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31
7

圖|郭志榮、總統府 文|Nagao Kunaw

仍在流浪 - 總統向原民道歉4週年5|原住民轉型正義的難題

回到圖發新聞

分享文章

結論先講
台灣原住民族政策協會執行長 Yapasuyongu Akuyana 建議蔡英文政府,應積極進行「社會溝通」讓國人了解原住民族轉型正義,重視原住民族多年爭取的自治以及土地權利,並在下一屆原轉會成立前改革組成名單及方式,避免淪為政治酬庸。

「蔡英文,太小看轉型正義!」台灣原住民族政策協會執行長 Yapasuyongu Akuyana 認為,2016年8月1日蔡總統以國家元首之姿,拉高格局,向族人道歉,這是歷史上的首見,原本可以讓原住民族相關政策推展出黃金四年,但現實是「民進黨政府,只挑軟的議題處理,」,Yapasuyongu 難掩失望,他說,這四年只盼來「沮喪」。


在台灣的原住民運動中,各式抗議和倡議現場,都可以見到原住民族政策協會的身影。作為熱衷參與原住民權益的組織成員,Yapasuyongu 認為,「台灣這四年社會確實在進步,社會福利改善、長照議題備受關注,基本人權也有進展,」,而原住民社會也跟著社會一起成長,但族人關心的土地、環境議題卻被越來越被邊緣化。


民進黨在「原住民運動」上一直都有參與,從最早的還我土地運動、正名等,在1999年競選總統的陳水扁與原住民代表簽署《原住民族與台灣政府新的夥伴關係條約》、2005年立法通過《原住民族基本法》、設立「原住民族電視台」,到2016年總統蔡英文任內代表政府向原住民族道歉、總統府設「原住民族歷史正義與轉型正義委員會」、通過《原住民族語言發展法》確立族語是「國家語言」的地位。


原鄉開發爭議不斷,但族人仍難捍衛部落主權,《原住民族基本法》保障諮商同意權也難行使。(圖/公視記者 郭志榮)


政府碰原民土地和自治權就轉彎

Yapasuyongu 認為,民進黨政府感覺上做了很多,但原住民長久以來爭取的自治權以及土地權利,這些最原始的訴求卻被架空,不被積極處理,一方面道歉,但遇到資源競合和財團的問題,就說「要討論」,他批評政府根本就是「雙重人格」。


原基法第21條明定,使用原住民族土地應「諮商並取得同意」,但族人近年面臨「知本濕地光電案」、「亞泥採礦」等爭議,原民會都說要到《原住民族土地及海域法》處理。然而這項法案根本沒有立法,也就是說,政府的說法,除了推託,也一直在「鬼打牆」。


Yapasuyongu 認為在國民黨執政時,先不論是否符合族人期待,至少藍營都會將法案送進立院,但這四年民進黨根本不積極,到底民進黨對原住民土地和環境正義的態度是什麼?


延伸閱讀
知本濕地光電法律戰 停止執行案首開庭

我們的島 - 知本濕地有危機


族人呼籲原轉會委員產生回歸「族群代表」,讓部落的聲音真正被聽見。(圖/總統府)


政府應讓國人了解原民轉型正義

「族人從來不期待一步到位」,但現在許多社會民眾仍不了解總統為何要向原住民族道歉,Yapasuyongu 認為這樣的「社會溝通」始終欠缺,國人根本不關心。在總統府設置的「原轉會」,從代表的選任就有爭議,僅有部分委員來自所屬族群民族議會推舉,較能彰顯「族群代表」的身份,但多數委員仍從前任村長、鄉長、立委等地方代議士中產生。


Yapasuyongu 批評原轉會根本變成「政治酬庸」,而會議討論也流於形式。討論鄉內的「邊坡工程」這種地方民代就可處理的問題,「這所有會議都有直播,當主流社會看到這樣的討論內容,要如何理解?」


「蔡總統說要和原住民Sbalay(和解)」,但和解必須經過信任對方、坐下來真誠的對談,了解族人的痛苦,才有可能達到真正的和解。Yapasuyongu 說民進黨和這個政府,可不可以先從自己的承諾開始審視,早在20年前就簽署的《新夥伴關係》可以是討論的起點,否則對族人來說,只是「殖民政府」再一次欺騙原住民。



【仍在流浪 - 總統向原民道歉4週年】系列報導 

1、族人怎麼看蔡英文的道歉? 

2、首位稱「原住民」的總統 李登輝

3、還我土地、自治仍是一場夢? 

4、看不見終點 - 平埔族群正名

5、原住民轉型正義的難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