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13
4

文|黃怡菁 影|李金龍

神仙谷拍片遇死劫 攝影收音賣命工作能喊卡?

3月11日影集《初擁》劇組在苗栗縣南庄鄉神仙谷出外景,攝影師黃柏雄、收音助理王暐翔不幸墜谷身亡。事發後,主角炎亞綸立即發聲,呼籲製作方出面解決問題,劇組人員N先生(化名)接受公視新聞實驗室專訪,憶起這場悲劇,除了遺憾,也還有至今仍不解的疑問。


劇組人員憶神仙谷現場 僅著溯溪鞋上工


《初擁》由Netflix出資、多曼尼公司製作,今年2月開鏡,直至3月初密集進入拍攝期。N先生說,3月7日清晨,劇組從林口開拍,一路再拉到宜蘭、南投,3月11日一早,從上午7時在苗栗神仙谷展開拍攝。


到了約莫下午3時半拍攝告一段落,劇組準備收工前,「收音師他不知道是絆倒東西還是滑倒,攝影師想要去拉他,但是沒有拉住,也跟著被帶下去了。」


工作夥伴雙雙遇劫,N先生心情難以平復。

照片提供/劇組人員N先生(化名)
照片提供/劇組人員N先生(化名)

驗傷報告指出,亡者的傷勢包含頭顱破碎、骨折,據N先生的說法,當天劇組工作人員拿到的公用裝備僅一人一雙溯溪鞋,拍片現場的安全維護,也僅在岩壁釘上一條繩索協助他們在岩壁間爬上爬下。N先生說,墜谷意外發生前,他就已目睹其他成員滑倒,手機滾落,但遺憾的是,拍攝作業直到出事才中斷「喊卡」。


「對我來說當然是不夠啊!因為它只能保護我們下到溪谷過程中的部分安全,可是我們工作是下到石磐之後才開始,所以真正工作期間,並沒有其他保護。」


N先生事後不斷回想、反思,如果劇組成員當時都有戴上安全帽、懸崖邊有戒護設備,能不能阻止憾事發生?


中區職安中心主任李文進指出,依《職業安全衛生設施規則》第281條規定,勞工在高度2公尺以上的高處作業、有墜落之虞者,就應該配有安全帽、安全帶。


《職業安全衛生設施規則》第234條規定則提及,若水上作業地點有落水風險,雇主也應使勞工穿著救生衣,並設置監視人員及備有救生圈、救生繩索等急救器材,但職安中心勞檢發現,劇組並未有上述配備,已違反《職安法》第6條第1項規定,加上此案涉及《刑法》過失致死罪,已交由檢調進一步偵辦。

神仙谷出事地高低差約達25公尺,攝影收音墜谷後頭部撕裂、骨折。
神仙谷出事地高低差約達25公尺,攝影收音墜谷後頭部撕裂、骨折。

《賽德克巴萊》《斯卡羅》同地取景 從場勘就做足安全準備

神仙谷景緻壯闊,且鄰近路邊,步行即可到達,國片《賽德克巴萊》、影集《斯卡羅》皆曾赴取景,參與劇組一致表示,如果拍攝前置作業有做足準備,或許有機會降低意外風險。


全台最大片廠阿榮影業董事長林添貴指出,當年魏德聖導演拍攝《賽德克巴萊》,即聘請專門救護人員事前勘景;《斯卡羅》製片總監許光志也表示,入山(包含部落傳統領域)及山域拍攝,都會安排部落耆老、山青、社區協會導覽員、文史老師至少一名「熟人」陪同,協助劇組掌握現場;當時在神仙谷拍攝期間,更安排8位專業教練協助、待命。

照片提供/《斯卡羅》劇組
照片提供/《斯卡羅》劇組

《斯卡羅》劇組表示,不論事前勘景或拍攝現場,都需擬定計畫才會付之執行,除了最基本的通告與休息期程、保險、住宿及車輛安排,也包括動作設計、爆破場景,都會在事前作演練與確認。


《斯卡羅》有不少涉水片段,全體演職員配備專屬膠質雨鞋,臨演上戲時,則依需求配置五指膠鞋、腳底安全膠帶或裁貼衛生棉,防止腳底刮傷;另備有安全繩索、安全帽、救生衣供有需求之演職員使用。

照片來源/《斯卡羅》幕後花絮
照片來源/《斯卡羅》幕後花絮

炎亞綸開停工第一槍 但誰敢行使「退避權」?


