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30
4

圖|曾芯敏、陳祖傑 文|陳祖傑 影|李金龍

小孩我來顧!從育嬰假到全職奶爸

「來,換布布喔。」


羅永正在煮晚餐,一聽到小兒子羅恩的哭泣聲,馬上從廚房走到臥室,熟練地換尿布,過程不到30秒,在鏡頭下,羅永在家顧小孩,看似輕鬆自在,但2年前,迎接大兒子羅壹誕生時,羅永還是一個對育兒一竅不通的菜鳥。


從育嬰假到家庭主夫


38歲的羅永原本在台中的安置中心裡當社工,跟住在台北的太太分隔兩地。2年前,大兒子羅壹出生,兩人商討後,決定由薪水較少的羅永申請育嬰假,太太則繼續在外打拚。


扛下顧小孩重任,育兒零經驗的羅永,選擇從上保母班,開始學習當一位父親。「這是保母課教的啦,泡奶的水溫一定要到70度以上,然後再冷卻,基本上是可以殺菌的。早期就是只要到可以喝的溫度就泡進去嘛!」


羅永一邊將奶瓶放在洗碗槽泡水冷卻,一邊向我們解釋從專業保母班學到的知識。


除了學習新的泡奶觀念,羅永也學會如何讓小孩容易出嗝。(攝/陳祖傑)


六個月的有薪育嬰假結束後,羅永卻沒有回到職場,而是選擇直接辭掉工作,成為家庭主夫。

「外面請人家托育的錢,其實跟一個人薪水已經差不多了。」除了金錢成本,羅永選擇親手育兒,還有一個原因。「我看到單親小孩因為父母疏忽照顧,導致他們誤入歧途,或者是不願去學校,覺得很感觸。如果我以後的小孩也是這樣子的話,好像很難過啦。」羅永在當社工時的所見所聞,讓他覺得陪伴小孩長大,無比重要。


收入差距、傳統觀念 女性申請育嬰假仍為多數


為了讓父母可以安心照顧小孩,勞動部提供長達24個月的育嬰假,並給予6個月的育嬰留職停薪津貼。雖然男女雙方均可提出請假,但過去的數據顯示,請假的人大多數為女性——以2020年為例,有6萬2470名女性初次申請育嬰留職停薪津貼,男性只有1萬4241人,差距超過四倍。


「通常都是由薪水低的人去請(育嬰假),而這個人,通常是老婆。」羅永的太太鄭如芸認為,大部分家庭都是由薪水多寡來決定誰申請育嬰假,國內女性收入普遍仍低於男性,因此待在家裡顧小孩的人,通常是媽媽。


鄭如芸認為,國內男性收入仍高於女性,是造成多數女性申請育嬰假的原因之一。(攝/李金龍)


羅永則認為,這也跟傳統社會價值觀脫離不了關係。「過去的教育,女生可能要會煮飯啦、做家事啊,她慢慢其實就會這些。當她要選擇留職停薪的時候,她就覺得這其實不是很難的工作,就多了照顧小孩而已。」


相較之下,做家事、顧小孩,對男性來說都不拿手,難免會降低他們請育嬰假的意願。


身體的朋友聽到羅永當家庭主夫的消息後,反應大不同。「女性朋友就很羨慕說,老公願意做的話,其實他們相對很輕鬆。男性朋友就說,他默默的為你禱告(笑),因為他們覺得,單純直接照顧小孩比去工作還累。」


但此刻的羅永覺得,照顧小孩雖然辛苦,他卻甘之如飴。


看著小孩長大就是最大樂趣


「我覺得是當作一個陪伴、一種樂趣,其實看到他們每天在成長,你就覺得好有趣。」


五個月前,羅永一家迎來新成員羅恩,「一打二」的繁忙生活,他卻非常享受。快2歲的大兒子羅壹就非常喜歡當爸爸的「跟屁蟲」,在旁看著羅永吸地、打掃。「只要方法找對了,其實照顧小朋友,不是一種壓力,不是一種覺得好像我欠你的,你生下來,我就要花這六個月欠你的,結束後,我就還要乖乖回去工作。」


羅永認為,如果父母不應該把小孩當作累贅,而是享受在陪伴過程中,發現小孩真正的一面,看著兩個兒子慢慢長大,就是最大的樂趣。


每當羅永做家事時,大兒子羅壹總是出現在身旁。(攝/李金龍)

回到事出有影

分享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