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18
2

圖|美聯社 文|陳佳君

「吹哨人」去世後,中國網民如何爭取言論自由

回到圖發新聞

分享文章

結論先講
2 月 6 日武漢肺炎「吹哨人」李文亮病逝,引發海內外中國人從線上到線下一波波追悼行動,一時之間「我們要言論自由」話題閱讀量衝破百萬,卻很快遭平台刪除,卻未停止網民持續發聲。 然而北京當局則再次收緊網路言論,不但揭露疫情實況的公民記者陸續失蹤,要求言論自由的異議人士也遭警察帶走。於此同時,部分人士提出要憲政民主、甚至紛紛發起湖北、湖南獨立運動,當肺炎疫情持續延燒,集權體制下的中國,爭自由的呼聲也暗潮洶湧。

從噤聲的犯錯者 到被尊敬的英雄

李文亮生前接受中國媒體《財新》訪問時提到,他覺得一個健康的社會不該只有一種聲音,不同意公權力過份干預,然今報導已遭下架(圖/AP,武漢中心醫院外民眾追悼李文亮)。

綜合《人民日報》、《環球時報》和《新京報》最先的報導,被認為最早公開示警武漢疫情的「吹哨人」—武漢中心醫院眼科醫師李文亮,於 2 月 6 日晚間 9 時 30 分,因感染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病逝於任職的武漢中心醫院。


根據李文亮的個人微博紀錄,2019 年 12 月 30 日他發現病人的檢測報告,檢出SARS冠狀病毒,基於提醒防護便在醫療群組裡發佈「確診了 7 例SARS」,而後被截圖轉發後, 1 月 3 日被公安局找上,並要求他簽署訓誡書,理由是被認為在網路上發表不實言論、嚴重擾亂社會秩序。訓誡書上並載明,若繼續犯行將受法律制裁。而李文亮在接觸疑似病例後, 1 月 10 日出現咳嗽症狀,快篩結果曾一度呈現陰性,直到 2 月 1 日確診為武漢肺炎,一週後便病逝。

李文亮於微博刊出他因示警肺炎疫情而被武漢公安訓誡的證明(圖/取自李文亮微博)

中國官媒在李文亮死後,一改最初報導武漢市公安局對於肺炎疫情「8 名散布謠言者被依法查處」的說法,突然改口稱李文亮在疫情爆發初期就對外界預警,並對於他的離世沉痛哀悼。中國傳染病學專家鍾南山 11 日接受外媒專訪,談到李文亮醫生一度在鏡頭前哽咽,提到「李文亮是英雄,很多中國醫生和他一樣」,並直指這次疫情在全球爆發,武漢市政府應負起責任。


李文亮之死 掀爭言論自由潮

中國醫生李文亮最先對外示警肺炎疫情,被視為追哨者, 2 月 6 日卻因武漢肺炎病逝(圖/AP)。

李文亮生前受訪時提到,他覺得一個健康的社會不該只有一種聲音,不同意公權力過份干預。他死後的一夜之間,微博社群上,從要求政府為李文亮的死負責、質疑李文亮死後被醫院上葉克膜製造「全力搶救」的說法,到紛紛以「#我們要言論自由」為話題標籤,高喊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 35 條賦予公民言論自由的權利。


已遭刪除的話題討論串,根據網友自發性的截圖備份,一名中國網民寫到:「你教我們言論自由權,告訴我這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合法權利,但你卻沒有給我言論自由」,有網友憤慨地抨擊:「演戲演夠了嗎?能讓我們說真話了嗎!真的還要繼續虛偽下去嗎?請還我言論自由的權利!」,更也有網友沉痛表達:「我愛我們的祖國,我熱愛這片土豆,但請給我們說話的權利」、「用命叫醒的...在這個404*的社會」。


截至 2 月 17 日前,仍可在微博搜尋上查到「#我們要言論自由」話題共計有 1005 萬閱讀量、 2.78 萬條討論,而「#我要言論自由」則有 779.7 萬閱讀量、 1.3 萬條討論,但輸入關鍵字搜尋,相關討論皆已被官方刪除,顯示為「未找到相關結果」。


*註:404是HTTP狀態碼,訊息代表客戶端在瀏覽網頁時,伺服器無法正常提供訊息,通常也代表網頁找不到或遭刪除。

根據網友截圖,微博話題「我要言論自由」一度飆升到破百萬閱讀量,但後續遭禁後而停滯(圖/截自Twitter)。

話題遭噤聲後,中國網民一度另開話題,改為「#我們要求言論自由」,但再度被微博官方屏蔽。同時中國政府收緊言論的手,也未因此放鬆。


公民記者行蹤成謎 異議人士遭捕

揭露武漢疫情的公民記者陳秋實(左)、方斌(右)陸續傳出失蹤(圖/取自網路)。

李文亮病逝後隔天的 2 月 7 日,一位具律師身分、率先揭露方艙醫院概況概況的中國公民記者陳秋實,被爆下落不明。陳秋實母親透過他的影音頻道呼籲網友尋找兒子的下落,而後續陳秋實的好友則懷疑,陳秋實失聯可能是被遭到強制隔離。


不只一位中國公民記者疑因揭露武漢肺炎疫情實況,而「被」失蹤。武漢市民方斌,2 月 1 日拍到武漢第五醫院 5 分鐘搬出 8 具屍體的影片後,2 月 9 日他又在網上上傳號召「全民反抗、還政於民」,呼籲全民抵抗暴政的影片後,經友人證實已於隔天(10 日)下午遭中國公安局抓捕。


