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15
4

圖|李芝儀 文|李芝儀 許芷瑄 卓冠齊

【疫與記憶之八】留在波蘭,繼續當名存實亡的交換生

回到圖發新聞

分享文章

結論先講
為了到波蘭當交換學生,芝儀花了近一年時間考檢定、準備面試,在辦理簽證、保險上也花了許多金錢與心力。然而卻因為武漢肺炎疫情擴散,他被迫不能社交、不能旅遊、不能體驗當地生活,且有些老師沒有提供線上教學,因此連學習都很不方便。對芝儀來說,這樣的交換生活已經有點名存實亡。

「印象中,我們學校是3月11日開始停課。」


仍留在波蘭居里夫人大學交換的芝儀,回想起3月11日發生的事:在上學途中,從同學口中聽到學校出現新型冠狀病毒確診案例,當天學校立即宣布停課,同一天,波蘭政府則發布新聞訊息,自16日起境內所有學校停課。

3月11日芝儀收到校方寄發的電子郵件,通知為預防新冠病毒即日起開始停課。

教師線上教學 宿舍費享折扣

對應停課政策,有些教授說不管情況如何,他們都會線上授課直到期末。但並非所有老師都這樣做,芝儀舉例,也有些老師是選擇將教材寄給同學自學。


教師彈性授課,宿舍區辦公人員和舍監則早已不見蹤影,只剩警衛嚴格管制人員出入。「有趣的是,這個月宿舍費居然打折。」校方行政人員也不到校,多改以電子郵件來處理學生事務。


「但值得稱讚的是,每當波蘭政府有新政策,學校都會翻譯成英文再通知我們。」做為交換生,對波蘭語熟悉程度不如當地人,芝儀倒是很感謝校方幫助外國學生沒有資訊落差。

芝儀修習的investment finance課程改為用Microsoft team來線上授課,由於學生都不會開鏡頭,因此可以邊吃邊上課。

波蘭政府祭鐵腕 社交距離2公尺

相較歐洲其他國家,波蘭直到3月4日才出現首例確診個案,爆發疫情時間較晚。


當時,芝儀跟同學在南部滑雪,她觀察到景點依然很多人潮,民眾並沒有提高危機意識,也都過著一如往常的生活,直到一週後,政府陸續祭出強硬的防疫措施。

3月4日芝儀和朋友到南部滑雪。

3月11日政府先宣布關閉各級學校、文化機構;13日再公告強制關閉餐廳以及封境,國際航班、鐵路停止運作;31日更訂定社交距離須維持2公尺,並關閉飯店和旅宿。


「每隔幾天,政府都會宣布新的管制措施,而且一次比一次嚴格。」芝儀說,政府的手段也很強硬,現在警察都會加強巡邏,若抓到違規民眾將會依法從重裁罰5000至30000茲羅堤(約新台幣3萬5千至21萬5千元)。

