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26
5

文|陳芳儀 影|李金龍

血汗過勞猝逝 金山小編國賠的未竟之路

2020年8月4日,新北市金山區公所新媒體組長兼社群小編陳嘉緯猝逝家中,得年29歲。他生前工作情況操勞,單月加班時數超100個小時,家屬懷疑是過勞死亡。

兩年來經過監察院與勞動部調查,認定陳嘉緯過勞事實明確,家屬轉向金山區公所提出國賠申請,過程卻一波三折,最後僅獲新北市政府一紙公文回應,稱陳嘉緯於公務機關擔任約聘僱人員的身分不符合國賠申請,更稱其超時工作是「自願加班」。

是什麼樣的工作量讓陳嘉緯積勞成疾?當年「血汗小編」的離世令社會一片譁然,如今事件已被淡忘,家屬想要替陳嘉緯爭取公道的心願,還有機會達成嗎?

新北市金山區公所小編陳嘉緯於2020年8月4日猝逝家中,得年29歲。(圖/公視新聞網)
新北市金山區公所小編陳嘉緯於2020年8月4日猝逝家中,得年29歲。(圖/公視新聞網)

約聘小編工作包山包海  勞動部、監察院皆認定過勞事實

陳嘉緯從民國106年11月起依職務代理人名義進用,成為金山區公所職員,一個人身兼媒體組長、臉書小編、媒體聯絡人等多項職務,還需要跟著區長行程紀錄拍照、寫新聞稿、在臉書上發文,工作內容可謂包山包海。

除此之外,金山區公所「便宜行事」以代理職務聘用陳嘉緯,讓他在任職近3年期間就歷經了4次調動及5次職務轉換,不僅職位與工作內容名實不符,業務上必須執行公關和新聞發佈等應屬秘書室及主管職掌的工作,明顯是「權小責大」。

監察院於2021年8月份提出調查報告,指陳嘉緯猝死前1個月,加班時數超過100小時,發病前6個月每月平均加班時數超過80小時,甚至任職期間也是公所加班時數最高的員工。

監察委員葉大華表示,「公所只有口頭上關懷,並沒有善盡職業安全保護法的精神,去管控職員超時工作、加班和過勞的問題。」

圖說:監察院調查報告中列出陳嘉緯生前的出勤紀錄,其中隨區長跑公務行程的時數有數筆為非上班時段。(圖/擷取自監察院報告)
圖說:監察院調查報告中列出陳嘉緯生前的出勤紀錄,其中隨區長跑公務行程的時數有數筆為非上班時段。(圖/擷取自監察院報告)

監察院認定金山區公所未善盡雇主職安防護義務,通過糾正新北市金山區公所,並要求新北市政府議處相關人員。

監察院報告指出,陳嘉緯長期工時過長、工作過重,新北市政府專案審查小組認定他因公死亡,再經勞動部勞工保險局及專業醫師審認,符合「職業上的工作負荷」造成心臟疾病促發或明顯惡化,是具有相當因果關係的職業病。



遞交國賠申請苦等3個月  公文回應「自願加班」拒賠

陳嘉緯的過勞事實經監察院及勞工局相關單位認定後,家屬決定向金山區公所提出國賠申請,替陳嘉緯因公死亡爭取應有的賠償。

2022年1月12日,陳嘉緯的父親陳國煌偕委任律師至金山區公所提交國賠請求書,求償金額約836萬。

「嘉緯他也是金山長大的孩子,想說回來照顧鄉里,誰知道他的願望已經無法達成了。」陳國煌告訴媒體,陳嘉緯一直對於地方服務很有熱忱,但回憶兒子過去在公所任職的情況十分勞累,下班回家常「坐著就睡著」,語氣流露心疼與無奈。

收到國賠請求書後,依照程序,金山區公所須在家屬提出聲請30天內安排雙方協議,如果未依協議程序進行,家屬可向地方法院提出國家賠償訴訟。

「你讓我們等了3個月,只換到3張紙。」委任律師黃國書直言,遞交國賠請求書後,金山區公所態度消極,不僅沒有邀請家屬召開協調會,拒絕國賠的回應書不僅逾時提出,內文更只有短短3張紙的篇幅,這令家屬相當不滿。

金山區公所拒絕國賠的回應書不僅逾時提出,內文更只有短短3張紙的篇幅。 (攝影/李金龍)
金山區公所拒絕國賠的回應書不僅逾時提出,內文更只有短短3張紙的篇幅。 (攝影/李金龍)

回應書指出,陳嘉緯生前曾提出每個月70個小時的專案加班申請,其加班申請符合市府教職員工出差加班應行注意事項;而其死亡前2個月加班時數分別為124小時、84小時,公所基於體恤死者,事後也有追認超過專案加班所申請的時數。

