尤其「物流」更是農產銷售的一大成本,以往由盤商來做的時候,因為一次處理大宗運輸貨物,還能夠將成本壓低些;若改由農夫一件一件地小量銷出,原本規模經濟的好處就會不見。不要說是便宜了,很有可能比市面上的價格還要貴。 直接跟農夫買的價值,應不在於便宜,而是在於產品溯源的安心感,創造消費者與生產者之間的對話,讓兩端產生互信的連結。若第一次消費經驗良好,很可能就會有第二次、第三次購買。 另外,這種模式也給了不符合標準規格,在傳統產銷體系中註定淘汰的產品一個新的機會。例如賣相不佳,但是果肉一樣香甜的水果,在盤商挑果的時候可能首先就被淘汰掉,但如果是自產自銷的話,這些水果還是有很大的機會找到不介意美醜的買主。 可惜現實中,民眾對蔬果的價格所能容忍的調漲幅度很低,如果直接向農夫買的產品跟市場上賣的差異不大,很少人願意或有能力長期支持高價買水果的管道。另外,許多農夫也不接受太小量的訂單,消費者要花時間揪團購,也很大程度地減低了民眾透過這個管道購買的意願。 治本端賴農情調查 管控產銷不失衡 不過說到底,消費者的胃畢竟就這麼大,面對堆積如山的滯銷蔬果,指望民眾幫忙消耗完畢是不可能的,因此政府介入和協助相當重要。除了我們常聽見的「災害時補貼、豐收時收購」,政府也得積極開拓國內國外的銷售通路。 例如今年受武漢肺炎影響甚鉅的花卉產業,農委會多管齊下輔導業者推出花卉組合包優惠,配合推動校園花卉教育、醫療院所贈花溫馨傳愛等活動。4月份還在全聯福利中心、家樂福等實體賣場,設置了國產花卉展售專區,帶動國人花卉消費。這些措施使得國內花卉批發價格於4月回穩、五月回升。 在外銷方面,農委會則和華航合作,配合花農指定出貨時程,以「協議包艙」(類包機)模式進行,每周由固定貨機航班提供艙位,直飛日本成田機場,確保台灣花卉在疫情期間還能穩定銷往日本市場,避免產業斷鏈。 華航的「國產花卉類包機」(圖/農委會) 中華職棒率全球之先開打時,以蝴蝶蘭、火鶴花、文心蘭等受到國外喜愛的花種,妝點會場,排出「Taiwan can help」字樣,增加台灣花卉的曝光度。(圖/農委會) 延伸閱讀: 疫情衝擊農產品消費 農委會與電商推優惠 首次花卉包艙直航 華航今載20公噸赴日 事後補救治標不治本 預防應重於治療 以上措施終歸只是事後補救,想要治本,還是要仰賴地方政府農業處的「農情調查」:調查內容包括作物種類、種植面積、分布地區等資訊,以便預估產量。若有作物植面積過大,或是具備生產成本較高,易受進口農產品衝擊等特性,而有產銷失衡的疑慮的話,就必須事先預警、做出應對。 另外針對甘藍、結球、白菜這類大宗蔬菜,農委會也設計出生產登記制度來控管單一作物的種植面積,期望種植比例調配得當、預防產季時價格崩跌。這些事前預防性措施與制度的建立,才是落實源頭管理的重點。當然,如何透過先進技術改善農情調查的精準度,以及如何鼓勵農民配合登記,就是政府要持續努力精進的部分了。 酸辣農友會 不會致富卻非做不可的生意 看到這裡,相信您已經更理解,為什麼每年都會傳出農產品價格崩跌的消息,以及為什麼農夫總是在呼籲政府的補助了。農業不只看天吃飯,還得看市場吃飯。在台灣,農民碰到到風災會虧損,碰到大豐收也會虧損,這個問題是非常多層次的,並不能把所有責任都歸咎在盤商身上。消費者當然能透過直接向農民訂購的方式來幫助農民,但是基於現實,我們很難冀望一般民眾可以吸收掉大部分的農業損失,因此目前台灣的農業,還是相當仰賴政府的補救措施和「超前部署」,讓這群支撐全台灣糧食安全的人,能夠過上更理想的生活。否則,除非現實中像《動物森友會》一樣,可以飛到售價較高的島去出售大頭菜,不然要青年進入鄉間延續台灣的農業,可能比登天還難了。

27
5

酸辣農友會(上)大頭菜交易有賺有賠 現實世界農業穩賠不賺?

