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29
4

圖|黃怡菁、123RF 文|黃怡菁

酒店無限期停業 斷了生路的女公關們如何謀生?

回到圖發新聞

分享文章

結論先講
酒店女公關確診後,連帶追蹤到123位相關接觸者,經採檢結果為零感染,指揮中心也順勢在4月22日宣布結案。 但酒店等陪侍業場所持續被停業,風聲鶴唳下,相關的從業人員透露,該行已被迫走入地下化;徵求傳播外派、私接工作在臉書「八大同業社團」大量曝光,另一邊也有公關小姐發起連署自救,呼籲政府儘速恢復工作權。

如果她們都還撐得住 我們就沒資格講話

時節進入春末,寒氣依舊,四月底最後一個週五夜晚,台北的天空飄著細雨,林森北條通上濕漉柏油,少了酒店霓虹映入的光澤。


倒是數百公尺外的十字路口,仍不乏運匠開起車頭探照燈,搜尋著周末前夕往返精品汽車旅館的熟面孔。


「 這邊是我吃飯的地方。」


計程車司機光哥(化名)說,他在林森北路排班九年,全台酒店、舞廳因武漢肺炎疫情被下令無限期停業後。「 大部分的計程車都不來了,剩我們這種不跑不行的。」


光哥每天照常開著小黃往林森北路報到,只是以往排班的時間從深夜11點到隔天清晨7點,現在拉長成晚間8點到隔天白天8點。


日工時從8小時延長成12小時,出門一天工作半天,光哥才有辦法維持住往日八成的載客量,「 像今天(4/24)我8點半就來了,現在10點才賺到70塊,哈哈哈......」


儘管收入驟降,但苦笑的光哥覺得自己還是樂觀的,至少計程車駕駛有政府祭出專屬的紓困方案補助,四到六月期間,每月還有一萬元可領。


「 最難過的是酒店小姐,如果她們都還撐得住,我們就沒有資格講話。」


全國酒店被勒令停業後,林森北路條通巷弄內,昔日車水馬龍不再,變得冷冷清清。

酒店無限期停業 小姐成受災戶

「 頂多還可以再撐一、兩個月,但如果再沒有工作,就要吃土了。」


26歲酒店女公關明明(化名),四年前從南邊城市北上酒店工作、存錢,最近搬家,租金加押金剛付了兩萬多元出去,當知道全國酒店被勒令停業時,她覺得自己是第一線受災戶。


明明說,基於某些原因讓她選擇在酒店擔任女公關,入行尚稱資淺的她「工作很拚」,有時候一天的工時會超過12小時。


在明明看來,酒店這行計算收入的方式,也有點像外頭排班的計程車跳表收費:她們晚間9點上班打卡,進來後先坐在休息室休息,當被客人點檯、進入包廂才開始算錢。


於是,明明也跟光哥一樣,如果想要多賺一點,就要多花一些時間等待。


4月8日北部酒店女公關確診感染新冠病毒,隔天全台酒店、舞廳等陪侍行業被下令無限期停業。


明明和她的經紀人芸芸(化名)都覺得疫情指揮中心命令來得太突然,宣布停業當下,她上班的那家酒店連會計出納都無法上班,當週6日到8日前三天的薪水被延遲發放,上一週薪水也暫時沒進帳,經濟壓力瞬間倍增。


芸芸也曾做過女公關,現在轉任經紀人。她跟我解釋,酒店小姐普遍被外界認定薪水優渥,但她們花費也高,包括治裝費在內,華麗的外表都是自掏腰包換來的,給人洗頭化妝一天約五百多元,深夜下班,若住在新北市,從林森北路搭車返家,一趟就要六百多元的計程車費,不含吃住的一天基本生活開銷,就要一千塊上下。


對不少酒店小姐來說,日常開銷除了房租,還有固定支付給父母親或家庭的一筆錢。


會不會想要改行、另尋新工作?芸芸說,當初會投入這行,是因為想存錢、從事創作,但待在辦公室坐領固定薪水要存很久,所以進入酒店上班,疫情期間她的確還可以靠兼差創作賺取收入,但其他小姐要跳脫這行並不容易。


