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22
6

文|陳芳儀 影|李金龍

成大跨性別學生住宿爭議,你能接受性別友善宿舍嗎?

今年5月初一名成大學生向媒體投訴,稱校方在年初進行性別友善宿舍問卷調查後,未與學生進一步討論,便逕行讓一名男跨女(MTF)的跨性別學生入住女舍,引發部分住宿生質疑;而除了程序問題之外,學生對於校方如何審核跨性別同學的申請,態度更有所保留。

「你怎麼能確定她的性別認同是女生?」瀏覽社群討論串,可以見到不少同學對於跨性別學生「性別認同」的疑慮,擔心有「生理男性」冒充跨性別身分入住女宿,影響住宿生安全。

現階段教育部並未就大專院校設置性別友善宿舍有明確規範,部分學校要求提出相關精神診斷,並讓學生自行尋找室友同住,盡可能安排合適環境。不過在這次成大的住宿事件中仍可發現,種種規定對跨性別者仍不盡友善,對於特定性別的標籤仍難以消除。

成大一名跨性別學生入住女生宿舍,在Dcard社群上引起討論。(圖/翻攝自Dcard)
成大一名跨性別學生入住女生宿舍,在Dcard社群上引起討論。(圖/翻攝自Dcard)

跨性別住宿非先例 申請須提交精神證明 

此次成大跨性別學生住宿爭議,起因在於校方在今年1月初曾經向住宿生發放「性別友善宿舍調查」,提供日後學校建置性別友善宿舍做參考。  

問卷結果顯示,部分住宿生對於性別友善宿舍的配套措施仍有疑慮,且在住宿房型為雅房、同樓層需共用衛浴的情況之下,有超過百分之80的女宿生提出反對意見。

圖說:成大性別友善宿舍問卷調查結果。(翻攝/成大住宿服務組公告)
圖說:成大性別友善宿舍問卷調查結果。(翻攝/成大住宿服務組公告)

有學生事後發現,即便問卷結果有疑慮,校方仍在3月安排一名跨性別學生入住女宿套房,質疑學校未與其他宿生進行溝通,便逕行安排跨性別學生入住,對校方程序及處置方式表達強烈不滿。

對此成大校方回應,「問卷調查」與「跨性別學生入住宿舍」兩者為獨立事件,並無因果關係。 該名跨性別學生在去年(2021年3月)提出申請,8月開學後入住;而性別友善宿舍問卷調查於去年12月進行,今年1月統計出結果,也就是入住安排在前,問卷調查在後。  
 
「這個問卷不是讓同學決定要不要讓跨性別學生入住,事實上過去只要有跨性別學生提出要求,校方都會協助。」國立成功大學副校長李俊璋回應,這次校方安排跨性別學生住宿並非先例,成大自103學年度起,已陸續有3位跨性別學生住宿的個案,包含讓學生單獨住在有獨立衛浴的套房或者自行尋找室友同住,「我們盡可能提供友善的環境,讓學生可以放心。」

成大自103學年度起,已協助3位跨性別學生安排住宿。(製圖/許靜之)
成大自103學年度起,已協助3位跨性別學生安排住宿。(製圖/許靜之)

校方則強調,跨性別同學不是「想住就能住」,校方會要求提供精神科相關證明,同時召集校內心理師、性平會、住宿服務組及學生代表等校內各單位共同商討後,才會做出住宿安排。

「人的心理性別跟生理性別有可能不一致,前者的判定是精神科醫師專業,學校只考慮跨性別的同學適合住哪種宿舍。」成大副學務長余睿羚認為,在如今多元性別的社會氛圍底下,性別友善宿舍是未來趨勢,校方立場秉持讓所有學生在校內生活能有健康的身心發展,因此不論性別,任何人有需求都會盡量協助。


