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23
6

圖|許家嘉 文|陳芳儀 影|許家嘉

檢舉長官貪汙卻遭免職 吹哨人戴立紳的後來

六月二十三日是「世界吹哨日」(World Whistleblowing Day),國際透明組織曾在去年呼籲:「在2020年,沒有任何理由再讓吹哨者不受保護。」這幾年,世界各地都發生了不少由吹哨者出面揭發的重大弊案;這些案件小至影響企業機構的運作,大至涉及整體社會公益,像是最早揭露新冠肺炎疫情的中國醫師李文亮,在台灣也有揭發永豐金「三寶超貸案」的金融從業人員張晉源等人。


然而,吹哨人的下場卻不見得,如想像中光彩。因為他們往往就是相關單位或機構的內部人員,甚至本身也可能涉及了不法情事,在出面揭弊後,不只可能面臨秋後算帳,被冠上「抓耙子」的罵名,更可能直接遭老闆不法解雇、官司纏身。「戴立紳案」就是一起指標性案例。

吹哨人戴立紳。(攝/許家嘉)

戴立紳原先是一名平凡的基層公務員,2006年起,他在新竹縣家畜疾病防治所擔任技士,主要負責違法屠宰查緝和相關行政業務。在2007至2011年間,戴立紳被長官要求作假帳,進行不實核銷,他因擔心涉及不法,遂於2012年向縣政府政風處自首,檢舉上司貪瀆。


然而揭弊之後呢?政風處在接獲檢舉後,隨即對防治所展開調查。調查期間,長官發現原來戴立紳就是檢舉人,於是對他展開一連串報復舉動,像是將監視器正對戴立紳座位、同事找他講話立刻遭訓斥、出差費不給報帳,甚至請法師到單位作法,作勢說要驅走「惡鬼」。


戴立紳為五斗米選擇隱忍,他認為判決結果一定會還他一個公道。2016年,法院判決戴立紳免刑,他原以為事情就此告一段落,幾個月後,新竹縣政府卻傳來一紙「免職令」── 縣府依《公務人員任用法》相關規定,核定戴立紳免職,且永不任用。

戴立紳的免職令。(攝/許家嘉)

「這是在保護揭弊人嗎?這是政府在鼓勵你出來檢舉犯法,應有的作為嗎?(我被)送去懲戒,心都涼掉了,然後免職永不任用。」談起過去揭弊的種種,戴立紳忍不住越說越激動,勇於揭弊卻丟了鐵飯碗,至今還必須面對前長官報復性提告,他雖心有不甘,卻也無法改變現狀。


  此後戴立紳無業,求職過程屢吃閉門羹,「很多人找我去面試,只是想聽我之前的事情啦,大家聽到都說我是抓耙子,根本不會請我!」


不僅求職無門,戴立紳近年來也持續收到傳票,都是來自前長官向他提出的官司。「長官說我偽造文書,說我誣告,最近的一次就是今年的三月多吧,傳票都還在啊。」

戴立紳被免職後多年無業,平時會到土地公廟研讀法律書籍。(攝/許家嘉)

戴立紳的處境反映出台灣法律對吹哨人的保護力度不足,他們在出面揭弊後可能面臨身分被曝光、人身安全受到威脅,甚至是工作不保的情況。


過去三十年早有多國透過立法,建立完整的吹哨者保護機制,包括美國、英國、紐西蘭和日本都有所謂的《公益揭弊者保護法》,內容包括保障吹哨者的人身安全、工作權等相關權益,讓出面揭發貪汙舞弊的人能無所顧忌。


反觀台灣,主力推動揭弊者受保護的是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律師呂政諺形容,「台灣的揭弊者保護法,立法進度是研擬十年,落後世界二十年。」在各方團體多年呼籲下,行政院在2019年5月終於提出《公益揭弊者保護法》草案,並送至立法院審查,但因屆期不續審,至今未能更往前一步。

戴立紳被免職後開始四處陳情,希望翻轉手中的這紙免職令。(圖/公視新聞網)

《公益揭弊者保護法》草案第13條第2項條文提及:「機關內的揭弊者經法院判決免除其刑確定後,得申請再任公職,排除公務人員任用法限制」。這項條文被外界封為「戴立紳條款」,不過戴立紳本人,卻因法律無溯及既往原則而不適用,在司改會的協助下,已針對此法條能否溯及戴立紳本人,於2019年底向大法官聲請釋憲。


「要由政府立法來倡導,揭弊這件事情是對的,而且揭弊者需要受到保護。」呂政諺強調,推動《公益揭弊者保護法》有一個非常重要的目的,是藉由法案通過,告訴民眾揭弊的正當性,而不是把吹哨人通通當成「抓耙子」。

遭免職後,戴立紳一家的家計重擔落在妻子身上,自己則負責主要的家務。(攝/許家嘉)

被免職至今五年,戴立紳的人生彷彿陷入停擺,本身求職無門、受到官司騷擾,釋憲結果遙遙無期,《公益揭弊者保護法》草案進展也尚不明朗。這樣的狀況不只是戴立紳的個案,也是任何一位台灣的吹哨人,在做了「對的事情」之後,可能面臨的窘境。


「停損點,要怎麼講,人生活到這個地步了,你要怎麼去停損。從揭弊的那一刻開始,我就沒有退路了。」


戴立紳曾經被媒體形容為「史上最衰吹哨人」,他說自己不是要當英雄,但也不想當烈士。「我相信,如果這五年換來是一個揭弊者保護法的通過,那我值了啦!我相信國家也會還我一個公道。」

被免職至今五年,戴立紳後來的人生,彷彿陷入停擺。 (攝/許家嘉)

回到事出有影

分享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