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31
7

圖|郭志榮、公視資料照 文|Nagao Kunaw

仍在流浪 - 總統向原民道歉4週年4|看不見終點 - 平埔族群正名

回到圖發新聞

分享文章

結論先講
平埔族群透過修法、行政訴訟、釋憲等方式訴求正名多年,至今仍然無法被國家承認,但同樣是台灣這塊土地上的珍貴語言與文化,卻被政府漠視。即便總統蔡英文道歉已經四年,平埔族群爭取正名之路,還看不見終點。

「原運時我們平埔族群跟著原住民族,一起走上街頭,出錢出力站在一起,爭取原住民族入憲,現在原住民族已經正名成功,但平埔族群的正名仍還在路上。」8月1日原住民族日的到來,台南市西拉雅文化協會理事 Uma Talavan(萬淑娟)不禁有點感嘆。


Uma 指出,過去平埔族群正名國民黨不理不睬,民進黨雖有承諾,但在總統道歉後,得到仍是「失信」,原期盼可以在去年(2019)立法院《原住民身分法》修正案增列平埔族,但並未通過,仍以「挫敗」收場。


西拉雅族透過行政訴訟,希望爭取原住民身份。(圖/公視記者 郭志榮)


族人另闢途徑,期盼司法能還給族人公道:2010年台南市西拉雅族人100多人控告原民會,官司卻一路敗訴,2016年再次敗訴時,時任台南市長的賴清德,特別為此向蔡英文喊話,要她兌現選前政見,讓西拉雅族人能夠正名。


而後族人持續上訴,2018年最高行政法院發回台北高等行政法院更審,歷時兩年並無做出判決,Uma的解讀是「連法官都看不下去」,所以今年五月台北高等行政法院法官向司法院提出大法官釋憲案,西拉雅族正名才又露出曙光。


延伸閱讀

西拉雅族爭取族群正名敗訴 族人痛哭

西拉雅正名原民身分 最高行政法院逆轉



平埔族群該如何正名 各界仍有意見

民進黨籍、魯凱族立委伍麗華認為,平埔族群的認定應該回歸《原住民民族別認定辦法》——如果該族群符合資格,就應該給予對應的身份。她強調,現在原住民面對的問題是人數太少,甚至比新住民還少,而政府多數政策是數人頭的情況下,應該想該如何壯大原住民族?伍麗華表示,任期內會以開放的態度來處理平埔族群正名。


中部平埔族群青年聯盟執行長Kaisanan Ahuan(王商益)指出,《族別認定辦法》在戶籍登記認定上仍被內政部卡死,如果政府願意面對歷史正義應主動協助。Kaisanan 以自己所屬的道卡斯族為例,正名後增加的原住民人數僅有2千到3千人,這些珍貴的民族語言、文化就是「國家語言」,現在正在急速凋零,應受到政府保護和教育上的支持。回歸族群正名的歷史正義,應該拉到憲法層級,期待修憲委員會中能納入平埔族群正名議題。


平埔族群傳承部落文化,吉貝耍的族人每年舉辦哮海祭。(圖/公視記者 郭志榮)


國民黨立委廖國棟則從歷史角度來分析,認同平埔族就是原住民,當殖民者侵入時,平埔族「是守護台灣西部的重要角色」。廖國棟並強調,他從民國96年時就主張應在現有平地原住民、山地原住民的體制增加「平埔族群」,但就他的觀察「政府根本不想處理」。


「應該打破政治資源和現有的選舉制度」,台灣原住民族政策協會執行長 Yapasuyongu Akuyana表示,現有原住民立委選制被框架,就是山地與平原各分3席,但現有的「山平原」架構是日本殖民政府的分類法,立委應回歸現有16族的族群代表制和未來的平埔族群,才能真正解放「政治利益」。




【仍在流浪 - 總統向原民道歉4週年】系列報導 

1、族人怎麼看蔡英文的道歉? 

2、首位稱「原住民」的總統 李登輝

3、還我土地、自治仍是一場夢? 

4、看不見終點 - 平埔族群正名

5、原住民轉型正義的難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