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13
4

圖|美聯社 文|董容慈

奶茶聯盟3》不斷進化的泛亞革命,奶茶聯盟能瓦解極權嗎?

回到圖發新聞

分享文章

結論先講
2021年《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公布最新全球報告,台灣自由度94分,僅次於日本;但亞洲國家更多的是民主倒退、威權復辟。 由香港、泰國、台灣青年以社群串聯的「奶茶聯盟」,在學者眼中雖仍是蝦米對抗鯨魚,但青年對民主的追求,仍可成為反威權的一波助力。

揮別舊世代 泰國青年革命直呼泰皇之名  

那琪(Thachaporn Supparatanapinyo)畢業於朱拉隆功大學,2020年來台攻讀臺北藝術大學碩士班,2020年10月,當泰國反政府示威越演越烈,她與在台泰生組成了台灣推動泰國民主聯盟(Taiwan Alliance for Thai Democracy,以下簡稱TATD),支持遠在泰國的示威者。


在台泰生組聯盟 籲釋放反政府示威者


「大家對於泰國的印象僅止於美麗的風景和發達的觀光產業,但卻對泰國社會背後的龐大問題很陌生,所以我們希望能夠喚起國際關注。」那琪說。


2014年泰國政變後,人民經歷長達5年的軍事獨裁統治,直到2019年才終於推行眾議院選舉。泰國政治新星塔納通(Thanathorn Juangroongruangkit)領導的「未來前進黨」受到泰國青年支持,被視為推動民主進程的進步力量。

未來前進黨遭解散,泰國人民普遍認為是受到總理帕拉育的政治打壓。(圖/美聯社)
未來前進黨遭解散,泰國人民普遍認為是受到總理帕拉育的政治打壓。(圖/美聯社)

然而在選後,憲法法庭以塔納通違反金融相關法令為由,解散未來前進黨,並剝奪塔納通的參政權十年。軍政府解散新興政黨的新仇,加上對繼任泰皇瓦吉拉隆功迂腐荒淫的舊恨,泰國青年走上街頭,甘冒污辱皇室的罪名,也要為民權發聲。


軍方干預嚴重 泰大選後3天結果仍混沌

泰國會第3大黨 違政黨法財務規範遭解散

繼任泰皇瓦吉拉隆功在疫情期間旅居德國,各種奢靡行徑引發民眾不滿。(圖/美聯社)
繼任泰皇瓦吉拉隆功在疫情期間旅居德國,各種奢靡行徑引發民眾不滿。(圖/美聯社)

軍事主導的政府強力鎮壓學生運動,持續忽視青年追求民主改革的訴求。也因此在《自由之家》2021年的全球報告中,泰國自由度僅30分(滿分100分),較2020年減少2分,並且從「部分自由」降為「不自由」國家。


泰國民主倒退,但青年追求民主卻沒有退縮。那琪回想自己幼年時與家人參與抗爭,是黃衫軍與紅衫軍的對抗,「父親過去帶我上街抗爭,他甚至沒有問我支持哪一種意識形態,單純像是家人帶小孩上街出遊。」那琪說。

保皇派民眾高舉瓦吉拉隆功肖像,對抗反政府示威民眾。(圖/美聯社)
保皇派民眾高舉瓦吉拉隆功肖像,對抗反政府示威民眾。(圖/美聯社)

但2020年的反政府示威,較過去多次抗議不同,由年輕人發起、主導,並透過社群媒體傳散、組成「奶茶聯盟」達到國際串連,甚至挑戰泰國政治最不敢說出口的禁忌——呼籲皇室改革。

「提出皇室改革,且直呼泰皇的名,直指王室的腐敗之處,這是2020前的示威所沒有的。」那琪說。


緬甸政變難透過奶茶聯盟解套 但仍有助資訊傳播、喚起關注

根據《自由之家》調查,在2021年政變之前,緬甸學生和激進主義者因參與公共抗議活動而遭到拘留的人數激增,而若開邦地區的網路更長期被關閉,避免群眾在網上組織集會。


2015年緬甸舉辦25年來首次大選,翁山蘇姬領導全國民主聯盟取得執政權,終結軍政府長達54年的高壓統治。2016至2017年,緬甸自由度從「不自由」國家進步為「部分自由」國家。但隨著軍方與少數族裔叛亂團體之間的衝突惡化,加上軍方扶持的聯邦鞏固與發展黨指控2020年大選舞弊,軍方勢力日益壓迫民選政府,民主大開倒車。

