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7

圖|梁駿樂 文|梁駿樂

【圖輯】光復元朗 / 香港,傷痕累累的時代革命

回到圖發新聞

分享文章

結論先講:7/21白衣人無差別襲擊事件震驚全港,元朗居民其後發起「 727 光復元朗 」遊行,但警方以安全為由,罕見地發出「反對通知書」,所以昨日遊行在法理上,凡參與民眾屬「非法集結」。經過了一晚的沉殿,隨記者一同回顧昨日宛如「好萊塢電影」&「港片」的場景。


衝突前夕 氣氛緊張有店舖提前歇業


儘管警方罕見發出「反對通知書」下,「光復元朗」遊行申請人鍾健平估計約有29萬人以各種名義自發到元朗,表示對香港警方在7月21日元朗區選擇性執法、白衣人暴力行為、政府及警方與鄉黑合作嫌疑等不滿訴求。


因應遊行風險,元朗大馬路附近一帶店舖早早拉下鐵門,連平日24小時營業的便利商店也歇業,以免受到波及。


由於警方未發出遊行「不反對通知書」,元朗的所有遊行、集會均違法,到場民眾轉而以「購買老婆餅」、「元朗一日遊」、「悼念李鵬」等名義到元朗。(編按:李鵬為中國前國務院總理,曾在六四事件中發表嚴厲措辭。)


元朗警署出入口設大型水馬 民眾欲報案未果


元朗各處設有充水式護欄,有警員在哨站觀看警署外情況,不時會舉起手機拍攝,反遭民眾指罵。

警署外牆被貼滿合體字,抗議警察在7月21日選擇性執法,以及政府對「白衣人」相對溫和的態度,並懷疑「官、鄉、黑、警」勾結。

此時近農曆七月前夕,有民眾向警署內撒冥紙,並大喊:「收錢啦!」。


有民眾在警署大閘擺放「誰怕了真相!」的標語,諷刺警員反對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的立場是懼怕查出真相。


防暴警突現身鎮壓 施放多枚催淚彈


防暴警察與「速龍小隊」突然從元朗警署跑出,「速龍小隊」配置有胡椒噴霧球槍的長槍。


警方不停向示威者方向推進,並舉起黑旗,警告隨時會發射「催淚彈」。


有警察步上天橋驅趕民眾與記者,並在無預警下,多名配有長槍的警察在天橋上舉槍指向橋下民眾。


示威者擺出「雨傘陣」往元朗西鐵站方向逐漸後退、撒離。


警方施放多枚催淚彈,有民眾、記者受波及,有新聞指,催淚彈掉落到附近民居簷篷上。


有示威者以裝有黑色汁液的杯子,投向警方防線潑墨還擊。杯上印有「廉政公署」LOGO。


民眾向元朗西鐵站方向徹退,有民眾中催淚煙在旁邊清洗,其他人則用布手掩口鼻。


入夜後警方強勢清場 有記者中彈


民眾傍晚時開始在大馬路開始築起防線,並與警方對峙。


有議員和民眾勸示威者後退,避免與警方發生衝突。示威者不停向元朗方向後退、撒離。


「白衣人」7月21日無差別襲擊市民後,警方接報後「39分鐘」才到現場,但未有執法,而「999」報警熱線也未能接通,甚至有接線生向報警市民說:「驚就唔好出街。(害怕就不要出門)」,而有市民向消防熱線報案後,消防則在數分鐘後便到場。

故民眾元朗遊行時,亦向消防報案,希望他們能保護民眾。亦有民眾報案需要急救。 


警察警告後舉槍向民眾投射催淚彈,並不斷往元朗西鐵站推進。


警方曾向記者方向投擲催淚彈,但疑似忘記拉保險,現場留下一枚未爆催淚彈。


大批警員入夜後上天橋驅趕民眾,並在橋上佈防,以槍和強光射向民眾。又多次向大批記者照射強光,影響採訪,本台記者亦被射中,有短暫失明的感覺。


民眾退至西鐵元朗站入口,並陸續搭車撒退。


元朗站旁的「南邊圍」是上次「白衣人」聚集的地方之一,村口有警員把守,亦有多輛警車停泊在內。


「光復元朗」行動在不被許可的背景下,仍有近29萬民眾響應。港警於凌晨時分強力清場,甚至步入港鐵站內毆打示威者。


自6/12香港警方首度使用胡椒噴霧、催淚煙、橡膠子彈,對應民眾週週上街的合法集會遊行,至今已過五十天。無論合法許可,或在港府定義下的非法集會,最終都遭警方強力清場收尾。傷痕累累的時代革命,催淚煙清除不掉的是,混雜著香港民眾眼淚裡,內心深處的憤怒情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