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01
4

文|陳盈瑄 影|陳盈瑄

【P跨界】你過勞了嗎?

去年藝人高以翔在中國錄製節目時猝死,一個年輕力壯的生命消逝,引起國人對心血管疾病及過勞影響健康的討論,事實上過去三年,台灣有230人因為工作促發腦心血管疾病或精神病,接受勞保職業病給付,而如果以前往過勞門診求助的比例推估,至少有五百多人受過勞所苦,等於台灣每兩天就有一個勞工過勞。


除了腦心血管疾病之外,工作過勞也可能引發精神疾病、免疫系統疾病。台灣目前法規只有腦心血管疾病以及精神疾病,可以算為過勞的職業病,相較於台灣的過勞定義,世界衛生組織的定義寬鬆許多,覺得提不起勁、對工作有倦怠感或憤憤不平,導致工作效率降低,都可以說是過勞的前奏。


到底勞工應該如何照顧自己的健康,而職場裡到底有多少潛在過勞個案?


郭盈志61年次,原本在電器公司當業務主管,原本意氣風發的年輕人,因為腦中風、主動脈剝離,開了好幾次刀,到現在出入得靠輪椅,就是因為工作過勞。郭盈志說:「在台灣過勞我不是第一個,可是也絕對不是最後一個。」


李淑玫是專業社工,在非營利組織協助個案家庭,連續三年都是一個人得面對超過一千個家庭。一天工作12小時是家常便飯,還有高強度的情緒勞動,即使下班也無法跳脫上班的情緒。


陳怡君是嘉義基督教醫院急診室的護理師,2011年只受訓8天,就被派到醫院最高壓的單位,受訓不足又經常跨科開刀,隔年就因壓力過大燒炭自殺。陳怡君的自殺,被勞動部判定為職業災害,家屬向醫院請求損害賠償,法院判決的金額跟一個年輕生命的消逝卻不成比例。


拿不出工時來證明過勞的,還有2017年3月,山隆通運司機呂志偉的過勞案。歷經陳情抗議,勞動部重啟調查,但工時書面資料來自資方,送貨170小時之外的理貨時間,根本無從統計。工時認定困難,加上標準嚴格,工傷協會估計台灣的過勞黑數,絕對是目前的三四倍。


高工時、高壓力,台灣每兩天就有一人過勞,背後的結構性問題,需要勞工、政府及企業一起面對。


>跨界單位:【獨立特派員】第640集 過勞病了嗎

回到事出有影

分享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