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20
10

文|陳芳儀 影|許家嘉、范彩意

出逃韓國的緬甸黑名單 演員Hanna Yuri #後來怎麼了

2021年2月1日,緬甸發生軍事政變,轉型民主化不過短短十年的緬甸社會,再度被獨裁專權的軍政府把持。政變發生八個多月以來,緬甸各地持續發生示威、軍民血腥衝突不斷,至今已有超過1000名示威者死於鎮壓。


P#新聞實驗室跟進緬甸政變後續,採訪到緬甸演員Hannah Yuri,她因上街參與示威、在社群媒體公開批評軍政府而被列入黑名單中,最終不得不逃離緬甸,躲避軍方追緝。


政變期間,Yuri在緬甸經歷了哪些事情,逃亡到韓國以後,生活又過得如何呢?

緬甸演員Hanna Yuri。 (圖/Hannah Yuri 提供)
緬甸演員Hanna Yuri。 (圖/Hannah Yuri 提供)


Hanna Yuri是一名緬甸演員,在臉書上有超過160萬名粉絲。2019年時值事業成長期,Yuri不僅在國內接獲許多代言機會,也因為流利的外語能力,在亞洲地區包括韓國、日本都有廠商找她合作。


然而隨著新冠肺炎疫情在緬甸爆發,許多實體的拍攝工作皆被取消,Yuri 開始思考自己的職涯規劃。由於有不少合作邀約來自日本和韓國,她便決定待疫情趨緩,赴韓國就讀語言學校,一併把握住往海外發展的機會。


然而在飛到韓國之前,緬甸軍方發動了政變,打亂她所有的計畫。




軍方突襲政變 十年民主回到原點

2月1日清晨,仰光市區瀰漫不安緊張的氣氛。Yuri 先是被街上嘈雜的聲響吵醒,而後她收到一封簡訊,通知她緬甸發生了政變,以及翁山蘇姬已被拘捕的消息。


Yuri 慌張地想打電話給家鄉的父母親,卻發現網路、電話全部都被斷線,緬甸軍方便以這樣猝不及防又粗暴的方式,開始了軍政府掌權的第一天。


緬甸曾有超過半世紀壟罩在軍人執政的陰影之下,如今民選政府再度被一夕推翻,精神領袖翁山蘇姬又遭逮捕軟禁。緬甸民眾對此感到憤怒,越來越多示威者聚集街頭抗議,要求政府還政於民。


Yuri 很快地成了示威群眾的一份子,她幾乎每天都加入遊行隊伍,從一開始的和平示威,到軍方升級鎮壓手段,她鮮少缺席示威活動,其中更有幾次差點遭到逮捕。

政變發生後,Yuri幾乎每天加入示威活動。 (圖/Hannah Yuri 提供)
政變發生後,Yuri幾乎每天加入示威活動。 (圖/Hannah Yuri 提供)


「有一次警察離我們很近,我們逃到關閉的超市裡面躲起來,躲了大概一整天那麼久。到了傍晚我們拿了購物袋裝滿雜貨、脫掉一些裝備,假裝自己是客人慢慢離開,避免被軍人認出來是示威者。」


除了參與示威,Yuri每天都會在社群媒體上更新緬甸的最新狀況,同時也用英文撰寫貼文,希望將緬甸的消息傳遞出去。「我還去Justine Bieber的Twitter留言,跟他說緬甸發生了政變,請世界各地的人幫幫我們。」


和其他示威民眾一樣,Yuri試圖以自己能力所及的方式,和龐大的軍方勢力對抗。




軍政府掃蕩名人 黑名單通緝反對軍權者

Yuri在社群上的發文很快受到軍方關注。政變一週後,軍方在官方媒體上公佈數十位藝人、文人或社交媒體名人的照片及個人資訊,指控他們涉犯《刑法》第 505(A)條關於「煽動及散播假新聞」的罪行,依法最重可處3年徒刑,並要求其他媒體不得使用上述人士的作品。