「為什麼不外宿?」 校方籲同理跨性別者住宿需求

此次爭議事件中,亦有學生指出,跨性別者若有特殊住宿需求,應尋求校外的租屋資源,而非犧牲女宿空間、特別安排獨立套房讓學生獨住。對此余睿羚則回應,學生尋求校內住宿是基於經濟或其他各種考量,這點無關乎性別,也呼籲他人同理性少數族群處境。

「假設我是男跨女,然後讓我住在都是男生的宿舍裡面,其實我會很緊張。」余睿羚指出,換位思考跨性別學生的處境,他們在生活中經常遭遇無法融入的窘況,「譬如每天要去上廁所或洗澡,都要等沒有人的時候。」余睿羚說,校方如此安排,是希望這些學生能更安心的在校園環境中生活。

「如果妳認為自己是一個女性,可是被強塞到一個男性的群體的話,妳會覺得格格不入吧?」張浄琳是成大校友,過去在學期間被安排住在男宿,與另一位跨性別學生同住。她坦言,雖然可以選擇同住室友,但是外表打扮相當女性化的她,每天進出男宿仍頻遭側目,對此備感壓力。

成大跨性別校友張浄琳。(攝影/李金龍)
成大跨性別校友張浄琳。(攝影/李金龍)

「主要還是身分認同上會質疑自己是女生,那為什麼還要住在男宿。」張浄琳說,當年的住宿經驗其實令她感到十分痛苦,每次出房門使用公共衛浴都必須躲躲藏藏,甚至有幾次在房間內以寶特瓶如廁,「因為不想走出去遇到其他男生」。而這樣子的困境,正是許多跨性別者在校園內、社會上所共同面臨的壓力。

同時,張浄琳認為,讓跨性別者住在男宿的環境中,某種程度上也可能導致變向出櫃,「有些人認為要告知住宿生有跨性別者入住,但原本的住宿生多互不認識,為什麼我要特別昭告天下?」她直言,在許多人的觀念中,還是會把性少數族群標籤化,或有許多「要求」,卻忽略每個人都需要隱私和尊重。


實現性別友善校園仍有段距離

目前國內校園住宿空間,仍多以生理性別區分男女宿舍,對多元性別者不盡友善,而有實際推動性別友善宿舍的學校也相對少數。與成大這次跨性別學生爭取住宿權益的類似事件,在全台校園中不乏相關案例。

2017年台大發生跨性別女性申請轉宿卻遭校方刁難的案件,當事人依照住宿組的要求,提出包括精神鑑定證明、自行尋找3名室友,且「自己或室友不論是否滿20歲都須家長簽署同意書」等相關文件,然而其轉宿申請最終仍遭台大校方否決,當年校務會議中並指出,未來會以「生理性別」作為學生住宿的劃分標準。

另一個案例發生在長庚大學,一名跨性別女學生於2017年入學時,持性別認同障礙診斷證明書向校方申請入住女生宿舍,卻仍被分配到男生宿舍。當時她向時任教官反映卻得到性別歧視的不友善回應,事後校方雖仍有安排性別友善宿舍供該名學生入住,但法院在2021年6月仍就當年教官的不當言行,判決應給付精神撫慰金12萬元。

在屢次出現跨性別學生住宿爭議後,部分學校開始規劃性別友善宿舍。中山大學於2017年起試辦性別友善樓層,男女可住同層但區分男寢、女寢區域,同時兩區域之間以一扇門作為區隔,浴廁則設在公共區域採無性別廁所設計。

而臺灣師範大學則於2020年首度啟用的性別友善宿舍,不同性別的學生可住在同一樓層,且寢室不分區域交錯混宿,但每間寢室仍由相同生理性別的室友同住。這樣的設置讓學生一走出房門就可能遇見不同性別的同學,讓跨性別或不同性別氣質的學生也不會感到不自在。

教育部目前針對大專院校設置性別友善宿舍並無特定指導方針,現階段各校也仍在摸索、逐步完善相關配套措施,以期兼顧學生權益及安全;同時如何與學生、家長溝通,增進各方對多元性別的認知,更是日後推動友善空間所需面對的課題。

回到事出有影

分享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