更有網友發起「2·14 武漢人自救行動」行動,呼籲武漢市民在 2 月 14 日晚間 8 點同時熄燈一分鐘,敲鍋、齊喊抗議口號「武漢人加油、武漢人自救、釋放陳秋實、釋放方斌」,希望重現 2 月 7 日晚間武漢人同時關燈 5 分鐘、集體吹哨來悼念李文亮的行動。然而就筆者觀察,網路聲援變得更加破碎,不比李文亮病逝時網路上的串聯景況。


北京天安門廣場上戴著口罩的解放軍人(圖/AP)。

不只公民記者失蹤,異議人士也陸續遭逮。據《美國之音》報導,法學博士許志永日前因倡導公民運動而被抓捕, 2 月 4 日他在逃亡中發表文章《勸退書》,勸告中共領導人習近平「讓位」,後續便在 2 月 15 日於廣州遭警方逮捕。而他的友人、廣州知名女律師楊斌,也因為收留許志永而被牽連,一家三口都被警方帶走,楊的手機、電腦等也被扣查。


楊斌個人微博上,仍可見她在 2 月 7 日抨擊央視新聞報導對李前倨後恭的貼文寫到:「什麼時候人民能給你們(當局)發一張訓誡令?」,2 月 8 日她則曾記載因追悼李文亮,而接到轄區警察電話盤問一事。


習近平:加強輿論引導 維護大局穩定

武漢肺炎疫情引發中國網民對於言論審查及當局疫情防控的批評(圖/AP)。

中共中央宣傳部在 2 月 4 日宣布,調集三百多名記者深入湖北和武漢進行採訪報導,根據央視報導,中宣部新聞局長表示將集中以「疫情防控、全面小康、脫貧攻堅」等主題宣傳。


隨中國疫情失控後,1 月 28 日起中國最高領導人習近平曾「神隱」一段期間,直到 2 月 6 日才公開露面,並對外宣布:「防控工作正在取得積極成效」。


根據《路透》報導, 2003 年中國政府掩蓋SARS疫情引發民眾不信任後,這次武漢疫情爆發讓透明度問題更加敏感,官方曾在 1 月 19 日至 2 月 1 日期間短暫開放言論窗口,網路審查制度出現異常的鬆動,而中國網民對新型冠狀病毒的關注激增,但基本上都只限於針對地方政府,而不能涉及對中共領導人的評論。而該報導指出,一位中國記者提到「這種自由已經結束了」。


2 月以來,中國官媒便開始出現大量方艙醫院*的正面報導,後續遭到網友踢爆,一則報導中受訪的女病患,竟然激似幾天前報導中隔著玻璃和男友接吻、賺人眼淚的女護士,被網友懷疑,該名女子是中國官媒特聘的演員,網友更吐槽「中共演員不夠用,所以派一人分飾多角」、「不假就不是中國特色」等諷刺當局為維穩宣傳。

中國官媒對方艙醫院的正面報導,遭網友踢爆疑似造假(圖/取自網路)。

*註:方艙醫院是中國政府徵用體育場、校園等公設設置,用來集中收治隔離武漢肺炎輕症病患,但院內設備簡陋、缺乏醫療機能,一度遭外界質疑如「集中營」。


哨聲未停 海外人士提湖北、湖南獨立宣言

早在 2 月 2 日,已有海外華人在YouTube頻道上發表武漢臨時政府湖北獨立宣言,宣言內文直指:「我們一群血性武漢人,為奪回民權,再造共和,效仿辛亥革命武昌起義的先驅,在此鄭重宣告成立武漢臨時政府,宣布武漢獨立、湖北獨立!獨立於中共暴政之外!」,同時影片中引述並支持日前武漢網友在網路上貼出的「時代革命,光復武漢」五大訴求,內容包括:隔絕疫區、罷免瀆職官員、完全收治疑似病患、禁絕野生動物交易、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


10 日中國海外媒體《品蔥網》、《良知傳媒》及Twitter上再傳《湖南獨立宣言》,效仿日前湖北武漢揭竿起義,其中內容提及官方宣布湖南感染人數已逾 8 百,但根據民間蒐集整理的信息和證據,湖南感染的人數應高出很多倍。而宣言也呼籲中國各省各地的仁人誌士接續響應、奮起自救,「再造憲政民主自由的聯邦共和」 。 

李文亮逝世後,包括北京多名學者聯名上書中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要求將李文亮的忌日,即 2 月 6 日定為中國言論自由日,呼籲中國憲法賦予人民的言論自由權應從「從今日開始」。此外,2 月 11 日的《紐約時報中文版》刊載了北京大學憲法學教授孫千帆的投書,標題為「防治病毒,中國需要憲政民主」。


在海外, 2 月 9 日上百位紐約華人在曼哈頓中央公園追弔李文亮的活動中,高喊「要真相、要言論自由」, 2  月 15 日洛杉磯加大(UCLA)華裔學生及南加州民主倡議人士也聚集公開悼念李文亮,並倡議中國要有言論自由。


儘管中國緊縮言論,仍有許多知識份子呼籲當局開放言論自由,才能真正利於疫情防控,最終是否會震盪中國經濟及社會層面,乃至於政局面上的改革?全球都在關注。



首圖:取自twitter,網友製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