從主角小P跟島民瑞奇的對話中,可以整理出三個問題點: 為什麼每年都聽到農民在抱怨「價格崩盤」? 產地到市場價格翻倍,難道都是「菜蟲搞的鬼」?消費者到底該怎麼做,才可以直接幫助到農民? 接下來我們就試圖來回答這些問題。由於篇幅較長,本篇會聚焦在第一、二項,第三項將在下篇續談。 一、為什麼每年都聽到農民在抱怨「價格崩盤」? 首先我們必須認知到,每項農作物銷售價格波動原因都不盡相同,應綜合考量作物生長特性、生長期間的氣候狀態、市場需求變化、產量過剩或欠收等因素,就算是同一作物售價在不同時間點崩盤,都有可能是不同原因造成。 2020年4月27日當天,有則新聞引發熱烈討論:西瓜價跌至50年來最低 農民嘆血本無歸 我們就以這次的西瓜崩盤為例來探討其中原因吧! 協助農夫自產自銷的網路平台「壽豐印象」創辦人盧紀燁,長期在花蓮縣壽豐鄉關心西瓜生產情況,他認為,西瓜價崩問題非一朝一夕,武漢肺炎疫情只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首先,西瓜能出口外銷比率的非常低,全台灣的西瓜只有1%到2%的出口比例,原因除了重量重、不易運輸以外,也因為台灣西瓜長年受害蟲「瓜實蠅」所擾,必須用藥防治,導致藥檢結果難符合國際標準,這也就是為什麼西瓜銷售幾乎全都是仰賴國內市場。 今年在武漢肺炎疫情影響下,部分年初生產的蔬果率先受影響,進而產生連鎖效應,拖累了西瓜價格,下面我們就舉兩種產品來做說明。 鳳梨釋迦和高麗菜雙雙受害 把西瓜也拖下水 說到外銷則不得不提到,鳳梨釋迦。它原本外銷主力投注在中國,當2月進入盛產期後,不巧今年遇上中國疫情嚴重,導致出口訂單大減,鳳梨釋迦只好轉向尋求內銷市場青睞。 每年11月前後鳳梨釋迦進入產季,價格開始下跌,到了隔年三月價格穩定上升,至四、五月份會來到每年最高峰。但是2020年到4月卻還有些微走跌、價格明顯較前幾年有明顯落差。至於交易量,除了2016年,今年(2020)交易量是近五年中最高的。可以推論,原本外銷為主的鳳梨釋迦,因為疫情轉而流入內銷市場,反造成量多價跌的結果。 另外一個更早就敲響警鐘的,是近年來幾乎年年「價崩」的高麗菜。因為高麗菜在台灣是農民爭先恐後搶種的熱門作物,每年11、12月進入產季後,價格就會出現戲劇性的驟降。而今年又受到餐飲及外燴業者停歇業影響,出現高麗菜無處可銷的困境,低價賣出的收入連請人採收的錢都不夠,部分農民索性乾脆開放民眾自己下田採摘。 從上圖可以看出,高麗菜價格年年都大起大落。產季集中在秋季到隔年春季的高麗菜,常常到了12月價格就在每公斤10元(每台斤約6元)上下游走,有時還會繼續往下,可見在台灣,高麗菜已經成了低價蔬果的代名詞。 延伸閱讀: 高麗菜價又跌到低點 農民開放民眾自採 疫情擴大 台東鳳梨釋迦銷往中國受影響 流向內需市場的東西一下子變多了,但是套句中央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陳時中說的,「不會因為疫情,大家就突然變得特別會吃」,蔬果消費需求不變,結果造成替代性高的蔬果們彼此排擠競爭,把彼此的價格都拉得更低。 今年的西瓜價格,真的有特別低嗎? 為了確認今年西瓜市場價格的波動情形,我們蒐集了近五年來每年1至5月大西瓜在台北果菜批發市場的「月平均價格」與「交易量」資訊,整理成如下圖。 