這些官方「黑名單」更新地相當頻繁,Yuri的名字也很快地被列於其上。「我有很多名人朋友也被刊登在上面,看到自己被放到黑名單之後我開始有點慌亂,每天都覺得很焦慮。」

Yuri的名字出現在軍方通緝名人的黑名單上。 (圖/Hannah Yuri 提供)
Yuri的名字出現在軍方通緝名人的黑名單上。 (圖/Hannah Yuri 提供)


過去被媒體大肆報導的緬甸模特兒Paing Takhon也被列在黑名單之中,他在4月8日遭到逮捕之後,已被關押在監獄中長達六個月之久。許多人擔心被捕人士在獄中的情況,因為軍方不斷推遲審判,甚至有傳言示威者遭到嚴刑逼供,與此同時,新冠肺炎疫情也在監獄中持續擴散。


過去因為拍攝關係,Yuri也和Paing Takhon有熟識,她坦言,自己有許多名人朋友都面臨了同樣的下場。「如果我待在緬甸,軍方很快會來逮捕我,所以我要不就逃跑,要不就被抓進監獄,死在這裡。」

緬甸模特兒Paing Takhon,同時也是Yuri的友人,已遭軍方關押超過半年。(圖/翻攝自Twitter)
緬甸模特兒Paing Takhon,同時也是Yuri的友人,已遭軍方關押超過半年。(圖/翻攝自Twitter)


被列入黑名單之後,Yuri下定決心逃離緬甸。她開始四處躲藏,住在狹小的儲藏室裡,斷絕所有非必要的聯繫,並嘗試訂機票到韓國。


「那時候我臉上長很多的斑點,也瘦了很多,看起來一點也不像現在這個樣子。」Yuri坦言,自己能逃到韓國全憑運氣,由於軍方把持了所有官營建設,從到醫院做篩檢到搭上飛機,這一路上有太多機會被認出身份、遭到逮捕。然而當時Yuri的樣貌變化太大,軍方也尚未完全掌握她的身份,最終得以僥倖逃離。




不願申請難民簽證 只期緬甸回歸民主

當初來到韓國,Yuri匆匆帶了一只幾乎是空的行李箱。「我連匯兌都來不及,只帶了之前來韓國旅遊剩的現金,也沒有帶冬天的衣服,來韓國的那天天氣很冷,我卻只有短袖可以穿。」


獨自一人在韓國生活對Yuri來說,並不容易。因為是以學生簽證居留,Yuri沒有辦法工作賺取收入,同時若想要延長居留時間,就必須持續參加語言學校的課程,而這意味著必須持續交付數目不小的學費,生存與經濟壓力一直存在。


「韓國的生活費很貴,我盡可能節省我的開支,也沒辦法讓我做能夠賺取多一點錢的工作。我現在有在兼職當化妝師,但是領的是最低行情的費用。」同時Yuri坦言,自己同時要兼顧學業和工作,每天也擔心著緬甸的狀況和親友安危,讓她生活過得心力交瘁。

Yuri孑然一身逃亡至韓國,在心理上、經濟上都面臨不小的壓力。(攝/范彩意)
Yuri孑然一身逃亡至韓國,在心理上、經濟上都面臨不小的壓力。(攝/范彩意)


「對於自己一個人逃到韓國,我常常感到很內疚。」Yuri說,雖然她是自願站出來替緬甸發聲,也為此付出了很多的代價,但是想到在緬甸的親友和受苦的人民,她還是會感到內疚。


因此,Yuri先前堅持不申請難民簽證,因為這意味著她要放棄緬甸的國籍,某種程度上也代表著,她棄守心中那一個期盼緬甸回歸民主的夢想。


「如果我申請難民簽證,我以後可能無法回到緬甸,或者說以後我也不能以緬甸的國籍,代表我的國家做任何事情,因為在我申請難民簽證的當下,就好像我已經放棄緬甸了。」


不過,Yuri在最新的受訪影片中透露,她的學生簽證(D4 Visa)即將到期,然而她難以負擔下一期語言學校的費用,這意味著無法繼續以學生簽證在韓國居留。目前她已諮詢相關律師,考慮向韓國政府申請難民庇護。