民眾上街示威,要求緬甸軍方釋放翁山蘇姬(圖/美聯社)
民眾上街示威,要求緬甸軍方釋放翁山蘇姬(圖/美聯社)

2021年2月,當軍事首領敏昂萊發動政變,緬甸青年便迅速掌握了香港、泰國的抗爭經驗,大量複製前者的示威模式,無大台、社群迅速串聯都是緬甸過往抗爭所未見。暨南大學東南亞趙中麒副教授分析,緬甸抗爭的無大台其實也與當地政治有關。


趙中麒指出,此次政變群眾與當地武裝團體合作對抗軍方,而武裝團體各自有聽命的領導人,因此不易推舉單一運動領導者。再者,自緬甸政治改革後,無人能取代翁山蘇姬代言民主抗爭。

翁山蘇姬在緬甸民主化歷程中扮演要角,甚至有民眾將其刺在手臂上。(圖/美聯社)
翁山蘇姬在緬甸民主化歷程中扮演要角,甚至有民眾將其刺在手臂上。(圖/美聯社)

雖然緬甸抗爭青年大量從港泰示威者經驗中,吸收對抗軍政府的手段,但趙中麒也提到雖然社群的串聯也有助資訊傳遞,但奶茶聯盟是「虛擬化身」,能起的實質作用仍屬微弱,不過的確有助於喚起國際社會關注緬甸政局。


佛光大學南向辦公室主任陳尚懋則直指奶茶聯盟對緬甸抗爭的重要性,「緬甸的民主運動經驗 又更不如泰國 ,所以他們更需要一些外在的力量可以加到裡面去,可以幫助他們然後去對抗。」 


奶茶聯盟大舉反中旗幟 東南亞國家也反中嗎?

#MilkTeaAlliance 的符碼不斷出現在泰國、緬甸的抗爭中,反中情緒也擴大為「反威權」意識。但讓東亞青年追求自由民主「歃奶茶為盟」源自反中情緒,但奶茶聯盟中,除了台灣與香港有明顯的受到中國的威嚇與壓迫外,東南亞各國也如此「反中」嗎?


屬於Z世代的那琪說:「根據政府從小給我們的教育,中國基本上就是泰國的老大哥,我們仰賴這位大哥給我們的支持。」她提到在奶茶聯盟的串聯過程中,她才真正的了解香港、中國、台灣之間的關係,甚至是新疆、西藏等人權議題。「奶茶聯盟給予我們的是國家教育根本無法提供的觀點。」那琪說道。

泰國示威人士高舉三指相互聲援。(圖/美聯社)
泰國示威人士高舉三指相互聲援。(圖/美聯社)

那琪口中的老大哥「中國」,從2013年起推動「一帶一路」經濟發展政策,提供經濟誘因,積極拉攏地緣關係極為親近的東南亞國家,緬甸、泰國都是其中成員,但東南亞人民卻對此產生了矛盾的情緒反應;東南亞社會對一帶一路的期待是可能的經濟資源挹注,但「中國在東南亞投資,其實並沒有充分地帶來對當地就業市場的這個助益,反而是把一些中國的勞工往外帶。」政治大學東南亞研究中心執行長楊昊坦言。


此外,中國的海外獵地主義、農產品壟斷,都讓東南亞人民對中國產生負面形象。楊昊指出,東南亞人民對中國是「又愛又恨」,但當中國影響了政治穩定或國家主權,不滿的情緒就極度容易投射到中國身上。

緬甸民眾抗議中國施壓聯合國安理會、拒絕制裁緬甸軍方。(圖/美聯社)
緬甸民眾抗議中國施壓聯合國安理會、拒絕制裁緬甸軍方。(圖/美聯社)

以緬甸為例,中國過去以來直接、間接提供大量軍事武器給緬甸軍方。緬甸政變至今,中國不以「政變」指之,更在聯合國安理會中表明不支持制裁行動,直言片面施壓制裁會激化矛盾、加劇對立,使緬甸局勢複雜化。


