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21
5

文|陳佳君

網友號召「坐爆」台北車站大廳 台鐵究竟哪裡惹民怨?

回到圖發新聞

分享文章

不滿台鐵「禁坐令」 網友號召坐爆台北車站 


因應武漢肺炎疫情,台鐵自 2 月 29 日公告禁止民眾在車站大廳群聚, 5 月 18 日更進一步研議,永不再開放民眾席地而坐,引發部分網友質疑公共空間「禁坐令」的不合理,當天透過臉書號召民眾本週六(5/23)中午 12 時「坐爆」台北車站,截至今(21)日共 4 千多位網友表達有興趣參與,約 700 人表示將參加。


事實上,這已不是民眾第一次號召佔領台北車站。 2013 年對印尼籍移工一年一度最重要的穆斯林開齋節後,台北車站曾以「有礙觀瞻」為由,研議禁止在大廳的黑白區域吃、喝、躺臥,被認為是針對移工的歧視條款,引發一群不滿的民眾以「自煮公民」為名,號召佔領台北車站大廳,當天也聚集上百人現身聲援。


時隔 7 年,民眾再次號召佔領台北車站大廳,同樣是訴求公共空間應屬於每一個人的權利,抨擊台鐵是針對性措施。


    公共空間是否開放座椅?民眾對上台鐵的長年拉鋸戰


    有百年歷史的台北車站,大廳過去曾設座椅提供給暫時停留在此、等待搭車的旅客休憩使用, 2011 年,台鐵因應現代化自動售票、改建台北車站之際,一併將大廳的候車座椅全部拆除,引發旅客抗議。當時交通部長毛治國要求台鐵檢討改進後,台鐵才在大廳東西兩側通廊擺設 92 個簡易座椅。


    到了 2015 年 5 月,台鐵又悄悄將車站大廳 8 根大柱子下設置的座椅全部拆除,理由竟是座椅常遭街友佔據,有礙瞻觀。


    不僅移除座椅, 2012 年 8 月開齋節期間,台鐵甚至在車站大廳設置紅龍,來阻擋移工聚集; 2017 年,同樣是開齋節,不顧上萬民移工每年在此慶祝的慣例,台北車站大廳卻安排「日本觀光物產博覽會」佔去五分之四的空間,導致印尼籍移工四散車站外的事件。

    2017年開齋節期間台北車站設置「日本觀光物產博覽會」,印尼移工們只能擠在車站外圍。(圖/公視新聞議題中心)

    佔領車站大廳 從訴求政治解嚴到公共空間解嚴


    佔領台北車站大廳的行動,最早追溯到 29 年前的獨台會案。 1991 年 5 月 9 日法務部調查局進入校園逮捕四名年輕人,指稱這四人接受台灣獨立運動者史明資助,在台灣發展獨立台灣會(獨台會)組織。 5 月 15 日,來自全國各大學的學生罷課並在台北車站靜坐、抗議,要求「廢除懲治叛亂條例、反對政治迫害」,直到 5 月 20 日才撤離。


    這也促使立法院三讀通過廢除《懲治叛亂條例》,以及後續群眾發動「 520 反政治迫害大遊行」,要求「軍、警、特」退出校園等行動。

    以獨台會案為背景的紀錄片《末代叛亂犯》2015年在台北車站大廳播放。(圖/公視新聞議題中心)

    然而政治解嚴後,今日民主化的台灣,台鐵對於公共空間的管理心態不但沒進步,未提供搭車旅客足夠的座椅,甚至退步到打算永遠禁止民眾席地而坐的權利,只因為主觀的「觀瞻」考量,也引發公民社會的輿論。


    長期關注人權與文化議題的學者管中祥透過個人臉書提到,「除了移民、移工的問題,台鐵目前的設計,真的符合長者、孩童、身體不便者,以及長途旅人等休息的需求嗎?如果真的不考慮外國朋友,恐怕也得想想自己人是不是也會遇沒有座椅可坐的問題吧!」


    台灣人權促進會祕書長施逸翔則投書表示,台鐵對於無處可去的無家者們,有更多真實惡意的驅離與歧視,包括直接將街友禦寒的生活家當被當垃圾丟棄等,漠視無家者尊嚴的對待。


    關注東南亞文化的燦爛時光東南亞主題書店則發文寫到對台北車站觀察,不僅提醒台鐵應該要重新評估移工們的消費力,更提到韓國節目《花漾爺爺》也曾播出台北車站大廳人們席地而坐的文化,主持人申久爺爺更讚賞「開放、自由」,是韓國沒有的獨特景象。


    交通部長林佳龍喊卡「禁坐令」 台鐵改口:不罰


    針對台鐵研議台北車站大廳永久禁席地而坐,交通部長林佳龍 19 日透過臉書表示,已指示台鐵在疫情穩定後,與指揮中心研商評估逐步管理開放;等疫情確定結束後,也能及早讓一切如常。更提及,未來公共空間的管理措施,若有優化或變革的規畫,台鐵亦應先多徵詢相關機關、團體及專家的意見。


    至於週末民眾活動如何應對,台鐵 19 日說,防疫期間故意群聚可依法開罰, 20 日則改口表示,會依照中央流疫情指揮中心宣布的標準,要求民眾維持社交距離 1.5 公尺、配戴口罩等,並澄清目前沒有開罰的法源


    臉書活動「坐爆台北車站,野餐唱歌靜坐躺臥皆可」由近 30 位網友以個人名義共同號召,目前確定本週六仍照常舉辦,訴求就是台北車站大廳黑白格能夠開放被使用,活動公開頁面也提醒,參與活動在疫情期間仍要記得 1.5 米的社交距離,當天也會有熱心民眾提供每 30 分鐘噴酒精的服務;如果害怕到場人數太多,也可以在大廳擺放玩偶,以示抗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