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09
3

圖|許家嘉 文|黃怡菁 影|許家嘉

福食≠核食?日本大內宣?一次看懂福島食品解禁爭議

日本311核災邁入11周年前夕,台灣正式解禁日本福島5縣市食品。我方為日本食品外銷第4大出口國,台灣宣布解禁當下,日本農林水產省向國民宣示,2030年對台出口額目標增加到5兆日圓。


日籍旅台媒體人早田健文指出,核災發生前,福島輸台食品一年僅約21噸,差不多是一台大卡車的量。他解讀,日方施壓台灣開放進口,目的可能是為了「大內宣」。

2021年日本農林水產、食品,輸台額度達1千245億元日幣,福島5縣食品開放解禁後,日本政府對國民宣示2030年對台出口額目標增至5兆日圓。
2021年日本農林水產、食品,輸台額度1千245億元日幣,福島5縣食品開放解禁後,日本政府對國民宣示2030年對台出口額目標增至5兆日圓。(圖/公視我們的島)

日本核災區周邊食品輸台 壓力不間斷


2011年3月11日,日本東北外海發生規模8.9強震,福島第一核電廠爆炸、輻射外洩,出現日本史上最嚴重的核安事故,世界多國隨即禁止日本核災區食品輸入,台灣也在3月25日禁止福島、茨城、櫪木、群馬、千葉,5個縣的食品進口。


十年多來,世界多國陸續鬆綁限制,僅剩中國與台灣持續禁止5縣所有食品輸入;南韓政府則是禁止福島8縣(青森、岩手、宮城、福島、茨城、櫪木、群馬、千葉)所有水產品進口。2015年,日本政府向WTO提告反對南韓管制作為,2019年WTO二審判日本敗訴,南韓至今仍維持該項限令。


早田健文表示,日本國民對中韓兩國在多重面向的對立情結較深,但台灣「不一樣」,日台關係非常密切、友好,311核事故十多年過去了,台灣仍對福島5縣食品遲不開放,意味「親日的台灣」仍在意輻射污染,使得日本政府和日本國民感覺「說不過去」。

早田健文出生於日本福岡,1984年旅台留學、畢業後即在中廣公司擔任記者、編譯等工作,居住台灣逾30年。
早田健文出生於日本福岡,1984年旅台留學、畢業後即在中廣公司擔任記者、編譯等工作,居住台灣逾30年。

2018年,前台北市長郝龍斌領銜提出「你是否同意政府維持禁止開放日本福島311核災相關地區,包括福島與周遭4縣市(茨城、櫪木、群馬、千葉)等地區農產品及食品進口?」全國性公民投票案,獲779萬張同意票(佔票權人數39.44%)通過,政府必須順應民意,2年內不得開放進口。


2020年福島中央電視台製播3.11九週年特集,特地來台訪問攤商與時任《壹電視新聞台》總編輯陳雅琳,並在節目中點出台灣民眾、媒體仍稱呼福島5縣禁止輸台的食品為「核食」,是導致民意反對福島食品進口的主因。

福島中央電視台製播3.11九週年特集,質疑台灣社會普遍稱福島5縣食品為「核食」導致人心惶惶。(翻攝/台灣鯛民臉書粉專)
福島中央電視台製播3.11九週年特集,質疑台灣社會普遍稱福島5縣食品為「核食」導致人心惶惶。(翻攝/台灣鯛民臉書粉專)

隨著公投2年效期屆滿,2021年底經濟部長王美花在立院受訪坦言,日方持續對台施壓,並強調「我們不要再叫人家『核食』了」。


全面禁止福島5縣食品 改「特定品項禁止」


2020年底,行政院以一紙行政命令,繞過立院實質審查,於隔年元月開放萊豬進口。2022年初,執政黨再度以類似手法解除福島5縣食品禁令:衛福部食藥署於2月21日公告「停止輸入查驗之日本食品品項別及其生產製造地區」,發布「輸入日本特定食品應檢附輻射檢測證明向查驗機關申請查驗」行政命令,再送往立法院備查。


解禁措施原為福島5縣食品「全品項禁止輸入」改成「特定品項禁止」,除日本當地仍限制流通的產品,以及福島5縣的野生鳥獸肉、菇類、漉油菜,其餘皆在2月21日後開放進口。

2月8日行政院召開記者會強調,台灣檢驗標準比CODEX、歐盟、美國嚴格,舉例銫-134加上銫-137,一般食品容許值為100貝克/公斤,乳製品、嬰兒食品50貝克/公斤,飲料包裝水10/公斤貝克,皆比照日本制定。行政院食安辦公室主任許輔聲稱,「低於這個標準就不是『核食』,要高於這個標準才是『核食』。」

行政院稱台灣若要加入CPTPP,不能無視國際標準、科學證據,當大部分國家朝向放寬管制福食,我國亦無可迴避「日本提出的合理訴求」。(圖/行政院)

低於檢驗標準 福食≠核食?


