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19
6

文|陳佳君

沈伯洋:解讀疫情之下的中國資訊戰

回到圖發新聞

分享文章

結論先講
「假訊息大流行」(Infodemic)成為全球在武漢肺炎疫情爆發期間的重要挑戰,《麻省理工科技評論》(MIT Technology Review) 認為,這是人類史上第一次真正在社群媒體時代經歷病毒全球大流行,不僅各國公衛體系面臨嚴峻考驗,社群媒體正以史無前例的速度將所有資訊——無論真假,伴隨著恐慌、種族歧視等在全世界擴散。 學者沈伯洋分析,中共針對台灣的資訊戰手法正不斷演進,他觀察近年中國資訊戰手法進化的過程,已經從過去的「製造假訊息後,再散佈」到去年變成「製造假訊息後,砸錢給中間買辦做散佈」。沈伯洋提醒,若中國資訊作戰進化成俄羅斯這麼高等級的時候,甚至只要製造假訊息就能透過已經生成的網絡自動傳散。

沈伯洋:對台資訊戰手段提升 將演化為自動傳散

「假訊息大流行 」(Infodemic)這個詞泛指武漢肺炎疫情擴散時假訊息在人際間的傳播,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高傳染性所帶來的不確定性,讓這類誤導訊息瘋傳,甚至引發世界各地的物資搶購潮。至於在台灣,網路資安公司趨勢科技指出,因武漢肺炎帶起的詐騙、假訊息及謠言近期層出不窮,光是在疫情傳播最高峰的 2 月,所偵測到的數量即高達 20 萬則、暴增 203 %。


台灣在今年 2 月 27 日通過「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防治及紓困振興特別條例」(簡稱武漢肺炎防治特別條例),明訂散佈假訊息可罰 300 萬、最重恐被關 3 年,重罰意義明顯,然而仍有零星傳散假訊息遭罰的案例。


3 月 23 日,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更警告,假消息源頭多來自中國網軍,請大家務必不要轉傳,引起社會紛擾。 3 月更早之前,臉書(Facebook)則發現並下架超過 60 個向台灣民眾散播武漢肺炎疫情假消息的中國網軍帳號。


台灣民主實驗室理事長、學者沈伯洋分析,中共針對台灣的資訊戰手法正不斷演進,在重大事件上(例如:武漢肺炎、大地震、911事件等),假新聞的操作最具有效果;而在一般時期,資訊戰手法則傾向只給具有「特定框架」的觀點,或似是而非的訊息來讓人產生誤解。


沈伯洋指出,假訊息製作的根本,就是要讓人抓住一個「很扯的理由」進而去散播,這之中不見得需要金錢的投入就能達成目的,這類特定框架的新聞只要長期讓人產生認知偏誤,當時間對了,以假新聞來操作、分化,就很容易讓民主社會的溝通裂解。


沈伯洋觀察近年中國資訊戰手法進化的過程,已經從過去的「製造假訊息後,再散佈」到去年變成「製造假訊息後,砸錢給中間買辦做散佈」,他提醒,若中國資訊作戰進化成俄羅斯這麼高等級的時候,甚至只要製造假訊息就能透過已經生成的網絡自動傳散,「因為他已經知道你的『洞(社會裂解的點)』在哪裡」。


武漢肺炎大外宣 好萊塢女星成傳媒

沈伯洋以中共為武漢肺炎疫情製作一系列宣傳影片為例,其中一支由《新華社》拍攝武漢醫護人員拿下口罩、感性訴求的影片,後續被德國小報報導,再被《神力女超人》女主角、以色列女演員蓋兒加朵(Gal Gadot)轉發後,進而大量擴散到社群與全球大眾媒體,就是當前中國疫情之下大外宣的其中一種路徑。

以色列女演員蓋兒加朵在Instagram上轉發中國武漢肺炎疫情的宣傳影片(圖/截自蓋兒加朵Instagram)。

拆解中國全球宣傳的四大模式

沈伯洋認為,要破除假訊息資訊戰就要不斷拆解資訊戰的演進模式,未來才可能形成預警機制,他將中國對台資訊戰初步分為四種模式,分別是:


