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21
8

圖|公視攝影記者 郭俊麟 吳嘉堡 文|黃怡菁、簡毅慧、卓冠齊

金山小編猝然離世 記者否認遭施壓、家屬要真相

回到圖發新聞

分享文章

結論先講
前任主管形容與陳嘉緯情同父子,現任長官也稱讚他優秀,但對於陳嘉緯是否因過度認真而造成不可挽回的憾事?兩人都三緘其口。 新北市長侯友宜到陳嘉緯公祭現場致意,離開前他面對鏡頭承諾,「整個工作流程,會依法保存相關資料。」陳嘉緯的朋友則是告訴記者,「希望侯市長答應我們的事情,一定要做到。」


新北市金山區公所新媒體組長兼社群小編陳嘉緯8月4日猝死,九天後,家屬為他舉行告別式。供人悼念的靈堂兩側擺放著成排的花籃,上頭的署名來自許多新北市、基隆的駐地記者,向生前兼任新聞聯絡人的嘉緯致意。


只是,除了公視、A電視台及一家週刊進入會場拍攝並採訪家屬外,另有兩家電視台攝影記者在會場外等候採訪新北市長侯友宜 。


認識陳嘉緯的記者,怎麼看待「小編之死」?


相較於從「台北」前去採訪的媒體,常駐在基隆、北海岸的市政記者,理應在地緣關係上更容易掌握到家屬想法,不過事發至今,負責基隆、新北市政的記者小瑞(化名),沒有發過一條關於陳嘉緯的相關新聞。


小瑞坦言,這陣子他也背負了很大的壓力,因為朋友會問:「你都沒有報導?」還有人反問他,是不是有如網友形容因為吃了「鴨肉」?小瑞說,他沒有被「壓新聞」,而是這起事件演變至今,已有監察委員宣布要調查,加上他所認知關於陳嘉緯的薪水,「並非像外界說的這麼低薪。」


小瑞說,自己和陳嘉緯認識多年,曾透過聊天得知,陳嘉緯在金山區公所領的本俸是2萬3800元,但計入加班費仍有四萬多塊,「區長對他不錯,願意幫他加簽到70小時。」


小瑞認為,若真要比較,「記者」可能比「小編」更累。


「我一直在想,如果記者半夜有突發狀況,要怎麼辦?白天跑市政、晚上跑警政,我們怎麼辦?」陳嘉緯出事後,小瑞講出身為記者的切身之痛,但他同時也強調,新北市府沒有向他打電話施壓,只有現任區長廖武輝主動打電話跟他解釋,他近期調任到金山區公所,發現陳嘉緯的業務量很大,所以曾要求陳嘉緯分配部分業務給其他同事分擔。


小瑞接著說了一句耐人尋味的話:「前一任區長陳國欽更壓榨他吧?」小瑞出示金山區公所官網2018年3月貼出的公告,上頭寫著:「新北市金山區公所,為達到服務零等候的目標,在非上班時間也能即時處理緊急事件,特別設立緊急聯絡窗口,啟動『服務不打烊』服務。」


小瑞指出,此政策也包含金山區公所臉書粉專上,小編會「全年無休」回覆鄉親的訊息。

(圖片來源:小瑞提供)
(圖片來源:小瑞提供)


小瑞的說法與新北市民政局副局長楊志宏的回應類似,皆稱今年6月正式上任的區長廖武輝,來到金山區公所後,有試圖減輕陳嘉緯的工作量。只是這與陳嘉緯父親陳國煌的認知,又截然不同。


告別式上,陳國煌告訴記者,兒子時常早出晚歸,都得跟著區長行程跑、拍照、寫新聞稿、在臉書上發文,晚上回到家時間不一定,最晚曾凌晨兩點才回到家,或是下班回家時常累倒、秒睡在沙發上。


陳國煌甚至表示,「區長是新來的,嘉緯比之前更勞累,」因為新任區長廖武輝對在地還不熟悉,所以嘉緯需要陪廖武輝到處走走。


記者也致電給金山區公所前區長陳國欽,想了解陳嘉緯在他任內的工作量為何?但陳國欽僅淡淡地表示,他與嘉緯過去「情同父子」,但他已調離金山區公所,不便再接受任何採訪。


至於在陳嘉緯告別式上,公祭儀式過程從頭待到尾的現任區長廖武輝,在離開靈堂前,短暫留步回應外界稱小編過勞死的質疑,他說,陳嘉緯所有工時資料已封存起來,會全力配合市府啟動陳嘉緯是否因公殉職的調查程序,至於工作評價,廖武輝則說:「他是很認真、很棒、很優秀的同事,未來我們公所,也會重新檢視相關的工作和業務。」


前任主管說情同父子,現任長官也稱讚他優秀,但對於陳嘉緯是否因過度認真而造成不可挽回的憾事?兩人都三緘其口。


金山區公所臉書粉專從廖武輝6月上任後,區長出席各式活動的燦笑身影頻繁出現,陳嘉緯4日猝死後,粉專於7日公告不幸消息,接著沉寂一個多星期,在陳嘉緯告別式辦完後,近日漸漸恢復上傳動態。不過,對小編家屬、親友還有協力的公務改革團體來說,事情還沒告一段落。


兒子為什麼在8月4日工作完、回到家洗個澡,人說走就走?陳國煌無法接受外界所說的,陳嘉緯是因為太胖才導致心血管疾病誘發猝死,所以在陳嘉緯遺體火化前,陳國煌曾多次奔走區公所,要求調閱兒子生前的差勤紀錄,以釐清是否和太操勞有關?


「本來區公所承諾,資料要給我們,但後來好像就『馬虎』這樣,很怕告別式之後,屁股拍拍就走。」陳國煌在告別式上無奈指出,他只是希望社會可以還兒子一個公道,但最後還是無法取得兒子的差勤紀錄。因為從金山區公所到新北市長侯友宜都對外表示,工作紀錄、出缺勤資料已經「封存」。


工時會不會被「動手腳」?市府會不會「球員兼裁判」? 新北市長侯友宜到陳嘉緯公祭現場致意,離開前他面對鏡頭承諾,「整個工作流程,會依法保存相關資料。」陳嘉緯的朋友則是告訴記者,「希望侯市長答應我們的事情,一定要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