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23
6

圖|台北電影節提供 文|林建勳

台北電影節看迷因史─被賜死的佩佩蛙

回到圖發新聞

分享文章

結論先講
如果用劍橋辭典去查迷因(meme)這個詞,會得到兩個意思:在不受基因影響的情況,隔代流傳的文化特徵或特定行為;或是在網路上迅速傳播的概念(包括圖像、影片等)。誕生於2005年佩佩蛙(Pepe the frog)無疑是第二種。

一句無厘頭的話 「魯蛇」佩佩蛙爆紅


佩佩蛙原本是重口味漫畫《男孩俱樂部》的主角,它享受簡單的生活、喜歡吃零食、喝汽水,這本漫畫一直都沒有什麼人氣,直到有ㄧ話佩佩蛙把褲子褪至腳踝,站著尿尿,朋友問它為什麼要這樣做,它回說「feels good, man(這樣爽啊)」一句話讓佩佩蛙爆紅,剎那間在社群平台上每個人不管做什麼、拍什麼,都要加一句「feels good, man」。


接著佩佩蛙在美國4chan貼圖討論板出現各種二創,除了覺得很好蛙、悲傷蛙、魯蛇(Loser)蛙以外,更有人教如何畫佩佩蛙的妝容。連美國流行歌手凱蒂・佩芮、妮姬・米娜都曾帶領話題推波助瀾。


「感覺不錯蛙」到「恐怖分子蛙」


不過在不斷被改造的過程中,有佩佩蛙駕駛飛機撞向美國雙子星大廈、它更跑到伊斯蘭國斬首俘虜,2015年川普蛙的出現,讓佩佩蛙的人生徹底失控,它踏足政治,成為川普和希拉蕊唇槍舌戰的素材。


接著,佩佩蛙突然又成為白人種族主義、右翼組織、納粹的象徵。看著佩佩蛙越走越歪,就像一個恐怖分子,還被NGO列為種族仇視圖形,作者在2017年忍痛將悲傷的佩佩蛙賜死,得年12歲,當時各大媒體還大篇幅報導佩佩蛙的葬禮。


佩佩蛙的作者麥特・弗里(Matt Furie)為了幫佩佩蛙平反,2018年控訴右翼組織在未獲得授權下,擅自使用佩佩蛙的圖樣,試圖為12歲的佩佩蛙洗刷罪名。


「鄉民惡搞佩佩蛙梗圖有錯嗎?」麥特・弗里回答:「如果貼文寫『殺猶太人片甲不留』就有。」

佩佩蛙走進反送中現場


即使佩佩蛙被作者親手賜死,佩佩蛙漸漸學壞了。但佩佩蛙依舊在網路上活躍,它更「躍」過太平洋在香港重生。佩佩蛙迷因在香港本身就有相當高的人氣,許多人在抗議場合都會帶著佩佩蛙玩偶,還有人號召帶著佩佩蛙頭套反「反蒙面法」,讓佩佩蛙變成2019年反送中運動的象徵。有人說它醜得可愛、有人說它能帶來平靜,只要民眾上街,就可以看到佩佩蛙的身影。


那抹深綠成為香港催淚彈濃煙中最醒目的顏色─抗議看板、貼圖、T恤和通訊軟體,甚至月餅都可以看到它的身影,佩佩蛙儼然成為反送中香港人的一種精神寄託。


佩佩蛙成為香港反送中的精神象徵,作者且說了一句:「Pepe for the People.(佩佩蛙與民同在)」這隻在美國被賜死的青蛙,又換了一種形式在香港重生。

點擊圖片到台北電影節官網

【疫情下的台北電影系列報導】 


疫情重創影視產業 台北電影節如期舉行宛如強心針 

 

台灣電影市佔越來越低 關鍵不是輸在錢太少 


 》看電影學歷史 1992年卡塔赫納風起雲湧


 》編輯私心推薦!當《開水喇嘛》遇上《買房子賣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