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24
8

圖|梁駿樂 文|梁駿樂 影|梁駿樂、李金龍

遭遇三度強拆!南鐵最後一名迫遷戶黃春香後來怎麼了?

黃春香8月5日再次收到鐵道局公文,告訴她13日前必須自行加固房子,否則在期限後不定時強拆、斷水斷電、接管黃家。由於樓梯的去留黃春香還沒跟鐵道局達成共識,她在11日北上行政院陳情,並獲得行政院代表、交通環境資源處長陳盈蓉承諾,會要求交通部做出完整的具體回應,在還沒處理完爭議之前,不會斷水斷電與強拆,陳處長又表示自己會協助追蹤進度。

行政院交通環境資源處長陳盈蓉與黃春香對話。(攝/梁駿樂)

交通部事後以「恐造成210戶配合半拆之地主提出相同之要求」與「鐵道局對所有拆遷戶之處理原則必須有一致性」為由,拒絕黃春香所提出以設定地上權的方式保留樓梯。

交通部事後的書面回應。(圖/黃春香提供)

8月20日凌晨5點45分,黃春香屋宅先是被斷電,6點過後,交通部鐵道局中部工程處在警力的護衛下,對黃家開展了第三度強制拆除。


強拆一週年:風聲雨聲火車聲,聲聲入耳

「轟隆轟隆,轟隆轟隆⋯⋯」火車一如以往早上六點駛過黃家,「以前這邊做了氣密窗,火車過去都沒有聲音,現在都被他們打掉了,六點多火車就在跑了,一定會吵醒。」黃春香看著這棟已經破爛不堪的房子說道。

(攝/梁駿樂)

「第一次強拆喔,也不跟你講什麼,就單子來了,只跟你說什麼時候要搬走。」鐵道局分別在去年7月21日和10月13日執行強拆,黃家的後半部在第二次的強拆中被怪手剪開。


黃春香在家裡邊走邊回憶著以往的種種,「這邊是我以前的廚房,你看這邊這個水路、電路什麼,現在都拔起來了,」黃春香說她當年花了不少心思設計她的家、買建材,還會自己動手為刷油漆,有時候甚至會弄到「滿頭白髮」。

(攝/梁駿樂)

她說現在每當看到自己的家變成頹垣敗瓦時,心都在淌血,「我很不喜歡看到這一種場景,不喜歡自己的房子變成這樣,沒有辦法啊,政府硬要搶,你拚得過它嗎?」


為何堅持不搬?現在的訴求是什麼?

黃春香之所以認為政府是「硬搶」,是因為她覺得政府沒有開誠布公,更沒有真誠地跟她協商。她說南鐵沿線的居民大多都有預留鐵道地下化原軌施作所「徵用」的土地,她也不例外,而她也沒有反對南鐵地下化,但她不解的是為什麼政府不優先考慮使用公有地,還堅持東移。


不過隨著事件的推進,南鐵徵收案的居民逐一簽下切結書後,黃春香現在只希望能夠保留家裡的樓梯,以及房子的穩固,讓黃家維持可居住的狀態。

(攝/梁駿樂)

會有這樣的要求是因為她的家屬於半拆戶,而徵收所畫的拆除線剛好把房子斜切,變成一個梯形。按照拆除線,房子的其中一根主樑也需要拆除,「從四隻腳變成三隻腳」,黃春香擔心房子會經不起地震,一直在思索如何加固。


她的擔憂其來有自:「就像東區有很多房子都傾斜了,它二樓而已,他們跟鐵道局反映,鐵道局就39萬給他,叫他自己請人拉回來,因為他說如果他們鐵道局請了人,萬一再倒了,他們要負責,他們不負這個責任。」


至於用作通往徵收範圍外、黃春香二樓房間的樓梯,同樣因為被列入拆除線內之建物需被拆除。「他都沒有想到多留一個2尺,我樓梯就可以上去了,只說公共建設畫了就是畫了,現場連看都沒有,都是紙上畫一下。」黃春香更向我們表示,一開始鐵道局的人只是說樓梯「可能會削到一點」,她當時還憧憬可以保留到樓梯。


直至去年7月21日強拆那一天,仍然沒有人回答她到底樓梯是生是死。「那天要強拆了,我都不知道我樓梯到底是切到哪裡。」根據《焦點事件》的報導,在原訂強拆日後20天(8/10),鐵道局與承包單位的工程人員才「首次」進入黃家測量,告訴她樓梯無法保留。

(攝/梁駿樂)

「這一年多來一直說,你趕快搬走,房子交給我們,房子交給我們。」黃春香指著牆壁上被鑽開的一個個洞說著,「協商就是我乖乖的坐在這邊聽你講話,你開的條件我同意就用就好。」她不滿政府眼裡只有他們所需要的土地,徵收線範圍外的事情則不幫人民多想一想。


一張單子改變了人生

「我還有卡拉OK,還有運動器材,這邊大家可以唱歌、聊天、泡茶,我那時候想的退休生活就是這樣,如果有時間就到處玩,」曾經計劃好要六十歲正式退休的黃春香,五十多歲的時候,突然有一天收到了一張單子,從此一切都變了調。


喜歡到處跑的她,現在不敢出遠門,「你看那個張藥房,大埔那個,他去北部陳情抗議,出門了,他們就兩隻怪手就給它(房子)勾下去了,」所以每次黃春香來台北陳情都非常憂心,她擔心回來之後,家,可能已經被拆掉了。

黃春香8月11日凌晨四點搭著客運北上到行政院門前陳情,由於房子被鑽洞後漏水,地面容易濕滑,結果在陳情前一星期扭到腳,故需要拐杖輔助。(攝/梁駿樂)

事件希望怎麼結束?

「台南鐵路地下化工程」在2009年9月9日經由行政院核定,當初的目標其中一項就是為了要縫合台南市都市發展裂痕,「縫合當然是好意啊,可是縫合之下你犧牲這麼多的老百姓的房子,讓他們流離失散,沒有房子住。」


這項工程最終徵收超過340多戶的土地,經過長年的抗爭,有的迫遷戶選擇搬到照顧宅。「透天厝換公寓,還要繳貸款,你要嗎⋯⋯像我兒子這邊(賠償費)四百多萬,照顧住宅六百多萬,還要繳20年的貸款。」不搬去照顧宅除了因為房貸的壓力,黃春香還說這是因為她媽媽喜歡來這裡,她希望可以在一樓做一個床給媽媽休息。

(攝/梁駿樂)

「如果大家你情我願有一個結局,我最希望的就是⋯⋯大家來參與我們這個活動的人,大家來我家聚一聚,」黃春香感動地說著有些學生、聲援者省吃儉用就是為了要坐車去支持我,她說:「我一定會好好地謝謝大家,也沒有什麼能力,至少表達我心裡想講的話就這樣。」


關鍵字:#南鐵 #南鐵東移 #黃春香 #李容渝 #台南 #鐵路地下化 #土地徵收 #強拆 #鐵道局 #交通部 #行政院 #土地正義

回到事出有影

分享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