《初擁》劇組遭工作人員質疑安全配備不及格,率先開出第一槍要求停工的男主角炎亞綸,在媒體聯訪亦提及,女主角姚愛寗是「到了現場才知道要吊鋼絲。」

N先生也對那一場吊鋼絲拍攝過程,餘悸猶存。他說,吊鋼絲高台設置在石磐上,但只用貨車在用的固定帶固定,「那我們只固定前後,左右沒有固定,導致高台翹起來,我們一度擔心它快要翻掉。」 


不過,姚愛寗當下仍硬著頭皮上戲,「這就是壓力,這就是很多無奈的開始。」炎亞綸認為,不論幕後、幕前人員面對不合理要求時,都該適時地意識到:「等一下!有哪些地方我們可不可以準備好了?我們再繼續?」


2013年職安法增訂勞工可行使「退避權」,也就是說,當劇組人員發現違反法規或有立即危險,有權終止拍攝。《初擁》男主角炎亞綸挺身而出,掀起「退避權」的討論聲浪,但如果下一回,沒有藝人帶頭,幕後人員敢開這一槍嗎?


阿榮影業董事長林添貴認為,當劇組出班碰上危險環境「你沒辦法control的時候,你就要自己想、你就要拒絕說No,『這個鏡頭太危險,我可能不要這樣拍』。」


早年從基層攝影組爬起,也曾遇過驚險拍片場面的林添貴,現在會教導工作人員,該說不的時候,就要說不。他更強調,別為了「成就這顆鏡頭,人命都沒有了。」

曾為《賽德克‧巴萊》出錢出力、也是全台最大片廠,阿榮影業老闆林添貴回憶,30多年前花蓮太魯閣拍片也遇過克難、驚險場面。
曾為《賽德克‧巴萊》出錢出力、也是全台最大片廠,阿榮影業老闆林添貴回憶,30多年前花蓮太魯閣拍片也遇過克難、驚險場面。

只是,N先生仍悲觀認為,若拍戲發現有疑慮、成為導演以外第一個喊卡的人,「後果就是被罵而已,而且可能就會被換掉、喪失這份工作。」N先生更無奈點出影劇圈普遍採用「承攬合約」的生態,要工作就必須靠人脈介紹接案,當下成「英雄」,未來可能成為人人退避的「黑名單」。


《沉默》燈助遇職業傷害 成本緊縮人力不足釀禍


2015年,國際名導馬丁·史柯西斯為電影《沉默》來台取景,在中影文化城搭景發生倒塌,造成1死2傷的意外,喧騰一時。鮮為人知的是,開鏡後燈光助理賴振盛也在拍戲過程出現職業傷害,長達半年無法拍戲、生計受到打擊。

賴振盛入行參與的第一部國片就是《賽德克‧巴萊》,數年後離開阿榮片廠,改以接案拍片為主。


賴振盛和《沉默》在台協拍團隊簽約,外籍燈光師對遠從海外運來的燈具器材管理自有一套規矩,「每用完一顆燈,他就要你上卡車放著,需要的時候再扛過來拍片現場。」


不斷來來回回扛重,賴振盛十字旋轉肌裂開、手無法舉起,得花半年看醫生、休養。


他認為,當時會發生職傷最大問題出在成本、人力不足。「8個助理要扛一台10噸半卡車的器材,而且還分成前置和現場各半,等於說,現場拍攝只有4個助理在扛燈。」

賴振盛指出,拍戲日工時18、19鐘頭都正常,若再加上收工、回到家睡覺休息,可超過20小時。
賴振盛指出,拍戲日工時18、19鐘頭都正常,若再加上收工、回到家睡覺休息,可超過20小時。

復健期間他每周都須自費打一支要價2500元玻尿酸,但劇組不願為保險簽字,最後透過電影戲劇業職業工會向地方勞工局申請勞資調解,訴請共40萬元的薪資和醫藥賠償。


眼見賴振盛受傷,其他3名燈助也趁著過年放假決定「不幹了」,團隊一口氣失去4名人力,《沉默》劇組為了不讓電影拍攝中斷才補足人力,「我記得那部片殺青時,助理總共補到20幾人。」


勞資角色模糊 美學與預算難取捨?


