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24
8

文|黃怡菁 實習記者 黃瑀喬 影|李金龍

申請租屋補貼vs.與房東打壞關係 只能二選一?

中央擴大300億元租金補貼申請,距離8月底截止日倒數一週,上網登記件數僅約25萬4千多戶,與期望值50萬戶相差一大截。廣大的雙北租屋單身青年,為何寧可放棄3600元左右的月租金補貼,也不想和房東打壞關係?跟著P#新聞實驗室一同了解無殼蝸牛的辛酸。

新北永和某頂樓加蓋租屋處,窗戶面向較新穎的高樓建物。

冷氣老舊、蟑螂橫飛  北漂學生吶喊:租房怎這麼難?

「從新北八里、淡水,到台北士林、大安、信義;從雅房、套房、公寓到頂樓加蓋...我都住過。」家住台中的北藝大電影所研究生傅逸佳,7年前北上求學開始在雙北定居,至今已搬家不下10次,目前和男友合租在信義區鄰近永吉市場的舊公寓分租套房,月租金1萬元。

北藝大電影所研究生傅逸佳自從唸大學就開始在雙北地區租屋,看過形形色色的套房、雅房、頂樓加蓋,租屋經歷豐富。

分租套房約10坪,扣除陽台、衛浴,再擺上兩張書桌及置物架,空間已顯得擁擠。今年夏天高溫動輒飆上38度,但房東裝設的分離式冷氣,扇片時不時鬆脫堵住出風口,當傅逸佳感到悶熱就知道又是冷氣機惹的禍,必須貼膠帶固定;熱水器也不中用,洗澡要等3至5分鐘才有熱水,傅逸佳笑說,「冬天只能『洗快一點』。」

傅逸佳與男友合租套房分擔租屋成本,但空間顯得擁擠。

傅逸佳感慨,要租在陽光照得進來、舒適又符合預算的地方,真的不容易,大學時期她為了省錢,甚至咬牙租在完全沒有窗戶的頂樓加蓋,1樓是自助餐店,蟑螂會從共通水管向上攀爬。

那時,她常常一洗完澡打開浴室門,就有會飛的大隻蟑螂映入眼簾,「有次我跟朋友走在一起,就突然大喊『為什麼那麼難?為什麼租房子那麼難!』然後我就邊走邊哭。」

傅逸佳與同學將租屋悲慘經驗寫入短片劇本《對面》,獲文化部輔導金資助,準備開拍。


青年憂申請租補  房東漲房租或不續租反擊

臉書租屋社團、Dard論壇經常討論租賃市場「鬼屋」話題,諷刺房東一心只想收房租,不願好好修繕給房客正常的住宿環境,近期又有租屋族的熱議話題,則在討論政府的300億租屋補助「形同虛設」。


其實,租補政策行之有年,2022年適逢地方選舉,7月起中央祭出300億元擴大租補專案,名額從過去的12萬戶提升至50萬戶;所得限制從每人每月平均最低生活費2.5倍,拉高至3倍。專案亦放寬「頂樓加蓋承租戶」、「爸媽有房,自己在外租屋」等身分者也可申請。

雙北公寓頂樓加蓋雖然老舊、多數沒有電梯,仍是預算吃緊的租屋族首選。

「我那時候看到就很開心啊!跟我男朋友說我們去申請,但看一看,我說算了!到時房東發現不是漲房租,就是只能住到這個月。」傅逸佳無奈表示,依她「豐富」的租屋經驗判斷,高達9成房東簽約即表明立場「不允許」租客申請補助或報稅。


「主要是我們和房東之間存在著恐怖平衡。」一語中的點出租屋青年心聲,獨立媒體記者洪育增,屏東人,北上工作3年換了3次租屋處,最近一次搬到文山區月租金8500元隔間小套房,租屋支出占薪水約三分之一,她同樣不打算申請租屋補助。

洪育增將租屋預算盡量壓在薪水的三分之一,北上工作後,租屋地點一路從市中心搬至蛋白區。

洪育增出示租賃契約,其中有條文明定「租金不含租賃稅」,當時房東要求她在此條文下方必須簽名,而另一條明定「租金憑單扣繳由乙方負責繳納」,乙方就是洪育增,她同樣在立契約人「乙方」處簽上自己的名字。

洪育增房間狹小,訪談時只能坐在單人床上。

即便內政部強調,申請補助「不需要經過房東同意」直接上網登記即可;《住宅租賃定型化契約應記載及不得記載事項》亦規定,租約期間房東不得藉任何理由要求調漲租金,否則房客可向縣市政府提出申訴要求改正,如不改正者,可處3萬至30萬元罰鍰。


不過,洪育增感受不到約束奏效,何況「如果不簽的話,我就要繼續看房子耶...」反覆和陌生的房東約看房,打包搬家已搬到心累,洪育增坦言沒有更多心思耗時申訴,只能選擇和租屋補助權益擦身而過。


「領租金補貼不用經過房東同意,可是房東趕你走、漲你房租,也不用經過政府同意,這才是真正的現實。」OURs都市改革組織秘書長彭揚凱表示。


租約漏填身分證ID、租期  補貼申請恐遭退件 

窗戶緊鄰快速道路,天亮鬧鐘還沒響,就先被車聲吵醒,師大社教系4年級學生王維,租在新北永和頂樓加蓋,5坪套房月租金殺價後9300元。

師大社教系4年級學生王維,他說,受不了學校宿舍環境老舊,改租到新北永和頂樓加蓋。

住宿品質不如預期,王維鐵了心從頂加搬走,於是膽敢放手一搏,沒有告知房東就直接上網申請專案補助,他認為,租屋津貼本來就是要給租屋族,若房東轉嫁稅金給承租戶或調漲房租「變相補助給房東,滿奇怪的。」


內政部為平息房東反彈,300億元專案開放房東可因租客申請補貼,自動成為公益出租人,「房屋稅」及「地價稅」比照自用住宅稅率,綜所稅也有每屋每月1.5萬元免稅。以台北市信義區29坪老公寓承租戶申請租補為例,該房東繳納稅金將優惠減免3萬8千多塊。

資料來源/內政部營建署

不過,對於本來就抱定主義逃漏稅的房東來說,沒必要為了減稅,從租屋黑市浮出檯面。崔媽媽基金會法律服務組長曹筱筠表示,租屋族網路登記補貼,須附上租賃契約等申請文件,等待審核通過,才算真正落袋,「但有些房東在合約上根本不寫地址、不留身分證字號,或是漏填租約起訖時間,所以承租戶可能在審核第一關就被淘汰了。」


政府加碼補助租金,實際上,也難以消解北漂青年的痛。「根本是政府如何用對的政策工具,將高房價及稅制等問題處理好?」崔媽媽基金會執行長呂秉怡認為,癥結仍歸咎於扭曲的房價與年輕人薪資不成正比,無殼蝸牛打拼再久,等不到買房進場時機,也就更難看到居住正義到來的一天。

回到事出有影

分享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