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15
6

圖|梁駿樂、美聯社 文|陳祖傑

「我畢業後想留喺台灣」 —— 一位港生的自白

回到圖發新聞

分享文章

結論先講
香港在經歷過去一年的反送中運動風波後,已經產生重大變化。隨著中國全國人大通過「港版國安法」後,可以預見中國逐漸加強對香港的控制。眼見香港情況越來越差,即將離開學校的在台港生慧甄(化名),選擇留在台灣找工作。雖然可以在自由土地上生活,但心裡的內疚感與無力感,將揮之不去。

五月台灣入梅不久,飄著絲絲細雨,慧甄走在路上,任由雨滴落在肩上。


「你不用撐傘嗎?」我問。


「不用,沒關係。」她說。


或許是習慣台灣經常下雨的天氣,也可能是過去一年發生的事讓她變得堅強。


墜落的那一天


612事件發生在白天,當時慧甄正在上課,她偷偷用手機關注直播,看到警察使用催淚彈驅趕民眾,「因為在教室裡,沒有辦法表露自己的情緒,但一回到家就開始哭。」


哭,是因為看到很多人受傷,自己卻身處台灣,什麼都做不到。


擔心香港情況變壞的慧甄,一身無力感加上衝動,慧甄決定買機票回香港。


沒想到,抵達當天,就遇上了梁凌杰墜樓事件。


去年6月15日4點多,身穿黃色雨衣的梁凌杰站在金鐘太古廣場高處,並掛起布條示威,表達「撤回修例」、「林鄭下台」等訴求。期間有不同人士呼籲他冷靜,不過在晚上約9點,梁凌杰突然爬出棚架,墜樓身亡。


慧甄當時人在金鐘附近,接到朋友通知後馬上趕到現場,目睹梁凌杰被送上救護車,「其實當下我是沒有任何反應,看到立法會議員鄺俊宇爆哭,我就覺得自己要堅強,不可以直接哭。」


事後,慧甄跟朋友坐在金鐘海邊,眾人沉默了很久,「大家在心裡面想的,可能是之後應該怎麼走下去?」


備受煎熬的72小時


大三的慧甄還有學業要顧,匆匆返港,還是得回到台灣,社群媒體的直播功能就成為她追蹤香港最新情況的工具。只是看直播的同時,伴隨著的卻是不安與惶恐。


「我有朋友在前線,我的家人也因為工作任務,需要出現在抗爭現場。」對慧甄而言,看直播是個自虐的過程,一邊注意香港的情況,一邊擔心受傷、被捕的會是自己的家人朋友。


然而,不想發生的事終究還是發生了。


去年11月,慧甄的好友在一場示威活動中被警察拘捕,就此失去聯絡。得知消息後,慧甄馬上找出那段現場直播不停回放查看。當確定被捕的是自己的好友後,恐懼隨即襲來,「很擔心他會『被自殺』,當時好想好想回香港,但是覺得自己回去也做不到什麼,就只好等。」


擔心好友安危而不安、渴望付出但又無能為力的心情,差點成為壓垮她的最後一根稻草。


幸好,72小時後,慧甄接到好友平安的消息,當時她做第一件事就是打電話罵人。


「因為那72小時真的沒有睡過,需要情緒發洩;到了確定他安全後,才能把所有心情發洩出來。」



過去一年,只要有大型抗爭,慧甄都會盯著電腦看直播。(梁駿樂/攝)



留在台灣 續航國際線


這是最後一個當學生的夏天,慧甄即將離校,她決定留在台灣找工作;只要有公司願意聘請,慧甄就能以持有工作簽證的身份居留在台灣。


這不是逃避,但要承認自己的軟弱並不容易,尤其在經歷這麼多事情後,慧甄知道自己回到香港後,能在前線發揮的作用不大,甚至會拖累朋友。


「我體能不好,又不是記者。回到香港其實可以做到的事,可能只是參與黃色經濟圈,或者一些和理非的活動。我覺得與其這樣,倒不如留在台灣,做『國際線』會比較好。」


思前想後,慧甄決定留在台灣做後勤工作,除了游說、促使更多外國人關注香港等都是「國際線」的工作,「假如有一天,手足需要在台灣找一個避難的地方,我願意開放自己的住處。」


反送中一週年,台灣有公民團體舉辦集會,部分在台港人也有參與。(圖/美聯社)


終需經歷這一劫


1984年,英國與中國簽訂《中英聯合聲明》,聲明中確保香港從殖民地移交給中華人民共和國後,其原本的資本主義制度和生活方式維持「五十年不變」。然而,今年5月,中國全國人大以高票數通過「港版國安法」,繞過香港立法會直接立法,正式宣告一國兩制已經名存實亡。


預期2047年才會發生的事,硬生生地提前到2020年。


「就像是一個破舊的房子,之後你將一張漂亮的壁紙鋪上去。這樣過了20幾年,(壁紙)終於也壞了,才明白背後的其實是一個腐敗的政權。」眼見香港變化,慧甄這樣比喻。


過去一年,香港的年輕人被迫走上街頭、被迫放棄自由、被迫離開香港。


歸根究柢,是誰迫他們作出如此殘酷的選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