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23
6

圖|台北電影節提供 文|林建勳

台北電影節看歷史─1992年卡塔赫納風起雲湧

回到圖發新聞

分享文章

結論先講
1992年對西班牙來說,是極具歷史意義的一年:第25屆奧運選在西班牙加泰隆尼亞的巴塞隆納舉辦,這是美蘇冷戰結束、蘇聯解體後首場全球運動盛事,東西德統一後首次以德國隊名義參賽,全世界的目光全都聚焦在巴塞隆納。 同一時間,世界博覽會也選在西班牙的賽維亞舉行,176天內吸引超過4千萬人次進場參觀,但這都只是《卡塔赫納之全民開講(The Year of the Discovery)》的一個插曲。

小酒館男女老少閒談 拼湊卡塔赫納歷史


用Google搜尋「卡塔赫納」4個字,它會把你帶到哥倫比亞西北部,一座風光明媚的加勒比海海港城市。但這裡的「卡塔赫納」卻是指西班牙東南部的沿海城市,它的名氣雖然不大,卻是西班牙海軍重要的軍事基地。


1992年,當西班牙舉國上下都在關注世界博覽會和奧運之時,卡塔赫納的勞工卻因為居高不下的失業率上街抗爭,電影就從一間小酒吧開始。觀眾看《卡塔赫納之全民開講》時,自身就如同坐在小酒吧的客人,身邊的人來來往往,討論失業、街頭抗爭與政局的動盪,時不時穿插沙沙作響的廣播聲,從這些「噪音」當中,拼湊出1992年卡塔赫納的故事。


因為產業結構調整、土壤鹽化和缺水問題,卡塔赫納3萬工人和農民面臨失業危機。1992年2月3日,將近5千名勞工與學生走上街頭抗議,與警方爆發激烈衝突。經歷一天一夜的抗爭,警方也展開強硬的驅離行動,闖進學校毆打學生、老師,甚至校長。


警民對峙許久,最後議會因為汽油彈陷入一片火海,濃煙、烈火直竄天際,這一天被稱為「卡塔赫納最長的一天」。


議會成廢墟 民眾怒火燒去執政者傲慢


歐洲理事會網站對卡塔赫納的介紹這樣寫道:「The city council of Cartagena is working on interculturality and diversity management since 1992.(從1992年以來,卡塔赫納議會一直致力於跨文化與多樣性管理)」


年邁的工人緩緩訴說這一天的故事,並且說他絲毫不後悔走上街頭,因為這把大火,讓執政者願意傾聽民眾的聲音。1992年的那場抗議,強迫當局正視卡塔赫納的困境,推動為期5年的城市改革計畫,讓卡塔赫納轉型成觀光與商業功能並存的城市,更被選為城市轉型的模範。

其實《卡塔赫納之全民開講(The Year of the Discovery)》裡面,用的都是素人演員,但他們的每個笑容、皺眉、乃至面臨失業無助的表情,都在鏡頭下表露無遺,導演用Hi8影帶拍攝,讓那整部影片充滿時代感,透過人民的生活切片拼湊出被掩埋的國家記憶。


這是導演路易斯・羅培茲・卡拉斯科(Luis LÓPEZ CARRASCO)執導的第一部長片,卻獲得歐美影評人士一片好評,知名電影雜誌《好萊塢報導》更以「史詩級」的紀錄片,形容《卡塔赫納之全民開講》。想聽聽小酒吧的客人閒聊如何交織出一個年代,選這部片準沒錯。

點擊圖片到台北電影節官網

【疫情下的台北電影系列報導】 


疫情重創影視產業 台北電影節如期舉行宛如強心針


台灣電影市佔越來越低 關鍵不是輸在錢太少

被作者親手賜死的佩佩蛙 在香港反送中重生?


編輯私心推薦!當《開水喇嘛》遇上《買房子賣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