中國反對UN制裁緬甸軍政府 示威者當街焚燒五星旗宣洩不滿


趙中麒分析,「長期以來,中方就是利用支持緬甸軍政府,來滿足他的戰略利益,所以在政變之初,民眾會有這樣的情緒完全可以理解。」但要說中國直接伸黑手到緬甸國政,趙中麒認為可能性很低,「一向以來中國不干涉內政,特別是涉及到戰略利益,或者所謂該國家內政」。他也指出,緬甸示威者焚燒中資工廠的行動並未持續太久,可見得示威者的不滿還是指向緬甸軍政府本身。

緬甸民眾焚燒中資廠房表達抗議。(圖/美聯社)
緬甸民眾焚燒中資廠房表達抗議。(圖/美聯社)

至於泰國學運,楊昊認為,泰國學運除了反軍政府威權,更牽涉皇室改革,其實中國是背後影武者的成分也不高。但中國長期在泰國的經濟投資、政治影響力,以及軟性的「中泰一家親」訴求,都展現兩國邦誼之緊密,以及中國積極要拉攏東南亞國家的意圖,這也間接影響東南亞國家民主化進程。


中緬聯合聲明扯「一中」 蘇揆:不接受一國兩制

習近平訪緬甸 紀念兩國建交70週年


楊昊也直接點出中國動機,「希望對方也是一個政治、政權持續穩定的,這樣他們接手的人也比較清楚,譬如說他當然可能不太希望、不太樂見,有在這個自由政黨競爭體系下的這一些政權。」


「中國因素讓這個政權可以持續的茁壯或是擴大,甚至成為威脅民主的這個核心勢力跟這個隱憂,已經不是隱憂,是明憂了。」楊昊認為。


那琪也同意,奶茶聯盟的組成與其說是反中,不如說是要對抗壓迫人權的中國共產黨,甚至所有漠視人權的威權政府,「這些政府也組成了聯盟,他們用同樣的手法對抗抗爭者,而奶茶聯盟要反擊的就是這些威權政府的行動。」


自由之島台灣能提供幫助嗎? 學者:應持續分享民主經驗

奶茶聯盟雖未能強而有力對抗國家機器,不過仍強化亞太青年民主意識。


楊昊分析泰緬青年走上街頭的幾個理由,「他們不再是被邊緣化的,這個好像因為年輕、不懂事、沒有經過歷練過,長輩可能就覺得你不懂政治、不懂社會參與,那就沒有發言權。」


學運浪潮下的泰國,存在哪些問題與挑戰?|獨立特派員


泰國青年那琪就表示,「香港和泰國的示威逐漸平息、式微,但緬甸抗爭又讓亞洲各地的反政府示威甦醒。我們共享同樣的價值,我們對自由民主的夢想並未衰亡,奶茶聯盟維繫了它。」TATD因此持續在台灣發起支持活動,為泰國、緬甸青年發聲。

TATD在台灣發起小規模群眾運動,以喚起台灣社會對泰國學運的關注。(圖/那琪提供)
TATD在台灣發起小規模群眾運動,以喚起台灣社會對泰國學運的關注。(圖/那琪提供)

但對於奶茶聯盟的串聯,楊昊認為,其實際的組織動員仍偏弱。但此舉的確喚起亞洲青年對於民主發展的關注與討論。


與TATD關係密切的台灣民主永續平台秘書長林謙也表示,「他們會知道說,這些問題不只是當地人自己關起門來跟政府對抗」他樂觀認為,「台灣某種程度上也是依靠很多海外的關注、協助,我們民主轉型才能夠成功,所以我覺得真的不要小看自己的力量。」


從2019年至今連續三年,一波接著一波的亞洲國家民主運動,或有人認為,跟2014年台灣的太陽花學運也有關係。楊昊坦言,「我不認為台灣的這個太陽花學運,或是台灣的這一些所謂的這個民主的年輕人,他有在泰國、緬甸更甚至香港學運裡面,扮演代理性的角色。」但台灣身為亞洲民主領頭羊的台灣,更應積極分享,民主深化、鞏固的經驗,讓周邊國家在追求民主自由時,能以小成本換取更大成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