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14
7

圖|曾芯敏 文|陳祖傑 影|許家嘉

好可愛,想餵?北市餵野生動物最高罰六千 你贊成嗎?

活蹦亂跳的松鼠總是吸引民眾目光,甚至隨手餵食,造成松鼠體型肥胖不怕人,而且大量繁殖。學者調查,在大安森林公園裡,有超過五百隻松鼠,遠遠超過環境可負載的數量,也改變了松鼠的習性,失去覓食的本能,對生態已造成影響。因此,台北市公園處日前公布,從6月1日起,將針對市內公園餵食野生動物的行為,開罰新台幣1200至6000元。


餵動物該不該罰? 民眾看法不一


「很好,謝天謝地,我認為這是一個很好的政策。」大安區民郭先生高齡85歲,仍堅持每天到大安森林公園運動。他表示,市民餵食動物的行為,早在十多年前就經常發生,自己也曾經出言勸阻,「但他們都無動於衷啊!」


對於開罰,大學生丁同學也持贊成立場,並表示這能約束民眾的餵食行為,「但罰鍰如果是300元左右會比較合理。」不過上班族周先生有不同看法,常在大安森林公園活動的他認為,「1200元好像比較輕了,(最低罰鍰)應該3000元以上重罰,以儆效尤才有效。」


針對餵食行為開罰,多數民眾都表達支持。不過住在附近的林先生認為,應該要有宣導期,「勸導一段時間後,應該罰就要罰。」而黃同學也認為應先從教育著手,「等真的教育效果不彰的時候,才是應該用一個公權力來阻止這些事情。」


已經85歲的郭先生,每天都會去大安森林公園做運動,他坦言市民餵食野生動物,早在十多年前就經常發生。(許家嘉/攝)


就是忍不住! 民眾揭露餵食原因  


在大安森林公園裡,不時會看到有人拿著麵包、餅乾餵食松鼠、鴿子等野生動物,有部分民眾認為,這或許是「愛心」的展現,大學生黃同學表示,「就覺得牠自己生活在外面很辛苦啊,我剛好有食物,就分牠一點嘛。」國小生王同學也說:「自己覺得很可愛,然後爸爸也說,『那邊食物也很多啊』,妹妹也催我去餵。」


但這樣的「愛心」恰當嗎?周先生認為,民眾愛「拍照打卡」的心態也推波助瀾,「很多人是為了拍照,把食物丟給松鼠,來拍張漂漂亮亮照片,就是誘拍的行為,很不好。」


大學生黃同學認為,市民常因為愛心而餵食動物。(許家嘉/攝)


松鼠數量過多 恐釀生態危機


「拜託喔,你們不要再餵了,拜託。」


大安森林公園之友基金會執行長楊平世接受訪問時,一邊勸阻民眾餵食鴿子,這對他來說是平常不過的事。自從協會認養大安森林公園後,他積極改善、調查公園內的生態環境。


楊平世舉松鼠為例,因為民眾長期餵食,松鼠將失去自行覓食的能力,「而且糧食足夠,牠的繁殖期有六個月到七個月,哺育下一代的能力也比較強。」也因為人們你一口我一手地提供食物,松鼠數量也因此爆炸性成長,楊平世說,估計在大安森林公園至少有500多隻松鼠活動,但這對面積僅26公頃的生態圈,已遠遠超過環境負載量。


楊平世再以園內的樹木為例,不少樹木都有被松鼠啃咬的痕跡,「因為牠們會咬樹,樹就會有撕裂傷,颱風來可能會倒,砸到人就很危險。」楊平世解釋,一旦樹木有傷痕,真菌就會乘虛而入破壞樹幹,越來越脆化,對大眾安全也會構成影響。


除了松鼠,鴿子也是公園裡的「明星」,不時看到牠們跟松鼠搶食物。楊平世也擔心,鳥類大便是禽流感的傳播媒介之一,對小朋友、長者等抵抗力較弱的族群,無形中增加染病風險。


「如果說這個是有愛心的呈現,那對不起,你這個愛心太泛濫了。」眼看民眾習於餵食都市裡的野生動物,楊平世忍不住說出重話。對於市府決定開罰,他也表示贊同,「大家都怕被罰嘛,你要從口袋裡面掏錢出來,我是覺得有用。」


認養大安森林公園至今,楊平世致力把公園打造成大型生態教室,讓市民學習與野生動物共存。(許家嘉/攝)


柔性勸導 動保處推廣「三不」原則


「不接觸、不餵食、不干擾,讓他們維持他們原本的生態環境,保持一定的距離。這樣子對野生動物來講,還是最好的狀態。」


台北市動保處技正賴佳倩表示,不只在大安森林公園,天母古道也常出現市民餵食猴子的事件。動保處因而委託志工,在現場利用講故事的方式,教育遊客「三不」原則。賴佳倩也認為,松鼠在大自然肩負起散播種子的責任,若習慣人類餵食,松鼠就不會再進食其他食物,散播效率就會大打折扣,也影響生態。


對於大安森林公園松鼠數量過多,除了罰鍰、教育等,賴佳倩也建議移除松鼠空巢,從而增加繁殖困難度,減緩數量成長。


市民餵食行為不斷,台北市動保處技正賴佳倩希望利用「三不原則」教導市民正確觀念。(許家嘉/攝)


單純從教育著手 真的有用嗎?


要克制市民餵食野生動物,有人認為罰鍰有用,也有人認為先從教育做起,但國小生王妹妹卻道出了現實面。


「本來不想去餵,因為學校老師也有講過不要去餵,可是後來爸爸媽媽又一直餵,他說沒關係啦,沒關係,然後我就跟著開始一起餵起來了。」


在教育體系,不少學校已進行生態教育,但面對父母另一種的態度與說法,又有多少小孩能夠分辨差異呢?為了守護生態環境,楊平世就認為,罰鍰、教育應該並行,「如果勸阻不了的話,當然就是採取罰鍰,也是一個策略。」


楊平世表示,盼望罰鍰能制止市民餵食野生動物,同時利用教育,向市民宣導「公園禮儀」,「公園就是大家來共同使用的,看到野生動物,就是保持距離地觀察就好,你必須要去自我尊重,人家才會尊重你。」


在公園裡不時看到家長帶著小孩一起餵食動物,如何讓成人做好「身教」,是教育面的一大挑戰。(許家嘉/攝)

回到事出有影

分享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