我們可以發現,今年大西瓜一二月批發成交價呈現上揚,儘管從3月起價格持續走跌,但相較前五年,今年四、五月的價格都不是最谷底。且因為接下來才正要進入夏季最炎熱的時候,西瓜價格是否止跌回穩,還有待觀察。 不過可以明顯發現,今年的交易量確實和前五年相比是大幅度減少。推測是因為武漢肺炎疫情影響,餐廳、團膳業者等客戶生意受到波及,行口盤商收到的訂單驟減,盤商沒接到訂單,自然不會去向農民收購西瓜,於是就產生了媒體所報導的「西瓜危機」。 延伸閱讀: 【我們的島】種菜停看聽 二、產地到市場價格翻倍,難道都是「菜蟲搞的鬼」? 這個問題被討論了十幾年,有不少媒體報導揭露產銷失衡的問題,許多人聽到這問題第一直覺可能也是「盤商剝削」、「菜蟲搞鬼」。這個答案聽起來很直覺、合理,的確不能否認會有少數不肖業者會打著低價買進、高價賣出的算盤,但如此將問題簡化,恐怕會讓人忽略農業產銷當中,更多盤根錯節的因果關係。 現在全台蔬果批發市場在拍賣完成後,每天都會上網更新當日蔬果價量,農產品價格比以前公開、透明化,盤商行口想要賺黑心錢,似乎也沒有那麼容易。那麼,與其說有特定一群人老想著要榨乾農民,不如說,傳統的農業產銷體制從一開始就註定了農民絕對弱勢的命運。 如果你是最近很紅的遊戲《動物森友會》的玩家,你一定懂自己買進一堆大頭菜後,卻在當週遇上「遞減型」售價模型,最後只能認賠殺出的哀怨。不過至少到了下週一,你又可以滿懷希望地期待預測新的一週可以怎麼大賺一筆。但在現實中務農的如意算盤,可說是怎麼打都打不精的。 為什麼現實中的農民,總是沒辦法幫自己的產品賣個好價格?因為在自由市場的體制下,有太多理由能讓盤商趁機向農民殺價了: 盛產市場買氣低其他作物也盛產品質、賣相不佳即將超過保存期限 盤商、行口是商人,他們為了避免虧損,也需要考量各種營運的風險。例如,根據不同品項的農產品,盤商要購置、維運倉儲和物流設備(例如香蕉就需要催熟設備),也要預估運輸過程中產品損耗程度。再者,為了要維持賣價,盤商對於同一個時間點下,市場需求小的品項,一定會採取以量制價,也就是少進貨的方式取得平衡。這樣的策略也非全然不合理,除了量的控制以外,進貨品質的管控也很重要,不然這樣帶到市場賣也是會賠的。 但農夫在選擇作物時,哪有辦法進行這麼即時的市場預測呢?只能選當下看起來有賺頭的作物去賭一把,種播下去了,剩下就交給命運。 但是這一局,賭輸的機會實在太大了。首先,大部分農產品都有易腐蝕、難以保存的特性,當水果都已經成熟,農夫就有要盡速售出的壓力,但如果此時市場需求不高,農夫就等於失去了議價的話語權。 此外,有時候也會出現一些特殊狀況影響行情,例如,很適合用來送禮的茂谷柑,今年除了受疫情影響外,也因為冬天來得太晚、春節假期又比較早,大幅壓縮掉茂谷柑的熱銷期。農民怕買氣一過會賠得更慘,只好選擇用不理想的價格含淚賣給盤商。 簡而言之,剝削並不是由單一角色所造成,而是反映出農業產銷體系中的現實。農夫只負責種,盤商只負責賣,盤商可以隨時調整買賣策略,但農夫無法隨時彈性調整自己生產的東西。每到產季,好幾個農夫都種出了差異化極小的農產品時,盤商可以慢挑慢選,農民只能削價競爭,不賠也難。 延伸閱讀: 台東連日大雨 高麗菜、西瓜上萬顆泡水 高雄豪雨毀農作 初估損失154.5萬元 孕穗期受寒害 台東逾半稻穗空包彈 下篇預告: ● 農夫好苦,我們該怎麼幫他們? ●「產地直送」真的會比較便宜嗎? ● 政府的手好重要!農委會做了些什麼?

