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23
2

文|陳芳儀 影|許家嘉

說笑10年 脫口秀演員酸酸:想告訴觀眾世界有多荒謬

「我是酸酸,我是一個站立喜劇演員,也是一名公開出櫃的女同志。」這是酸酸時常用來自我介紹的開場白,從事站立喜劇10年的她,曾經在《博恩夜夜秀》的「酸酸知道」單元竄紅,也被認為是喜劇圈第一位公開出櫃的女同志。

酸酸過去在喜劇節目《博恩夜夜秀》中主持「酸酸知道」單元。(翻攝/薩泰爾娛樂YouTube頻道 )
酸酸過去在喜劇節目《博恩夜夜秀》中主持「酸酸知道」單元。(翻攝/薩泰爾娛樂YouTube頻道 )

從觀眾只有2個人的Open Mic,到現場多達180人的70分鐘專場,酸酸從2010年底加入卡米地喜劇俱樂部後,已累計演出過上百場單口喜劇表演。

台上的酸酸,信手拈來的段子總能讓觀眾哄堂大笑,看似對表演掌握度游刃有餘。但酸酸卻說,自己從小就是特別害羞的人,縱使內心很渴望上台表演,往往卻表現不如己意。

她分享小學時曾經自編自導一齣短劇,號召同學們飾演一群森林裡的小動物,自己則扮演獵人,「過程中獵人一直被自己的陷阱絆倒,然後被森林裡的小動物整倒,我把這定義為自己人生中第一個創作的滑稽短劇。」

一齣小短劇讓酸酸發現,自己其實喜歡表演,也還算擅長表演。長大後,她誤打誤撞地進入喜劇圈,此後就不曾離開過舞台。

酸酸從2010年底加入卡米地喜劇俱樂部後,已累計演出過數百場單口喜劇表演。(攝影/許家嘉)
酸酸從2010年底加入卡米地喜劇俱樂部後,已累計演出過數百場單口喜劇表演。(攝影/許家嘉)

艾倫是偶像 生命經驗成為養分

在喜劇圈累積了10年的表演經歷,酸酸的目標始終不是當個喜劇演員,而是成為一名主持人。「以前很羨慕那種奧斯卡主持人,其實很多都是站立喜劇演員出身的,然後他們可以主持主流的娛樂節目。」

酸酸坦言,喜劇在台灣仍屬於小眾文化,演員離站上三金舞台還有段距離,「坦白講我們這些人的技術都不夠成熟。」

她也分享,自己的role model是美國《艾倫秀》的Ellen DeGeneres,不只因為Ellen是一位優秀的主持人,更是一名有影響力的女同志。

「她的笑話是有趣的,有一點點冒犯但不會到非常嚴重。小時候也受到她公開出櫃的啟發,覺得有人這樣子站出來很感動,所以非常崇拜她。」

酸酸曾在2017年的一場演出中公開出櫃,這次出櫃成了她最廣為人知的段子之一,而「喜劇圈女同志」也成為貼在酸酸身上的一枚標籤。

酸酸說,同志身分並不侷限她的演出,她從沒想過要替任何族群代言,更不希望被定義成特定風格的演員。

「我其實最想做的事情是告訴大家,這個世界就是這麼荒謬,而你有沒有認真去看,這個世界有多麼荒謬?」

酸酸說,讓台上的觀眾發自內心笑出來,絕對是喜劇演出最重要的目標之一。(攝影/許家嘉)
酸酸說,讓台上的觀眾發自內心笑出來,絕對是喜劇演出最重要的目標之一。(攝影/許家嘉)

幽默感可能與生俱來 但好的演出要靠努力

「其實以前有人講過我講話很賤啦,但我不知道那個是好笑的賤,還是很可惡的那種。」酸酸說,自己從小便很常語出驚人,但是要成為現在大家在台上看到的模樣,需要下的功夫其實不少。

剛進入喜劇圈時,台灣站立喜劇(Stand-up comedy)的範本太少,酸酸在網路上找國外脫口秀節目來觀摩、翻譯關於脫口秀的書籍來學習相關技巧,她也積極參加Open Mic演出來累積經驗,後續慢慢修正才摸索出自己的表演模式

回憶自己的第一場Open Mic演出,她形容自己在台上整個人是「飄」的,腳步都踩不穩,眼神也不知道該放哪,下台後第一件事情是直接衝到廁所躲起來。

「那時候我心裡想的是,天啊!我終於完成人生中第一場Open Mic了!」

當然,酸酸也不是沒經歷過場子很乾、被觀眾評論不好笑的時候,甚至剛開始經營YouTube頻道時,網路上酸民在影片底下的留言,也曾經令她感到無法招架。

「有時候打開通知,就跳一個罵死同性戀、難笑,我就很難過,也為這種事情失眠過。但現在除了人身攻擊的留言以外,其他說我不好笑的我都覺得沒關係。反正就自有公評,喜歡跟不喜歡都可以表達。」