停業後兩週,幾位酒店小姐徒步走在林森北路上。

轉地下化謀生路? 傳播妹徵才需求增

酒店、舞廳被勒令停業後,反觀八大行業徵求女性入行的廣告仍活耀,例如臉書的「八大同業社團」上誠徵傳播妹、飯局妹等貼文,一天可達三百多篇。貼文多打著停業導致酒店小姐失業為名,號召女性投入。


「 沒辦法,大家要吃飯啊。」



經紀人阿博(化名)在台中專攻傳播、暢飲酒店為主,他進一步解釋,傳播妹就是把陪侍小姐外派到KTV或私人招待所,「 你要想,八大的人會做八大,就是他急需錢啊。」


阿博分析像金錢豹等大店的女公關,一旦沒辦法上班,就一定會再找相關出路。「 你斷了人家生路,怎麼活?政府喊停就停,我們只能被迫地下化。」



在北市林森北路排班的計程車司機光哥觀察,不少有酒店小姐轉入附近大樓的套房工作室,私接電話預約的『那種工作』,然而對比起來,風險卻相對高;在酒店工作至少有幹部、經紀人先過濾客人,但外面私下接案「只能自求多福。」


明明也說,傳播外派前往KTV或Motel陪酒,風險比在酒店高出很多。酒店通常陪伴的是熟客,傳播外派面對的是陌生面孔,如果發生危險或衝突,沒有酒店員工會衝進來救你一命。


酒店被迫無限期停業,剩下以理容、按摩舒壓為名的店家勉強生存。


酒店文化不曾消失 網路串聯籲復工

熟悉北市東區、信義區、中山區各大制服店、禮服店的經紀公司負責人小N,認同政府在這場防疫大戰所做的努力,但他認為「 各行各業都有人確診 」,只因為一個小姐生病,就拿全部的酒店開刀,下令無限期停業,並不公平。


小N強調,合法大型酒店在被停業前曾自行落實消毒,「 他們請的公司,就像電視新聞拍攝的那種全副武裝消毒人員。」


小N也認為,要合法經營的酒店配合政府疫調並不困難,因為所謂的大店都是網路作業,設有管理系統,「 哪些小姐什麼時候進入到包廂?坐檯時間多長?電腦都有紀錄。」


小N認為,如果酒店轉入地下化將更不利於防疫,「 合法的酒店關門、非法營業的反而沒關,」因此他決定在臉書上開啟「 聲援全台合法酒店、舞廳復工 」的活動,吸引超過5000名網友點選、關注。


小N坦言,他們也知道從事八大行業的人,要求復業「 會讓我們得到異樣眼光。」


可是他的經紀公司旗下女公關有不少位單親媽媽,很多人都有房租、借貸等現金壓力,大家更不可能上街抗議,只能在網路推一個柔性訴求。


至於明明、芸芸和幾位平時同樣都會關心社運的朋友,當酒店被停業的第一時間,採取的作為更積極,除了透過粉專傳聲明稿給媒體,也發起網路連署,呼籲政府盡速恢復酒店營業,甚至建議要有針對酒店停業的紓困措施。芸芸笑稱,很多人都不相信酒店小姐會寫這些聲明,但「 真的就是我們寫的。」


關心社運的酒店從業人員在粉專擬聲明稿給媒體,甚至發起連署復工。

粉專也蒐集政府既有的紓困補助方案,透過淺顯易懂的圖文宣傳給同行,並從4月24日起開放實體諮詢。芸芸認為,投入這行不論身世多麼可憐,或多麼不可憐,這就是一份工作,從業人員也有爭取生存的權益。

酒店從業人員經營的粉專製作紓困補助方案圖文懶人包並開放聯繫,幫助同行共度難關。


小N也說,他想要透過網路串聯,讓外界知道他們有表達爭取工作權的權利,雖然下一步該怎麼走?他並不確定。


歷經兩週疫調,4月22日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宣布,案379確診酒店女公關的123位相關接觸者,採檢結果為零感染,宣布結案,留下酒店基層從業人員,面對遙遙無期的斷炊危機,初夏將至,一場自力救濟的生存之戰,正要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