26
5

吳朋奉猝逝享年55歲 台灣影壇痛失中生代代表人物

以電影《父後七日》、《歸.途》、公視人生劇展《第一響槍》拿下多項獎項的資深演員吳朋奉,今( 26 )日傳出猝逝家中的消息,享年 55 歲。經紀人今日也證實,吳朋奉 25 日凌晨因出血性腦中風導致顱內出血,已在家中過世。消息來得突然,震驚各界,吳朋奉的臉書也湧進許多喜愛他的影迷及演藝圈好友哀悼對他的不捨。 吳朋奉 5 月 23 日才在臉書分享導演魏德聖《Formosa Wonderland》幕後紀實影片,寫到「魏德聖每次都搞很大。他說這一次的計畫是屬於全台灣人的,他們只是起頭者,來看看他們要做的大事」不難看出他對電影的期待與熱情。 台灣最具代表性的中生代演員 金鐘評審尊稱:「台版艾爾帕西諾」吳朋奉在《第一響槍》飾演計程車司機,從各類型乘客對生活的控訴、妥協及反思,窺視社會的百態。 55歲的吳朋奉曾以電影《父後七日》、《歸.途》及戲劇《第一響槍》分別拿到金馬男配、北影影帝及金鐘視帝,被封為「三金影帝」。在國內三金獎項,不僅多次入圍並贏得肯定,在劇場、電視劇、電影皆有作品問世。 知名影評人李幼鸚鵡鵪鶉(李幼新)在 2010 年就曾肯定,吳朋奉其實早在 1999 年魏德聖短片《七月天》中的演出,就大放異彩。新生代影評人翁煌德也讚譽,吳朋奉堪稱是台灣最具代表性、演技最為精湛的中生代演員。 去年擔任金鐘獎迷你劇集男主角頒獎人時,吳朋奉意外頒獎給自己,當時金鐘評審給他的評語是:「幾乎,從他出現的第一個鏡頭,那個氣場,呼吸的氣息,就讓人無法不盯著他看。他最大的缺點就是沒艾爾帕西諾帥,不然說他是台灣的艾爾帕西諾(Al Pacino)應該也沒人敢說話吧? 為人低調的吳朋奉,得獎時卻不忘感謝長年合作的公視鼓勵創作人才,及 《第一響槍》製作公司英傑哆的年輕製作團隊 ,「這頂少年仔認真打拼的精神,讓我覺得台灣就有希望!謝謝!咱再繼續加油、打拼,謝謝大家!」他說。 同年奪視帝后 鍾欣凌哀悼「淘氣的您先跑去當天使」鍾欣凌去年以《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拿下迷你劇集影后,在金鐘獎後台與同是得獎人的吳朋奉相見歡,還相約一起合作拍戲,如今只能追憶。 吳朋奉猝逝的消息震驚演藝圈,鍾欣凌透過臉書哀悼,去年與吳朋奉在金鐘獎後台還相約要找機會合作拍戲,她感嘆「朋奉哥,去年有幸在後台遇到您,還說一定要找機會合作拍戲,淘氣的您先跑去當天使,祝福您一樣帥氣逍遙又自在」。 導演樓一安 過去曾以編劇作品《木棉的印記》與吳朋奉合作過,多年前跟吳朋奉喝酒時曾開玩笑說他帥是有一點,但也沒帥到哪,「不過都這年紀了,這樣的帥度才正好能有機會演上中年組的主角了 .... 可惜沒來得及看到你演老年 」。樓一安感嘆,去年在金鐘獎後台因為是評審不便多聊,只想著要再約吳朋奉喝酒,但最後也沒約,今成遺憾。  