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11
8

圖|高雄拍 文|張家瑋、林建勳

阮國非「九發子彈」 看在台移工的悲歌

回到圖發新聞

分享文章

結論先講
2017年8月31日越南籍移工阮國非因為不配合員警調查,並試圖躲進警車中遭警方在12秒內連開9槍,送醫後不治身亡。這起案件被改編為電影《九發子彈》,電影裡頭探討許多東南亞移工的議題,包含移工失聯、低薪、生活環境不佳等議題,這群離鄉背井的異國人成為台灣3D與照護產業的中堅力量,但移工悲歌卻不曾停歇。

「砰砰砰砰砰...」年輕員警雙手顫抖在30秒內連開9槍,搶進警車駕駛座的阮非身上多處中彈,送醫後因失血過多不治。阮非的爸爸來台帶兒子骨灰回國,背景響起移工父母思念到遠處工作孩兒的東南亞民謠......


電影《九發子彈》改編自2017年8月31日的阮國非案,當時新竹民眾通報有人打破車窗偷車,員警陳崇文到場後發現一名越南籍移工阮國非赤裸上身。警員想請他配合調查,卻發生衝突。警方試圖以影棍、辣椒水制伏阮國非未果,阮國非衝向警車試圖坐進駕駛座,陳崇文以為阮國非想偷走警車,12秒內連開9槍,最後阮國非失血過多不治。


檢察官相驗時發現,阮國非體內含高濃度酒精與安非他命,當時應已無力攻擊還手,2019年法官宣判,警員陳崇文舉動「不符合比例原則」,判處8個月徒刑定讞,不過考量是陳崇文是新手員警,再加上單獨值勤緊張、判斷失準,因此緩刑3年。這起案件引發社會對東南亞移工的關注。


離鄉背井只為了生活

《九發子彈》一開始,阮非拿著一個牌子,旁邊的翻譯教他向鏡頭說著:「我叫阮非,我來自越南,我不會逃跑,我是好員工。」短短的自我介紹,卻道出許多雇主的憂慮:「我聘用的移工會不會逃跑?」


根據勞動部統計,截至今年6月,台灣共有70萬名外籍移工,包括45萬名產業移工和25萬名社福移工。而這些外籍移工大多來自於印尼、菲律賓、泰國、越南。


移工來台灣之前遇到最大的問題,就是需要支付龐大的仲介費,他們常常為了支付仲介費,在母國到處借錢和變賣家產、家畜,只為求得一張到外地工作的入場券;然而來到台灣之後,他們的工作量常常比原本說好的,多出更多。

產業移工在台灣主要從事「3D」產業(Dirty骯髒、Difficult辛苦、Dangerous危險)工作。重大建設如雪隧通車、高鐵、台北捷運都聘僱大量外籍移工。近年來雖然台灣基礎建設不如前幾年多,但人口高齡化使社福人員的需求激增,低薪的外籍移工看護成為不少家庭的首選。

然而在待遇福利方面,只有營建業、製造業移工、機構看護受到《勞基法》最低薪資的保障;家庭看護、家庭幫傭往往全年無休,還得一人多工。


去年南方澳斷橋事件,造成6名外籍漁工不幸身亡,公視記者曾實地走訪南方澳,直擊外籍漁工在甲板洗澡、上廁所,9成漁工領著最低薪資,還要付仲介費,東扣西扣實領不到2萬元,只好以船為家,節省開銷。


即使2年前勞動部和漁業署曾出錢,加蓋一棟安置中心供外籍漁工居住,但地方人士希望可以作為觀光用途,中央地方意見喬不攏,最後建築淪為蚊子館。外籍漁工仍以狹小的船艙為家。


而在台灣現行法規下,移工無法自由地更換雇主,因為他們可能要為此再支付仲介費,不少移工只好鋌而走險地逃跑。截至2020年6月,移民署統計全台有近5萬名失聯移工,其中2萬名男性移工及3萬名女性移工。導演在片頭一開始刻意放上阮非的宣示,就是為逃逸移工問題埋下伏筆。

自主到案:轉機或全盤皆空的賭注?

其實早在2019年初,移民署就釋出一段《擴大逾期停居留外來人口自行到案》宣傳短片,片中有多位曾經失聯的東南亞籍移工,一起呼籲失聯在外的移工「回家吧!」,因為「在國外的生活,感覺也沒比自己國內好」。


今年初,移民署再通過「擴大自行到案專案」2.0版,表示願意減少甚至免除逾期逗留的外籍移工的罰鍰,並「協助」他們返國。但台灣國際勞工協會(TIWA)專員許淳淮表示有很多勞工自願到案,一心以為回國之後可以馬上簽新約回來台灣工作,才發現移民署規定曾經逾期停留或非法工作的外籍移工數年內將無法再得到工作許可,「這在某種程度上欺瞞了這些勞工」。


今年2月26日台灣第32例武漢肺炎確診者是一名無證的外籍移工,多家媒體隨即做了一系列失聯移工的相關報導,指出這些「非法外勞」可能成為防疫破口,更不用說一直以來,失聯移工也常常被指責為「社會治安的漏洞」。


許淳淮說,這些失聯移工不應該被當成是罪犯,因為他們脫離原雇主只有違反就業服務法:沒有犯罪,沒有違反刑法,不應該被歧視。


但事實上,許多非法移工對台灣文化、語言不熟,容易被黑心雇主利用,甚至扣留護照限制行動等,有些人還被迫進入色情產業,導致失聯移工遇到警察就想跑。《九發子彈》中暗喻雇主好心拿給阮非的「藥」,可能就是控制失聯移工的手段。


在「自主到案可能被遣送回國」到「繼續打黑工過著逃逸的生活」,這或許是移工來台工作之前從來都沒有想過的兩難處境。


台灣並不是沒有人為移工發聲,TIWA就是一個例子。TIWA長期呼籲社會大眾關注移工權益,但成效相當有限。許淳淮曾遇過失聯移工尋求協助,因為不清楚到案後會發生什麼事情,希望TIWA可以陪同他自首。不過許淳淮坦言,「現行法規制度下,很難協助他們。」


歧視不減 「九發子彈」恐非個案

「如果今天是個白人,你會對他開槍嗎?」電影裡的律師這樣質問員警。許淳淮認為,阮國非案是整體社會對逃逸移工歧視造成的悲劇,「如果今天是白人,很難想像會對白人開槍。」


監察院針曾屢次對外籍移工在台生活權益、住宿安全、職災失能率高於本國勞工,對不同單位提糾正案,但移工權益推進之路仍然漫長。


【更多人權影展相關報導】 

 》看電影學「人權」 討論也是需要練習的

 》每分鐘就多20位難民 逃難影像成為各國大外宣


 》「秘密的滋味」 受害者回顧紅色高棉血淚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