回顧10年來表演站立喜劇的心路歷程,酸酸認為喜劇就是在不斷失敗中長出來的。(攝影/許家嘉)
回顧10年來表演站立喜劇的心路歷程,酸酸認為喜劇就是在不斷失敗中長出來的。(攝影/許家嘉)

笑話就像麻辣鍋 大辣小辣各有所好

近幾年脫口秀在台灣逐漸廣為人知,很大一部分是因為「爭議性」。一些演員在台上的言論開始被拿出來檢視,脫口秀演員是否該為演出時的言論負責,幽默跟冒犯之間的界線又該怎麼拿捏?曾經掀起一陣討論。

「笑話的風格有點像在吃麻辣鍋一樣,假設今天這個是微辣,有一些衛道人士就已經覺得不行了,但也許有些人就喜歡吃大辣。」

酸酸說,自己的笑話風格算是「闔家觀賞」,至於地獄級的笑話,自己則是不太敢開,「有些地獄梗很難處理,災難的笑話我不開啦,有本事開的人去開(玩笑),但我自己是過不去。」

「講笑話時,有人笑就一定有人會受傷」,酸酸坦言,幽默的尺度不好拿捏,「無傷大雅的意思就是大雅沒有被傷到,但還是有其他東西會被傷害,不可能面面俱到。」

她認為,喜劇演員在寫段子時,只能盡量把開玩笑的傷害降到最小,「但要盡力處理到好笑,因為會一直想到冒犯,就是因為這個笑話不好笑。」

酸酸表演站立喜劇10年來沒有經紀人或助理,從接洽演出到上台的妝髮都自己來。(攝影/許家嘉)
酸酸表演站立喜劇10年來沒有經紀人或助理,從接洽演出到上台的妝髮都自己來。(攝影/許家嘉)

「幽默」與「冒犯」之間 是必須不停摸索的界線

當脫口秀演員在台上針貶時事、開諷刺性笑話,不免踩在敏感議題的紅線上。演員需不需要自我審查?表演中的言論是否能夠免責?對於笑話風格相對「安全」的酸酸來說,自己雖然不太有機會「炎上」,但也還在摸索那條界線。

「在國外有一些喜劇演員,可能因為他們10年前的言論被挖出來,然後導致他們被取消演出或被網友攻擊,可是10年前的文化跟現在又不一樣,所以我覺得尺度是與時俱進。」

酸酸認為,政治不正確如何定義,是會跟著時空環境變動的,「比較厲害的喜劇演員是在那條線上的,在政治正確與不正確中間有個很關鍵的地方,演員必須去找到。」

她也坦言,自己其實還在摸索那條界線,但偶爾的確要講一些「有風險」的話,「不然你就永遠只是講很正確的話,很正確的話要好笑,很難耶!」

酸酸在2021年舉辦的個人專場《你開心就好》海報。(攝影/許家嘉)
酸酸在2021年舉辦的個人專場《你開心就好》海報。(攝影/許家嘉)

觀眾的掌聲就是獎賞 酸酸:甘願被騙10年青春

「脫口秀演出最重要的絕對是讓觀眾笑。」酸酸分享,演出的成就感肯定來自於觀眾的掌聲和笑聲,「這個就像獎勵機制一樣,拿到之後會開心好幾天。

對酸酸而言,演出不一定要滿堂彩,但在過程中和觀眾互相交流就是最開心的部分,「這個是騙了我十幾年青春的誘因之一」。

酸酸從29歲開始表演單口喜劇,雖然過往求學與工作經驗都較一般人晚,但也累積了一定的人生歷練,因此她也建議新人,不必急於踏入喜劇圈。

「你當然很年輕就可以來表演了,年輕人上台很活潑很大方,但是表演會需要一些人生歷練跟觀察,表演脫口秀最好的年紀其實是30歲以上。」

酸酸參與喜劇演員黃豪平的音樂喜劇《HAHA LAND》守夜Open Mic演出。(攝影/許家嘉)
酸酸參與喜劇演員黃豪平的音樂喜劇《HAHA LAND》守夜Open Mic演出。(攝影/許家嘉)

採訪過程中酸酸不斷重申,不需要把10年想得很久,「我都一直開玩笑說我還有潛力,不要這麼早就把我當成前輩。」她強調,台灣的喜劇圈還在發展中,「才10年就可以當前輩,這個產業真的是有夠嫩的好不好。」

不過她也鼓勵新進演員,剛入行持續累積經驗是最重要的,「喜歡的東西可以勇敢去嘗試,但不要急著收割成果,不然很容易會感到挫折。」

即將在喜劇圈展開下一個10年的酸酸,始終沒有放棄成為主持人的目標,即便有點遺憾自己入行的比較晚,將來還是會繼續站在喜劇舞台上,「如果真的當不成主持人,那成為喜劇圈的『養分』也不要緊。」

回到事出有影

分享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