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31
7

圖|總統府 文|Nagao Kunaw

仍在流浪 - 總統向原民道歉4週年1|族人怎麼看蔡英文的道歉?

回到圖發新聞

分享文章

結論先講
中華民國不是第一個向原住民族道歉的國家,美國、紐西蘭、澳洲、加拿大等國皆因剝奪原住民權利向族人道歉或賠償。蔡英文向台灣原住民族道歉已經四年,但原住民的土地正義、自治權以及平埔族群正名的核心議題仍被擱置。

「我要代表政府,向全體原住民族,致上我們最深的歉意。」2016年8月1日「原住民族日」,總統蔡英文接見族群代表舉行道歉儀式並做出九項承諾。四年後,族人怎麼看蔡英文的道歉?


總統代表政府向原住民族道歉賠償

國家元首向原住民族道歉,中華民國不是首例。早在1993年,美國總統柯林頓代表政府,就1893年罷黜夏威夷王國傳統領袖,向夏威夷原住民族道歉。1995年英國女皇伊莉莎白二世簽署「懷卡托反征服之戰法案(Waikato Raupatu Bill)」承認殖民地政府入侵並驅逐毛利族的歷史錯誤,代表紐西蘭國家元首,向原住民族道歉並賠償。


也有他國政府因錯誤同化政策向族人道歉:澳洲總理陸克文代表國家對在「白澳政策」下強制將原住民族兒童帶離原生家庭,送往寄養機構的「失竊的世代」道歉。而加拿大兩任總理哈柏、杜魯道也因從1870年代到1996年以「文民化」為由,將超過15萬名原民兒童送到印地安寄宿學校,造成孩童死亡原民文化滅絕的政策,成立具有調查權的「加拿大真相調查和解委員會」進行真相回顧並和倖存者及家屬道歉。


延伸閱讀

白澳政策 澳洲總理向原住民道歉

加拿大總理哈柏為同化政策 向原住民道歉


回到台灣,總統蔡英文在道歉文中提到,「四百年來,每一個曾經來到臺灣的政權,透過武力征伐、土地掠奪,強烈侵害了原住民族既有的權利。為此,我代表政府向原住民族道歉。」她提出在總統府設置「原住民族歷史正義與轉型正義委員會」(下稱原轉會)、平埔族正名、推動《原住民族自治法》、《原住民族土地及海域法》(下稱土海法)、《原住民族語言發展法》(下稱原民語發法)等九項承諾,希望道歉是邁向和解的開端。


新任民進黨立委伍麗華,當時以族群代表身份參與2016年總統向原住民族道歉儀式。(圖/總統府)


道歉淪為形式 政府內部難形成共識

本屆新任民進黨籍立委伍麗華當時就在道歉儀式現場,回憶道:「我是有感受到她身為一位女性領導人的誠意,」伍麗華參與過幾次的原轉會會議,但她認為,政府內的文武百官還是不當一回事,「這是總統的責任,當總統有這樣的意志,要去處理族群轉型正義,就必須去影響政府行政官僚。」


「四年來,我換來的只有失落」,同樣在道歉現場,也參與過13次原轉會議的西拉雅族代表Uma Talavan(萬淑娟)語帶哽咽地說。蔡總統在道歉時曾承諾,會在2016年的九月底前,就會檢討相關法規,讓平埔族群得到應有的權利和地位。


但沒想到時間已然悄悄過了四年,Uma 相信這是失信的開始,蔡英文一直在原轉會中承諾會恢復平埔族群的權利,但也發現多次與會的總統的態度卻從去(2019)年十月開始轉變,平埔族群的議題就像被掃進「最陰暗的角落。」,只留下蔡總統一句意義不明的回覆:「你交代的事情,不會忘記。」


原轉會小組整併 平埔族嘆更邊緣化

總統府近期公布原轉會設置要點修正,將委員的聘期從2年增加為3年,語言、文化工作小組被整併進部會和公設基金會內。看似有近一步動作,行政體系中納入原轉會精神,但論實質運作上還有爭議。


例如,Uma 和多位代表,在兩屆任期中積極倡議要提高平埔族代表比例,從現有3位增加更多席次,讓不同的平埔族能加入討論,「我們深知一族一代表有難度」,Uma 批評這是一個標榜「由下而上」討論轉型正義的委員會,但規定始終掌握在政府手中,根本就是「比四年前還退步」。


除委員代表性爭議,東華大學原住民民族學院教授施正鋒批評,原轉會連真正的調查權都沒有,要如何調查國家不當歷史,機關運作了四年根本「都是空的」。


平埔族群語言未列入國家語言保障,平埔族群擔心語言流失。(圖/總統府)


而更令平埔族人錯愕的是,《原民語發法》通過後,政府設置「財團法人原住民族語言研究發展基金會」,並整併原轉會語言小組。但政府始終將平埔族群的語言排除在外,Uma 不解的說,政府口口聲聲喊多元尊重,台語、客語、新住民的語言受到重視,但卻沒有包含平埔族群,「蔡總統到底怎麼了?」


國民黨立委廖國棟則認為,政府道歉淪為「不了了之」,蔡英文要推的《自治法》、《土海法》早已經討論超過二十年。廖國棟坦言「立法院有問題」,但如果民進黨政府真的有行動和「總統決心」,為何不送行政院的版本進到立法院,不會讓法案連審的機會都沒有。



【仍在流浪 - 總統向原民道歉4週年】系列報導 

1、族人怎麼看蔡英文的道歉? 

2、首位稱「原住民」的總統 李登輝

3、還我土地、自治仍是一場夢? 

4、看不見終點 - 平埔族群正名

5、原住民轉型正義的難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