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
12

圖|梁駿樂 文|Nagao Kunaw、梁駿樂 影|梁駿樂、Nagao Kunaw

【P觀點】到底被困理大學生經歷了什麼?

想支援同伴入理大
被困理大的學生朗然(化名)表示,一開始進入理大是因爲支援那些在裡面的學生,然後收到通知說所有出去的人都會被捕,而且會被控告暴動。一開始是非常驚訝的,不知道為何會這樣子被控暴動。但是我聽到一些消息就是有些FA(義務急救人員)出了去,然後就被檢控了,被控暴動,送往警署。那麼我就想好像留在裡面比較安全。


一直到了凌晨的時分,警察就攻陷了我們的防線,進入了理大。雖然他們很快就退回去,但是很多人在那個過程中被捕。然後到了第二天我就嘗試在那裡找出口,但是很多出口都被封了,然後一出去就會遇到警察,他們就會拘捕你。所以,其實我試了很多方法,然後沒有一個是真正安全離開的方法。


嘗試多種方法離開均失敗
首先有爬牆上山的那條路,但是走到上去就看到很多警察,他們已經在那邊拘捕逃出來的人,然後就沒了。然後我也嘗試過下水道的方式,但是也是失敗。其實是很絕望的。很絕望的情況下才會選擇下水道,我們以為那是可以、安全走出去的方法,但是也失敗了。游繩的方法也試了,但是我們一到,已經看到警察在封路,然後就是失敗了。


我在第二及第三天整天都在找出去的方法,但是仍然沒有一個能夠安全走出去的方法。其實在裡面是很絕望的,然後衛生的情況又差,食物甚至是食水都是短缺的,雖然我們急着想逃出去,但是又沒有辦法。


對莫名被控暴動不解
然後,我和我的朋友也累了,然後我們就想,與其冒險的出去,不如經校長的方法走出去好像比較安全的方法。

然後去了警署,他們要壓指紋、作筆錄,然後一直在等保釋。因為我們本身沒有做錯什麼事,根本不可能是想暴動,然後他們就控告我們暴動,然後其實他們根本沒有證據這樣做,我們就在等保釋,等家人拿錢來讓我們出去,整個歷程就是這樣。


珍惜與朋友親人相處時間
朗然最想做的是跟朋友、家人多一點相處的時間,我們會多一點去旅行,多點見不同的朋友,總之想做的就去做吧!因為不知道明天會發生什麼事。


記者問朗然有沒有後悔,他表示比較後悔的是,沒有想過會這樣子的。是有一點後悔,因為他們(政府)常常說我們是「廢青」,說我們是沒有讀書才會走出來,但其實不是的,我也是大學生,我們也有自己的前途,我們相信自己的前途會是不錯的。但是因為這樣的事情斷送了前途其實是很不值得的,因為錯的根本不在我們,錯的是這個政府。


朗然認為,台灣是一個很好的地方,他們(台灣人)要好好守住台灣,不要被共產黨入侵。否則,你們就會變成像我們一樣,沒有自由,一直被操控。所以,要好好地保護台灣。

回到事出有影

分享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