政變毀棄演員夢 不後悔為民主發聲

今年Yuri只有27歲,對她而言,這幾年是她發展演藝生涯的巔峰時期,然而突發的政變令人措手不及,心理上她也承受了很多壓力。


「我還是很想當演員,但這些日子以來我什麼都不能做,未來也不知道何時才會有其他機會。」Yuri來到韓國後,許多過去的經紀合約被迫中止,一些社群廣告的廠商也因政治敏感而停止與她合作。

這幾年是Yuri發展演藝生涯的巔峰時期,期間她接獲許多廣告試鏡與代言的機會。(圖/Hannah Yuri 提供)
這幾年是Yuri發展演藝生涯的巔峰時期,期間她接獲許多廣告試鏡與代言的機會。(圖/Hannah Yuri 提供)


問起Yuri會不會後悔出面表態、和軍政府對抗?她肯定地說,自己不後悔為了民主做這些犧牲,因為有許多人付出的更多,甚至犧牲自己的生命。如今比起演藝生涯的成就,她更希望做出努力,讓緬甸的人民可以享受到民主自由的生活。


「每個人都背負著沉重的包袱,而緬甸人民的包袱又比我更加沉重。緬甸歷經軍事動盪已經有好幾十年了,所以我希望新世代的人,我希望緬甸人可以嚐到民主真正的滋味。」


目前Yuri雖然身在韓國,她仍然每天在社群媒體上更新緬甸現況,並且參與聲援緬甸的活動。

Yuri在韓國仍積極為緬甸發聲並參與聲援活動。(圖/Hannah Yuri 提供)
Yuri在韓國仍積極為緬甸發聲並參與聲援活動。(圖/Hannah Yuri 提供)


近期,Yuri的韓國友人Lee Seoho也協助她創立非政府組織 Bridge Of Peace To Myanmar 來接受海外捐款,款項會直達由反軍政府勢力組成的民族團結政府(National Unity Government),用於援助政變下的難民和物資。


Yuri說,一直都有軍方支持者做出指控,認為她藉著控訴國家的狀況,在社群媒體上賺取聲量和代言費用。因此她堅持不接受以個人名義接受捐款,並希望透過自已的力量為緬甸的示威者帶來更多幫助。

Yuri(左一)與韓國友人Lee Seoho(右二)共同規劃創立非政府組織 Bridge Of Peace To Myanmar。(圖/Hannah Yuri 提供)
Yuri(左一)與韓國友人Lee Seoho(右二)共同規劃創立非政府組織 Bridge Of Peace To Myanmar。(圖/Hannah Yuri 提供)



緬甸現況:升級內戰狀態 軍政府欲釋囚5000人

如今國際社會對緬甸的關注逐漸減少,然而緬甸局勢已然升級為內戰狀態。Yuri告訴我們,現在有許多年輕示威者逃到叢林內躲避軍方追緝,同時向少數民族的武裝部隊學習如何使用槍械,以加入民族團結政府的青年游擊隊與軍方對抗。


註:今年4月,反對軍政府統治的緬甸民主派人士宣布成立民族團結政府(National Unity Government, NUG),主張自己為合法代表緬甸的政府,並廢除軍方主導的憲法。9月7日民族團結政府正式向軍政府宣戰,號召全國人民起義推翻軍政府,緬甸隨即進入內戰狀態。


關於緬甸的最新情況,緬甸國家電視台(MRTV)10月18日發出公告,指出當局將釋放逾5000名政變期間遭逮捕的異議人士,然而軍政府領袖敏昂萊(Min Aung Hlaing)並未詳細說明哪些人在釋放名單上。


而根據緬甸人權團體「政治犯援助協會」(Assistance Association for Political Prisoners, AAPP)統計,自政變發生以來,緬甸已有超過1000名平民喪生,目前仍有超過7000人被關押在全國各地的監獄中。


回到事出有影

分享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