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08
7

圖|Adrià Ballester 文|Adrià Ballester

我來自加泰隆尼亞 我反對港版國安法

回到圖發新聞

分享文章

結論先講
結論先講:Adrià Ballester是一位來自西班牙加泰隆尼亞自治區的社運人士,他積極為香港民主運動發聲。這封投書是他在7月6日前往中國駐巴塞隆納領事館示威前所寫的,在文章裡,他多次提到國際聲援香港的重要性,因為選擇冷漠的結果,下一個被噤聲的人,可能就是你。

編按:Adrià Ballester來自西班牙加泰隆尼亞自治區,是一名積極爭取言論自由的社運人士。2017年,他創辦「自由對話」(Free Conversations),在巴塞隆納的市中心放兩張椅子,提供一個自由表達自我的空間,讓路人可以坐下來暢談任何事。


他認為,20世紀以來科技、科學的進步,的確讓世界有很大的變化,但同時也使人們越來越孤獨,「自由對話」能夠拉近人與人的距離,也可以促進言論自由權。


這封投書為中文翻譯版,並經過Adrià Ballester本人同意。

(照片提供/Adrià Ballester)
Adrià Ballester在巴塞隆納的市中心放兩張椅子,提供一個自由表達自我的空間,讓路人可以坐下來暢談任何事。(照片提供/Adrià Ballester)

《我不是香港人,我只是一個普通人》


我不是香港人,我只是一個普通人。雖然我不是亞洲人,也不了解亞洲的文化;但我尊重他們捍衛自己的權利。


香港正經歷喪失權利的過程,甚至連言論自由也會消失,消除言論自由也意味著違反《世界人權宣言》第十九條:「人人有權享有主張和發表意見的自由;此項權利包括持有主張而不受干涉的自由,和透過任何媒介和不論國界以尋求、接受和傳遞消息及思想的自由。」


沒有言論自由權,人權將無法實現與發展,這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我認為,言論自由是人類最重要的權利,因為有了它,每個人都能夠發聲、批評;失去了言論自由,執政者就可以做任何事情而不會受到譴責。


2013年,「無國界記者」將香港列為新聞自由度最高的國家,排名第58位。但從此以後,香港的新聞自由度每況愈下,現在在180個國家中,只排第80位。而中國,則是排在177位。


這些數據僅表示對記者施加的鎮壓,記者的工作影響著全港750萬名市民;但是,最糟糕的是那些政治冷漠者的態度,他們抱著看戲的心態去看待這些事,等待英雄出現,然後取得勝利。


好吧,他們必須知道,沒有表達意見、沒有採取任何行動,其實就是跟極權站在同一陣線。如果有比暴政更危險的事情,那就是公民和鄰國的冷漠。


香港人正面臨文化滅絕的危機,但最危險的不是組織這場屠殺的政府,而是國際社會的沉默,它無法阻止這種暴行的發生。


今天,香港受到迫害。但明天或許就換成你不能跟朋友坐在酒吧談論社會、政治或其他敏感話題;明天,你的母親可能因為你曾經發表批評政府的言論而被捕;明天,你的朋友可能被迫成為沉默的大多數。所以,無論你身處何方,都必須建立一個共同的陣線,捍衛香港的言論自由;因為下一個被噤聲的,可能是你。


今天我到中國大使館抗議,因為我認為守護言論自由是件正確的事。另外,我也想跟香港人傳達了一個信息:不是世界上所有的黑暗都能熄滅燭光。


如果我們保持沉默,極權將會勝利,我從沒想到表達意見、閱讀或寫作會是一件致命的事。無論我們來自何方,為了捍衛言論自由,我們所有人都必須團結一致。如果我們現在不出來捍衛自己的權利,那麼許多人將永遠無法再這樣做。


加油

Adrià Ballester

「自由對話」創辦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