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11

圖|梁駿樂 文|梁駿樂

23歲香港區議員參選人:他們有票,像鐵一樣踢不掉

回到圖發新聞

分享文章

結論先講:兩位年僅二十三歲的女孩踏出勇敢的一步,參選區議會選舉,不過她們要面臨卻是與她們歲數差接近一倍的對手,轉移對手長期以來因為缺乏競爭,勝券在握的固定鐵票。



經過「反送中」衝突,年輕在香港成為了「原罪」。但其中有兩位只有二十三歲的年輕人,她們卻決定踏出勇敢的一步,參選香港每四年一度的區議會選舉,不過她們要面臨卻是與她們歲數差接近一倍的對手,她們為什麼還是願意走出來呢?


站起來 拒絕「自動當選」

今年區選激烈,超過一千位的候選人,全部452個選區都有多於一人參選,換句話說,每一區都有兩位以上的競爭者,沒有自動當選。而在上屆區選中,有68人自動當選,其中近三成,也就是約21人來自建制派民建聯,還有工聯會麥美娟和郭偉强。


2014年香港發生「雨傘革命」,仇栩欣那時剛滿18歲,卻深受啟發。不過根據規定,若要參選區議會選舉必須年滿21歲,當年年紀小,要登記區選也不符資格。到了今(2019)年「反送中」運動持續不退,且眼見選舉太多「自動當選」,仇栩欣鼓起勇氣,希望爭取一席在議會裡,爭取有利於區民的政策。

在銀行工作、只有23歲的仇栩欣受雨傘運動、反送中運動啟發,決定參選在今屆香港區議會選舉,拒絕區議會選舉有人再次「自動當選」。

「區議會被一些保皇黨、建制派壟斷,導致許多不利港人政策得以通過。」她批評對手、現任區議員許清安,過去4年在區議會大會只發言80秒,而許清安則是從2003年就當選區議員,一路連任到現在,當中更有兩屆屬自動當選。


另外,有民建聯區議員被揭發在香港鰂魚涌建造價值約120萬台幣的「不能避雨的避雨亭」,還有一位民建聯區議員則被揭發在南丫島設置單車停車場要價約一億台幣,但所謂的停車設備只是一般的欄杆,但每個停車位平均成本近32萬台幣。

仇栩欣的對手是上屆自動當選、報稱獨立的建制派區議員許清安,還有另一位亦報稱獨立的樊熙泰。
主力地方市政事務卻影響立法會議席及特首選舉

香港區議會類似台灣的市議會,但相較之下每個區都非常小,故區議員比較像里長,主要處理區內服務與交通建設事務。


除了地方市政事務,區議員也會影響立法會的比例與特首選舉;現今立法會70席中區議員便佔有6席,區議員也可以競選成為特首的選舉委員會成員,如上屆林鄭月娥特首選舉,1200人的選委會中,區議員佔117人。


他們有票,像鐵一樣踢不掉


另一位同樣只有23歲的年輕候選人傅佳琳則從7月底開始紮根地區工作,在選前舉辦量血壓活動,又舉辦「解憂嘉年華」盼舒緩社會因「反送中」的憂慮氣氛。


「因為我們是素人,我們願意犧牲更多投放在這場選舉之中。」為了專心選舉,傅佳琳暫停了原本工作。不過,她坦誠選情告急,因為對手是現任民建聯區議員洪連杉,他從2007年便「自動當選」,並連續做了三屆,已在這一區有固定票倉,她說:「十幾年也是同一個候選人,他們有鐵票,像鐵一樣踢不掉。」

傅佳琳同樣也只有23歲,對手卻是45歲的洪連杉,洪連杉屬建制派民建聯,從2007年便「自動當選」。

仇栩欣認為年輕不是一個阻礙,而將來的選民又是年輕人,所以應該把機會留給新一代。她參選後,每天都在街上擺攤,週末更會早午晚都有,在那邊回應區民的建議和訴求。


由於傅佳琳的父親是福建人,媽媽是上海人,而參選地區亦是福建人聚居的地方,而傅佳琳熟悉這些方言,她希望利用語言打開居民心房。面對比自己年長接近一倍的對手,傅佳琳對沒有害怕,她深知沒辦法與對方拼資源,她說:「我資源太少,很多時候要自己先出錢,又沒有志工⋯⋯我沒有要拼資源,我想要拼的是真誠的心。」

在採訪期間,一位用其他方言的居民與傅佳琳對話。
除了「鐵票」,還有「種票」?


仇栩欣表示,縱使「反送中」運動對選情有一定的影響,不過建制派有一定的票倉,亦即是所謂的「鐵票」。她亦表示,這次選舉亦有可能有「配票」的情況,所以對選情並不樂觀。


傅佳琳也說,有區民跟她反映最近收到很多不屬於自己家裡的投票登記通知書。另據港媒《香港01》報導,有民眾發現一名陌生人利用其住址作選民登記,懷疑是「種票」。8月底選舉事務處曾表示共有344宗相關個案,其中有336宗,即98%是巿民收到不屬其本人或同住者的投票通知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