電影創作集劇本、攝影、燈光、美術、音樂、剪輯等多門藝術之大成,每天開拍都是好幾十萬在燒錢,導演「抵押房產」借貸拍戲時有所聞。

台北市電影戲劇業職業工會經理廖蕾嘉表示,導演時常是既投資又創作的角色,對基層劇組人員來說,導演、製片人是資方,但對於上游的發行商,要說他們是影視勞動者也沒錯,正是這圈子勞資角色模糊的特性,以及拍攝製作「層層發包」,導致爭議發生時,釐清責任歸屬顯得棘手。


不過,廖蕾嘉認為,影劇產業應推動預算透明化,有助減少「層層發包、層層剝削」,例如建立業界普遍都能認可的「薪資結構表」,讓資方明確知道拍攝危險場面,需要多少人事預算?需要編列多少安全預算?再加上前期籌備、後期製作、宣傳發行成本,總共要花多少錢才能完成這部電影?「這就會反應到前期腳本寫的時候,是不是要寫到這麼大的畫面?這些都是可以去連動的。」


勞動部展開勞檢 基層盼影委會補助急救設備


《初擁》墜谷事件引發演藝人員在社群媒體「幫高調」,藝人百白在IG發起hashtag呼籲同行響應7個堅持:「工作安全第一」、「要求安全措施」、「要求工作保險」、「拒絕疲勞駕駛」、「拒絕超時工作」;孟耿如也在IG限動抒發感觸,指出「被要求做危險動作,沒有足夠安全措施,抱怨被說耍大牌」,並直言這「不會是最後一次」發生影視職災。


3月17日,勞動部職安署接受立院質詢時回應,今年將根據過往累積的影視勞動研究分析,執行專案宣導及勞檢,會從固定片場、攝影棚開始進行。3月21日,文化部發布兩項指引:《文化藝術事業應遵守勞動法規指引》及《文化藝術工作者承攬暨委任之契約指導原則》供劇組人員依循。


3月29日台北市勞檢處亦發公文告知工會,劇組拍片前必須建立通報機制,當前往特殊場域工作時必須事前通報;另外,全台各地皆有協拍單位,能掌握劇組拍攝時程、地點、內容,資訊將與勞動部、文化部整合,以利戶外拍攝勞檢。


不過,賴振盛認為協拍單位、影委會能做的更多。


賴振盛原本就有EMT緊急救護技術員證照,職傷復原後,他更重視影視職安。有次他接到製片電話,臨時答應幫忙該劇組出班EMT,「我把東西拿出去,製片才嚇到說,小賴哥你比我們請的EMT還專業,你的器材比他們還多。」於是,他除了接影視燈光助理的工作,也開始兼差擔任劇組EMT。


打開後車廂的器材區,小急救包備有擦撞傷包紮專用醫材,大急救包有喉管、鼻管、血氧機、血糖機等進階用品,還有AED、氧氣瓶,萬一在深山、海邊拍戲發生意外,一車裝備都能在救護車趕達前,先發揮用途。

但要比照賴振盛一樣,備妥齊全的急救用品至少得花十萬元左右,《初擁》墜谷事件發生後,賴振盛建議,各縣市文化局或影委會事前收到劇組拍攝計畫時,就能先檢查,是否有相關的救護計畫及設備?如果沒有,就由公家機關補助添購,或是由影委會採購,再開放劇組免費租借、調度給各劇組出班。


《初擁》劇組人員N先生則盼望,國內影視產業仿效歐美劇組配置「安全顧問」或「安全總監」,包含機器架設、演員站位、工作人員站位都要做評估,「只要他覺得有安全疑慮,就會禁止你做這個事情。」


「這個是從我們這次過世的收音師(助理)聽來的。」N先生遺憾地說。


回到事出有影

分享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