波蘭購物賣場在入口處地板貼標示線,管制民眾進出。

「禁令生效後,到處都像空城一樣,波蘭人沒有因為放假就到處開趴聚會,在賣場大家也會乖乖地保持距離,有時候間隔距離甚至遠到看不出來他們是在排隊。」

芝儀跟波蘭人談論疫情時,也感受到他們的恐懼。

政府下禁令後,空蕩蕩的波蘭盧布林市中心街道。

確診病例突破六千 民眾開始戴口罩

當義大利、西班牙、德國等國疫情轉趨嚴重,加上國內確診數不斷攀升、政府祭出強硬措施,波蘭人也開始認真防疫。


比起那些佛系防疫的歐洲地區,波蘭人算是相當積極採取一些減少接觸的作為。


芝儀舉例,店家會用大片透明板將收銀檯隔起來、也有些店家不碰現金只接受刷卡付費、或是公車司機駕駛座旁也改成封閉。

公車上幾乎沒有乘客,最前端的駕駛座區域也禁止靠近。

「雖然我那時一直很疑惑,為什麼波蘭人做了那麼多措施,就是不願意戴口罩,也許觀念真的很難改變吧。」


疫情爆發之初,芝儀不太敢戴上口罩,擔心自己若戴口罩會引來異樣眼光,或甚至可能遭遇攻擊,因此只能盡量保持距離或少出門。


她很幸運地沒有遇到任何麻煩,不過她卻曾聽聞朋友因為戴口罩受到歧視。


芝儀舉例,有朋友戴口罩搭公車,就被路人嘲笑;也有人只是在街上走路,就被罵是「病毒」;還有一位朋友想幫家人訂房,卻被民宿老闆以「不想被感染」為由拒絕。


「不可否認的,這次疫情多少都助長排華的風氣。」


截至4月14日,波蘭確診數已將近7000人,芝儀最近出門去賣場時看到大多數人都戴上口罩了,當戴口罩的當地人越來越多,他出門時也就會放心地保護自己。


「相對於某些西歐國家,波蘭似乎較少發生種族歧視的問題,至少我自己在波蘭生活的感受,波蘭人雖然不太像南歐人一樣熱情,也比較內斂,但看似冷漠的外表下其實是很友善的。」


波蘭人也漸漸對口罩的防疫功用改觀,而非認為只有生病才需要。「聽說波蘭政府也將下令,以後民眾出門都必須遮蔽口鼻,看到他們這樣做,其實蠻感動的。」


是自行選擇留在波蘭 也是被迫留下

「雖然說是自己選擇留下來,但也有一部份是因為迫於情勢吧。」


3月中,鄰國捷克、斯洛伐克陸續傳出要宣布鎖國的消息,波蘭政府就在3月13日晚上率先決斷、宣布15日起將封鎖邊境。


「這麼短的時間真的很難應變,心想著要如何及時出境?出境後還回得來嗎?要這樣結束交換嗎?」


芝儀形容,收到消息當下,腦中一片空白,不知道做什麼決定才是正確的,而且波蘭幅員廣大,在分秒必爭的當下,不論想用什麼方式離開都很耗時。

校方通知兩天後外國人士禁入境,國際航班及火車停擺,對人生地不熟的留學生來說,不知如何是好。

「雖然當時我無法得知之後會變成如何,但我覺得我沒辦法就這樣丟下一切離開,畢竟我也沒有急著要回台灣的理由,似乎沒必要趕著跟上這波返國人潮,也想要等等看之後的發展。」


就這樣,芝儀選擇留下,卻看著身邊朋友像難民般逃回家鄉,根本無法好好地向他們道別;關注著每隔幾日政府頒布的新政策,也只能抱著隨遇而安的心態,更不時懷疑自己是不是也早該回台?


「直到現在,我也無法說留下來是正確的決定,畢竟在這裡的每一天都有風險,目前是打算在解除封鎖後提早回台灣。」


寒冬已過? 待春天到來

「最近最常收到的訊息就是取消通知。」原先芝儀為交換生活規劃許多行程與活動,現在卻逐一被迫取消。芝儀掌握的消息是至少停課到4月26日,但也沒有明確的復課日期。

芝儀最近收到的取消通知。

芝儀已漸漸習慣收到這些通知,但每次想起那些來不及做的事,心情還是會不自覺變得鬱悶。


「人生永遠都能出乎意料,畢竟我們都無法預知未來。只能說如果有任何想做的事,就盡快去做。」芝儀說,只願我們都能度過這寒冬,等到春天到來。


#作者李芝儀,波蘭居里夫人大學交換生。

#內容不代表公共電視立場。



【疫與記憶】延伸閱讀: 

上海篇 I 中國今死亡數歸零,只剩我在觀望


西班牙篇|義大利全國封城,我在照樣狂歡的西班牙


義大利篇|我在佛羅倫斯,經歷世紀之疫


印度篇|我獨自在印度的隔離病房關了四天


上海篇|封閉以上,封城未滿,緩緩復甦,雲端在汲。


上海篇|這一年,也是疫年。


台北篇|疫情來時,我剛離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