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31
7

圖|柯金源、總統府 文|Nagao Kunaw

仍在流浪 - 總統向原民道歉4週年3|還我土地、自治仍是一場夢?

回到圖發新聞

分享文章

結論先講
蔡總統曾承諾將台東都蘭部落劃設為第一個原住民族自治區的試辦區,然而,四年過後,當時的承諾如都蘭溪的滾滾溪水,流入太平洋得無影無蹤。

從1980年代開始訴求的原住民族自治和還我土地運動,歷經國民兩黨執政和多次政黨輪替,政客對部落族人許下許多承諾,推動原住民的轉型正義,始終淪為口水戰,但從來沒有讓族人實質管理祖先的土地。


2016年蔡英文在「原住民族日」向族人道歉後,隨即在十天後的8月11日,赴台東縣東河鄉的阿美族都蘭部落訪視,承諾要將都蘭部落劃設為第一個原住民族自治區的試辦區域。然而,四年過後,當時的承諾如都蘭溪的滾滾溪水,流入太平洋得無影無蹤。


同為阿美族的國民黨立委廖國棟就大嘆,蔡政府「口中有講,心中沒有」,原民會不是大張旗鼓要在都蘭部落試辦部落自治,但為何沒有下文?廖國棟質疑這樣的道歉有什麼用,「重要的是要執行」。


2016年8月11日總統蔡英文、原民會主委夷將・拔路兒赴台東都蘭部落,宣布將試辦原住民族自治區。(圖/總統府)


自治權不能試辦 應歸還土地給族人

曾任蔡英文2015年競選團隊族群政策召集人,現執教於東華大學民族事務與發展學系的施正鋒教授就痛批,自治就是讓「族人可以自己決定事務的權利」,前總統馬英九就喊過要試辦,但「原住民族的權利可以試辦?」施正鋒曾親自向時任總統府副秘書長的姚人多建議,讓原住民族真正的自治,就是將國家公園歸還給原住民,直接進行土地交還的處理,這樣也可以培育原住民的管理人才,可惜沒有被接受。


現任原住民族委員會主委夷將・拔路兒,在原運時期參與抗議,爭取族群權益。(圖/公視記者 柯金源)


而讓施正鋒與蔡政府「公然翻臉」的事件,是2017年原民會公告《原住民族土地或部落範圍土地劃設辦法》(下稱劃設辦法),讓原住民族的傳統領域排除私有地。然而施正鋒認為,土地的所有權和部落的諮商權本來就是分開的,這樣才可以保護部落傳統領域不受財團和外力侵害,此《劃設辦法》讓部落傳統領域被破碎化,像台糖在部落的「私有地」這麼多,土地被襲奪的狀況會更加劇,施正鋒痛批現任的原民會主委夷將・拔路兒是「比國民黨更壞」。


1993年花蓮縣秀林鄉和平的太魯閣族人,北上到工業局抗議反對「水泥東移」政策。(圖/公視記者 柯金源)


原住民土地上的爭議 仍待解決

爭議許久的《礦業法》修法,民進黨立委伍麗華則強調,在新會期會將會與其他委員持續推動。她指出我國有六成的礦區在原住民族領域內,是個必須解決的問題。伍麗華也認為,礦權展延一次20年實在太久,現有礦權應補做諮商同意權,取得部落族人的同意。


廖國棟強調「土地是原住民的根」,他會協同國民黨委員繼續全面性推動原住民相關法案,他強調在上個會期都有提出《土海法》、《原住民族自治推動條例》,也會持續推動《原住民保留地權利回復條例》讓《原有原住民保留地開發管理辦法》提升到法律位階,保障族人權益。


亞洲水泥新城山礦場,是全台面積最大的單一礦場,礦山下太魯閣族人抗議許久,仍無法履行《原住民族基本法》的諮商同意權。(圖/公視記者 柯金源)


延伸閱讀

我們的島二十週年 - 挖山取石的代價


施正鋒建議,政府如果真的有決心要解決原住民族面臨的困境,就必須讓「原轉會」擁有調查權,真正「把政府過去的惡挖出來」,不然就是個「理藩院」,委員每三個月來「朝拜哈拉一下」。


另外也必須把原民會主委位階提高,必須是政務委員兼任,協調各部會資源,才不會讓其他部會瞧不起。伍麗華也認為,蔡政府應推動「族群主流化」,公務員養成過程必須了解原住民事務,而且原住民特考的原住民籍公務員應分發到各部會,進入不同官僚體制才有機會翻轉現有窠臼。



【仍在流浪 - 總統向原民道歉4週年】系列報導 

1、族人怎麼看蔡英文的道歉? 

2、首位稱「原住民」的總統 李登輝

3、還我土地、自治仍是一場夢? 

4、看不見終點 - 平埔族群正名

5、原住民轉型正義的難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