實際上,符合標準或「無檢出」仍可能含有「微量輻射」,台大毒物專家姜至剛教授團隊,曾在2018年前往福島5縣採回301項樣本,儘管全符合食藥署公告標準,但仍有40件「微量檢出」,例如香菇樣本測出的銫-137活度,從1.9貝克到7.9貝克都有。該報告顯示,檢出率第一名是乾香菇,其次依序為茶葉、牛奶、米、果乾。

陽交大生物醫學影像暨放射科學系教授吳杰解釋,食品核種檢驗分為兩階段,第一階段需要1千秒,檢測碘-131、銫-134、銫-137,若低於5貝克等同「無檢出」;第二階段如果是1貝克/公斤以下,也會等同「無檢出」。


然而,「無檢出」不代表輻射值就是0貝克,吳杰表示,1貝克/公斤以上到100貝克/公斤可稱為「微量檢出」。

查詢福島縣農林水產品放射性物質檢驗結果,顯示「荷包豆」符合容許值標準,但銫-137仍有10.6貝克/公斤之微量輻射。

觀察衛福部食藥署開放前兩周的日本食品輻射檢測825件名單,以單一食品類別來看,「水產品」被檢測的件數最多,有194件;「茶」被檢測的數量位居第2,有94件,雖然皆符合標準,食藥署卻未公開實際驗出的核種活度。

行政院指出,我國每年食品輻射檢驗近7萬件,其中陽交大輻射度量分析中心提供3,800件/年。

媽媽監督核電廠聯盟特約撰述宋瑞文說,「不管它叫不叫它核食,這件事情的要義是100貝克/公斤以下,在日本最大通路(AEON),跟某些地方政府,也都沒有接受的事情。」


宋瑞文舉例,日本長野縣松本市檢測輻射儀器精密度,下限值可達0.1貝克/公斤以下,「該地區連「微量輻射」都不要,因此吃下肚的食品輻射活度,相當接近0貝克。 」


銫-137半衰期30年 日人質疑輻射管制不應放寬


碘-131半衰期約8天、銫-134兩年,但鍶-90有29年、銫-137更長達30年。311至今逾十年,如今日本人對福島周遭地區生產的食品態度為何?


早田健文觀察,同情福島地震、核災遭遇的群眾,心態上會盡量消費福島產品,以銀彈雪中送炭;但也有一群人懷疑輻射汙染尚未解除「就很怕、就不吃」,「不過,講出真心話對福島居民傷害很大,會變成「全民公敵」,所以許多日本人就算不接受,也不會說出來。」

2017年日本生活俱樂部位在埼玉縣青果市場的包裝產線,以6貝克作為檢驗基準、25貝克為出貨基準。(圖/公視我們的島)

日本民眾對福島食品真實心態難以啟齒,倒是反核專家、團體,對日本政府輻射管制作為,有相當大的質疑。「我有一次跟福島那邊輻射醫療專家聯絡,他的看法是,目前政府檢測量能越來越少,」 早田健文指出,該專家之前買米,上頭都還會標示輻射汙染檢測數值,但最近已經看不到。


早田健文也舉例,他曾經協力台灣廠商申請日本食品輻射檢驗證明,不料,該輸出產地的儀器只有一台,而且故障無法檢驗,他只好再尋求隔壁縣市協助檢測。


日本東京電力福島第1核電廠產生的污染土,也被視為食安疑慮的一環。2018年底,日本政府提出對污染土除污,並長期保管後再利用方針。宋瑞文指出,當地反核團體質疑,當天災地震發生,官方要如何保證土方不會因為土石流等狀況溢流出去?如何保證污染土不會成為農作土壤?

媽媽監督核電廠聯盟特約撰述宋瑞文根據「東日本土壤輻射污染檢測地圖」指出,福島縣南相馬市至今仍為輻射高汙染區。

日欲排放含氚核廢水入海 台灣開放福島水產妥適嗎?


但日本預計在2023年春季,將福島核電廠含氚核廢水稀釋後排入大海,持續引發在地居民、反核團體極力反彈。台灣經過這波禁令調整後,選擇開放水產品,因此也受到日本駐台媒體人的關注,在2月8日行政院記者會上提問農委會主委陳吉仲,若屆時日本將含氚廢水排進太平洋,是否影響水產進口政策?

日本內閣決議2023年4月將稀釋後的福島含氚核廢水排放入海,引發日本居民抗議。

陳吉仲回應,這和日本食品管制措施的調整「是兩件事情」,如果水產受到輻射污染、在日本國內不能流通,「那當然就不會到我們台灣這邊來。」


2021年10月,日本Yahoo!奇摩民調顯示,核廢水海放後,避免或少吃福島漁水產的民眾佔32.6%,海放前、後都不吃的有27.9%,換言之,含氚核廢水排放海洋後,加總約6成民眾對福島周邊海鮮的態度是能避則避。


吳杰認為,含氚核廢水排放對台灣來講「沒有任何好處」,當含氚核廢水進入到魚類生物,會跟魚體組織鍵結變成有機氚,吳杰建議政府應研究探討,這樣的比例有多少?人吃進去的劑量有多少?國人才能知道風險有多高?


福島5縣食品邊境逐批檢驗輻射 量能充足?


把關防線退守到台灣邊境,行政院承諾解禁後,福島5縣所有食品將在邊境逐批查驗;福島鄰近的宮城、岩手、山梨、靜岡的菇類,宮城、岩手的水產品,靜岡的茶類,宮城、埼玉、東京的乳製品、嬰幼兒食品要有輻射、產地雙證件,其餘的依風險調整查驗頻率。


中央掛保證檢驗量能一定夠,但地方政府僅新北、台中、高雄有輻射檢驗設備。陽交大食品檢驗分析實驗室推估,解禁後,約有1成食品檢驗,會進入第二階段程序、確認有沒有微量輻射,完成1件就需要半天時間。吳杰直言,以地方政府的檢測量能,一定是不夠的。

早田健文建議,台灣民間可藉此機會成立第三方、具公信力、不受政府影響的輻射食品檢驗室。不過,他仍不贊同日本政治施壓台灣開放福島5縣食品,他質疑,解禁政策來的又急又快、缺乏公民討論程序,台灣消費者失去機會了解當地最新實際狀況,「兩邊都不了解狀況之下,真的是友好關係嗎?」

回到事出有影

分享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