一、外宣模式:即中國大外宣,以官方媒體製作形象廣告,透過買通地方記者、購買媒體版面方式宣傳。


二、粉紅模式:由已被中國統戰洗腦的小粉紅(即受民族主義影響、自發性維護中共政權的中國網民)主動翻牆,對外自行散佈的行動。


三、農場模式:即政治類內容農場,以垃圾訊息淹沒真正資訊,農場模式同時具有製造、散播,又可再撒錢傳播的多樣型態。


四、協力模式:委託台灣某單位做滲透破口,例如:村里長、宮廟系統都可能是被利用的管道。

    YouTube成為武漢肺炎假訊息的新攻擊管道(圖/截自網路)。

    上述第一、第二種模式意圖明顯對於一般民眾可能不難發現,因此影響力相對沒那麼大,但第三、第四種模式反而必須提防。沈伯洋分析,以農場模式來說,如政治類內容農場網站《密訊》的分享量最高的時候,甚至可以是《自由時報》的五倍,而農場模式現在也轉換到YouTube頻道上,例如將政治評論和健康資訊結合,民眾以為在看健康資訊,但最後會夾雜一些政治評論,後續YouTube演算法也會不斷推播相似內容給使用者。


    以經台灣事實查核中心查驗為含假訊息的YouTube影片為例,該影片不但將原影片新聞標題「以為是流感卻是新冠肺炎?美國醫療現況的障礙」竄改為「日本朝日新聞:美國早在武漢之前已經爆發新冠肺炎」,更添加原始新聞未曾提及的「美國早在武漢之前已經爆發新冠肺炎」。


    然而該影片卻有很高的瀏覽次數,台灣民主實驗室研究員曾柏瑜指出,這類影片很可能被轉傳到封閉的Line群組擴散。


    本文透過社群媒體分析工具 CrowdTangle 查詢轉傳軌跡,發現參與傳散這部被造假影片的粉專及社團數高達 112 個,其中不乏以簡體字為首的粉專,例如:「台湾香港澳门全球华人大联盟」、「马来西亚政治无所不弹 MALAYSIAN PEOPLE'S VOICES」、中华统一交流群(全球华人)」、观言察色」、「议论政策论坛」等粉專。最具影響力的臉書社團,竟然也包括韓國瑜後援會 「新北鋼鐵庶民」 、「韓國瑜市長後援會」等,並且是最早參與擴散的一批

    假訊息影音驚見政治人物韓國瑜後援會粉專成為主要傳散來源。(圖/本文作者截自CrowdTangle儀錶板)

    假訊息農場防不慎防  YouTube、IG成攻擊管道

    沈伯洋指出,這類內容農場不斷演進,不但結合AI機器人大量製造不實消息,甚至跑到直播、《抖音》或是社群媒體限時動態上,這種新型態攻擊具即時性又難以預測,防不慎防。


    至於第四類協力模式的威脅,來自於往上追溯到中間的買辦或掮客後,便難以再往上查詢攻擊來源。相對地,透過將中間人曝光、透明化,來關掉對口則是可能的應對方法。


    《境外勢力影響透明法》之必要

    沈伯洋認為,透過推動《境外勢力影響透明法》(或稱中共代理人法案)可將這些中共買辦機制攤在陽光下,相對比《反滲透法》的懲罰機制來得積極,因為罰了往往春風吹又生,讓買辦機制被看見、透明化,才能真正破除中國統戰滲透。


    針對現場觀眾提問:「台灣哪個政黨最可能做假新聞」?沈伯洋笑答,以資訊戰來說,「假」可能還不是最嚴重的,他認為每個政黨其實都有自己的網路操作或數位行銷模式(例如國民黨的「數位諸葛亮」團隊),但更重要注意的應該是中國勢力的操作在裡面比例有多大,是哪裡製造的、如何溯及源頭才是重點。


    曾柏瑜提醒,針對中國資訊戰,要產生民主的免疫力不能只有一種媒體識讀方式(圖/陳佳君 攝)。

    曾柏瑜則補充,資訊作戰的目的不見得是為了幫哪個政黨贏得選舉,而是為了造成民主社會的混亂和對立,例如俄羅斯用假訊息資訊戰操縱他國選舉即是如此。 

     

    她強調,資訊作戰都有很詳盡的目標受眾分析,甚至是分眾分析,換句話說如何產生「民主的免疫力」,對抗的方式不能只有一種、媒體識讀也不能只有一種方法,應該針對不同種類人給他不同的免疫力。



    -

    本文摘錄台灣民主實驗室於在 6 月 15 日所舉辦「全面啟動:Infodemic 假訊息病毒全球大流行」講座重點,經主辦單位同意授權刊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