紀錄片電影《無米樂》、《牽阮的手》導演莊益增則寫到,「已經一段時間沒有一起床就喝酒了,早上在夢中聽到電話,響了兩次、沒有接,起床抽菸未接電話是同學耿一偉與高雄的計程車司機朋友打來的,我抽完菸回撥他們是要告訴我,『吳朋奉走了』,我打開瓶蓋喝了幾大口威士忌,算是我幫兄弟吳朋奉喝的未竟之酒,一路好走」。 寫臺語詩挺社運 第一志願夢想當歌手吳朋奉2008年以《木棉的印記》首度獲得金鐘迷你視帝獎項 我幹天、幹地、幹命運、幹社會,你又不是我老爸,你管我這麼多?」電影《父後七日》師公的一句台詞,其實是出自吳朋奉的即興創作。他看了劇本後和導演提議,還說:「我以前寫詩的欸!」,導演看完以後大笑,直呼這段台詞他一定要用。與他演對手戲的演員,唸完台詞後,在戲中還補上一句「還押韻欸!」,不僅讓觀眾會心一笑,也無疑是對吳朋奉的一種肯定。 吳朋奉並非科班出身,他曾經積極參加社會運動,還會寫台語詩,在印刷廠工作、當快遞,但朝九晚五的工作讓他渾身不對勁,最後在報紙看到劇團招募演員,才一腳踏入戲劇工作,一演就演了將近 30 年。 其實吳朋奉心中的第一志願,是當歌手,演戲只能勉強排到第四,但吳朋奉天生的草根味,加上多年來的磨練,讓他演什麼、像什麼。演員龍劭華曾打趣地跟他說,「你也沒有在演,就可以得獎」。 自從吳朋奉成了「三金影帝」後,戲約不斷找上門來,吳朋奉也意識到原來自己爆紅,但他沒有因此自滿,反而時時提醒自己,千萬不要有「大頭症」。對劇本十分挑剔的吳朋奉曾經說,如果劇本不好,演了也只是浪費時間,不過他很喜歡在劇本當中加入自己的創意,「不需要當導演,(能改劇本)這樣我就很滿足了」。 生前演出多部公視劇  《大債時代》成遺憾 吳朋奉生前演出數十部公視戲劇作品,包括《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生死接線員》,並以人生劇展《第一響槍》、《歸.途》獲得第 54 屆金鐘獎迷你視帝及第 13 屆台北電影節最佳男演員的殊榮。 吳朋奉原本已接下在 5 月 13 日舉行開鏡儀式的《大債時代》的角色,劇中將出演代表摧毀青年創業夢想的既得利益者,是商界黑暗面的代表,劇中將與張書豪、小薰(黃瀞怡)有多場對手戲。製作人方夢貞表示吳朋奉已參與該劇定裝,但尚未進行拍攝,導演廖士涵及劇組工作人員對吳朋奉的離世都深感遺憾。 國小寫「我的志願」時,吳朋奉遲遲想不出來自己想做什麼,遲交了許久,直到最後,才說自己最大的志願就是退休,因為退休就可以每天玩了。如今吳朋奉從人生謝幕,但他的作品,將一直留在觀眾的心中。 公視已著手整理吳朋奉生前作品,後續將在頻道重新播映,線上影音平台《公視+》也策劃吳朋奉專題影展,含括14部經典作品,讓喜愛他的觀眾能追憶影帝風采。吳朋奉 2019 年以《第一響槍》榮獲金鐘迷你視帝獎,被評審封為「台版艾爾帕西諾」。 -首圖/公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