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20
12

圖|梁駿樂 文|林建勳

娛樂線記者:明星驟逝,止不住的鼻酸|2020大事記。憶

回到圖發新聞

分享文章

結論先講
忍了好幾天的眼淚/總沒有哭的機會/今天好不容易沒有人了/我要哭他一個痛快/滿心頭的不如意/都趕著淚珠兒跑了/我又可以舒服幾天/又可以陪著人們笑了——〈一個人的話〉◎胡適​ 我跑娛樂線將近8年,寫過數千條新聞,卻沒有一年像2020年一樣,這麼多藝人猝逝,跑靈堂與告別式的次數,多到讓我熟記各種民俗禁忌,對一殯二殯熟門熟路。雖說當記者以後,淚腺變得強壯很多,但看著那些死別,我在做新聞的時候,還是會止不住鼻酸。

「不是每個告別都來得及揮手。」第55屆金鐘獎追憶逝去影人橋段,引言人于美人上台感性地朗誦作家胡適的詩詞,這一段我記得很清楚。2019年底到2020年,高以翔、吳朋奉、劉真、羅霈穎、黃鴻升(小鬼)等人相繼離世,影片最後一幕「永遠的小隊長」小鬼說著:「哇,這裡是終點站嗎?確定?最後一步囉,掰掰」看到這裡,我也不禁鼻酸起來。

娛樂線記者:明星驟逝,止不住的鼻酸|2020大事記。憶
2020年因為新冠肺炎疫情,娛樂線記者一度面臨稿荒。(攝/梁駿樂)

9月16日上午11點多,大家埋頭正在趕午間新聞的稿,社會組記者突然走來問:「請問小鬼的名字是黃鴻升嗎?」我抬起頭應了一句,只聽到對方接著說:「他好像過世了,能不能跟經紀人確認一下?」這句話就像丟了一顆一記震撼彈,炸得整個娛樂組驚慌失措。


「我兩個星期前才採訪過他的活動,怎麼突然就過世了?」


事發當下,其實小鬼女朋友峮峮正在公司的攝影棚錄節目,但我和主管都有共識,這時候不要打擾她。


當了多年記者 談起死別還是會不忍

我主跑娛樂新聞將近8年,雖不能說是小鬼粉絲,卻對這位人稱「鬼哥」的黃鴻升有深刻印象,主管要我寫一篇回顧,細數小鬼的成績:「18歲出道,主持過兒童節目,以『丸子』的三人團體發片進軍唱片圈,影視歌三棲的他,兩度入圍金鐘獎,演過破億電影《陣頭》,成為家喻戶曉的藝人。」我看過很多藝人從歌手出道,再轉型做主持人,小鬼也是這樣,一開始被批評「不夠好笑」,但從「娛樂百分百」到「綜藝玩很大」,我覺得他很努力而且很拼。


那陣子跑記者會通告場,遇到每位藝人幾乎都和他有好交情,那時新聞很熱,主管也會要求,不過記者們都很有默契問得很委婉,「你最近還好嗎?」常被我們壓到最後一句再說。


印象最深的一場活動,是訪問與小鬼同期出道、有過多次合作的鄭元暢,他上一秒還笑容滿面應答 ,一聽到「黃鴻升」,神情突然變得嚴肅哀傷,還透露小鬼早就列在他節目的邀請名單,「不過來不及了,他也給我們上了一課,有想做什麼就要去做。」


記得小鬼初戀女友楊丞琳在演唱會留位置,唱起屬於他們兩人的主題曲《匿名的好友》,那一幕讓我在剪接室裡數次鼻酸哽咽。雖說當記者以後,淚腺變得越發堅強,但談起死別,我心中還是有些難以負荷。

娛樂線記者:明星驟逝,止不住的鼻酸|2020大事記。憶
藝人黃鴻升猝逝,享年36歲。(圖/黃鴻升臉書)

網友批吳宗憲蹭熱度 我有話想說

小鬼在演藝圈中人緣不錯,他過世之後,綜藝天王吳宗憲和節目夥伴KID(林柏昇)寫歌悼念、唱片公司舉行追思演唱會、遺物義賣等,有一陣子我每天的工作幾乎都繞著「小鬼」在跑。


當我以為社會將要淡忘小鬼時,金曲、金馬、金鐘回顧影片又會看到他的身影,從收視率和點閱來看,確實很多人關注,但我也注意到有留言要記者別再消費黃鴻升,更有人說憲哥在蹭熱度。


但從娛樂記者角度來看,憲哥和小鬼一起主持綜藝節目,有很深的革命情感,而且憲哥知道記者要什麼,當小鬼身邊的至親好友還沒走出悲傷時,憲哥扛起「受訪者」角色,讓我深深覺得綜藝大哥不是這麼好當的。


蹭熱度的藝人還是有,跑靈堂的那些日子,我看到某些人都會想:「他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但記者基於禮貌還是會和他們聊一下,聊著聊著才發現暗藏行銷,我們也都笑笑地暗想,原來是跑來打廣告啊。

娛樂線記者:明星驟逝,止不住的鼻酸|2020大事記。憶
今年台灣演藝圈不幸消息頻傳,讓娛樂線記者感覺心很累。(攝/梁駿樂)

#2020關鍵字:今年過得好漫長

在疫情最嚴竣的4、5月,演藝圈宛如一灘死水,每天上班都在苦惱到底有什麼新聞可以寫。2月國標舞女王劉真因病住院,我要身兼醫藥記者,採訪各大醫院心臟權威,接著5月演員吳朋奉驟逝、東區羅姐羅霈穎8月過世,接著小鬼在9月傳出不幸,往返靈堂、告別式的次數,多到足以讓我學滿相關禁忌與注意事項,對殯儀館也是熟門熟路。


對娛樂記者來說,2020年真得過得好漫長。


——關於【2020大事記.憶】——

無論風雨磨難,留下傷痕或歡笑,2020年的台灣都值得好好記錄。P#新聞實驗室採訪13位人物,邀請讀者傾聽他們經歷關鍵一刻寫下的生命故事,從他們的2020關鍵字,回顧這一年發生在台灣這塊土地的重要印記。更多故事,12/14 - 27,每日1800上線。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