新北市法制局更指出,事後調閱陳嘉緯電腦資料發現,陳嘉緯是自願加班處理事情,非金山區公所主管強迫要求加班,所以不成立國賠責任。

對此黃國書認為,即便陳嘉緯的專案加班通過申請,公所還是有防止僱員超時工作的義務,「為什麼公所沒有阻止嘉緯超時加班?他的工作量是公所給他的,如果不是工作量太多,為什麼嘉緯需要加班?」 

此外,公所在第一次的回應書中提到,在陳嘉緯的公務電腦內存有北學聯相關之會務資料,因此認定其於上班及加班時間,皆有處理私人事務之情事。

委任律師關治維回應說,「這樣子的一個公文,內容讓家屬其實是蠻心痛的,甚至有一些不當的指摘,說嘉緯上班不認真等等的內容。」公所提出陳嘉緯於上班時間處理私人事務,在經過家屬及北學聯嚴正澄清後,該事項已於第二次回應書中撤除。

*註:陳嘉緯曾任台灣北部大專院校學生自治聯合協會(北學聯)第2屆副理事長。



金山血汗小編非個案?  公務機關過勞可能存在黑數

監察院調查報告中指出,公務人員與國家之間具公法上職務關係「負有忠誠義務」,向來法令並無明文對公務人員的加班時數設有上限。

因陳嘉緯是具廣義公務人員身分之約聘僱人員,向來適用或準用相關公務人員法令,因此「有請領加班費時數之上限,而無加班時數上限之現象存在」。

公務機關約聘人員缺乏保障,超時加班、權小責大,陳嘉緯恐怕不是個案。P#新聞實驗室於2022年5月接獲薛小姐(化名)投訴,稱其友人也在公務機關擔任職代,於今年初不幸猝死。薛小姐曾聽朋友提起,業務負荷遠遠超出合理範圍,懷疑友人也跟金山小編一樣過勞。

「他一個職代,要背負一個月核銷450萬到600萬的這種業績壓力。」薛小姐的友人生前在某政府單位擔任約聘人員,除了要負責市政府的政策推廣、網路粉專的經營,許多大大小小的活動都要負責承辦,「幾乎市政府每個活動不分平日假日,你都會看到他在現場。」

薛小姐控訴,生前友人的單位流動率很高,「事情太多人都待不久」,身為約聘人員卻要承擔超出正職人員的業務量。

拿出手機,薛小姐展示許多與友人的對話截圖,文字中友人不時表達工作壓力大、業務繁重,她直言「這些業務和責任不應該是一個約聘人員來承擔吧?」

薛小姐友人經常在對話中透露工作業務繁重,職務內容和責任遠超出約聘人員的合理負擔範圍。(攝影/李金龍)
薛小姐友人經常在對話中透露工作業務繁重,職務內容和責任遠超出約聘人員的合理負擔範圍。(攝影/李金龍)

薛小姐曾透過管道委託政府單位職員協助調閱友人生前工作時數,卻看不出有超時的跡象,「上班時數都很正常」,但友人過去確實常有工作超時、超量的現象。

薛小姐無奈表示,「國家的公務機關都可以這樣壓榨公務員、不顧勞基法,要怎麼要求私人企業去配合法規?」直言在台灣的職場過勞成為常態,實在有跡可循。



一個家庭與政府機關的對抗  家屬:提國賠是為了討公道

回到金山小編的案件,陳嘉緯離世近兩年,陳爸爸對於兒子驟然離世仍難以接受,爭取國賠的過程中更不斷有人勸退,但他未曾想過要放棄。

「嘉緯被人家被抹黑,什麼加班是自願,我就是替嘉緯主持一個公道這樣。」陳爸爸說,陳嘉緯回鄉工作是想服務鄉里,勞心勞力卻被說是「自願加班」,實在令人難以接受。

陳爸爸告訴記者,陳嘉緯決定回到金山,一方面也是想陪伴父母,如今一家團聚的心願已無法實現,「嘉緯今天如果沒有往生的話,今天我們一家人一定很快樂,我希望嘉緯不要死,這錢我也不要。」

日前國賠申請遭新北市政府決議拒絕賠償,陳嘉緯的家屬不服,決定興訟。昨(25日)是陳嘉緯的冥誕,這天陳爸爸冒著傾盆大雨,專程從金山趕到基隆地院遞狀,提起國賠訴訟。

問起爭取國賠對陳嘉緯與家人的意義,陳爸爸肯定的說,就是要為兒爭取公道,「嘉緯在社會上沒有做到的地方,我會替他再執行任務。」一個家庭與政府機關的對抗看來艱辛,但陳爸爸意志堅定, 為了兒子的遺志不願輕言放棄。

5月25日是陳嘉緯冥誕,他的父親陳國煌與委任律師至基隆地院按鈴申告,提起國賠訴訟。(攝影/李金龍)
5月25日是陳嘉緯冥誕,他的父親陳國煌與委任律師至基隆地院按鈴申告,提起國賠訴訟。(攝影/李金龍)

回到事出有影

分享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