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10

圖|梁駿樂 文|梁駿樂

「對政府已經沒有希望⋯⋯不如我離開」 這些出走台灣仍然蒙臉的港青

回到圖發新聞

分享文章

結論先講:
「在台灣很無能為力,因為眼見香港發生很多事情,但都沒法幫忙。」

許多在台灣留學的香港人與Ivan一樣,這個暑假並沒有享受陽光與海灘,而是走上街頭表達訴求,卻面對警察追捕和數之不盡的催淚彈。直至八月底,才陸續回台灣作開學準備。這些身在異鄉的留學生對港府失去希望,有些甚至已經考慮移民。

遊行民眾舉起「五」的手勢,以聲援香港並表明「五大訴求,缺一不可。」
抗爭之夏   沒有暑假 

6月11日,雖然正值期末週,但是就讀政大的Ivan毅然向教授請假,決定回鄉參與抗爭。


「過去3個月,我從『612』就開始參與⋯⋯之後幾乎每一場抗爭我都有出去。」


經歷了一個充滿催淚煙的暑假後,Ivan在8月底回台灣作開學準備。有些留學生會選擇開始減少對香港新聞的接觸,因為這些對他們來說衝擊很大。Ivan說:「回來台灣之後,我其實不太敢看直播,或者不敢一直追即時新聞⋯⋯這樣對我來說,不會有那麼大衝擊。」

在台灣念書的港生Ivan,在遊行這一天仍然戴著面罩,他在「反送中」積極參與運動,但是對政制和港府非常失望,正考慮移民。

同樣在暑假參與過遊行且在前線抗爭的蔡同學(化名),正就讀基隆海洋大學,她說:「這段時間見證著一個除暴安良的警察慢慢變成以強凌弱的『黑警』。」


在過去3個多月,香港年輕人一直在街頭上抗爭,警方發射逾2千枚催淚彈驅散示威者,亦拘捕過千人,許多人在拘捕時血流滿面。


蔡同學補充:「我看到最心痛的是警棍一下一下打到頭上、用槍指住示威者、被拘捕的女手足被警察性侵或者強姦,男手足都唔例外。」


這些畫面烙印在這一代香港年輕人心裡,一輩子磨滅不去。

「民主自由女神像」源自「六四事件」,後來香港因反送中事件另做了一個新版本,這一尊是台灣版本:手蓋右眼,手拿紫荊花,口戴防毒面具,紀念運動期間有一名女生被警方的布袋彈射傷了眼睛,而紫荊花則是香港的區花。

Ivan補充:「好像831已經回來台灣了,聽到太子站的事,只是看文字報導,我已經大概可以聯想到當時的畫面,然後完全不敢看任何影音新聞。」


在剛過去的週末,Ivan決定與其他港生再次走到街上,不過這一次不在香港,而是在台灣,他們這一次不再恐於會有催淚煙。

遊行人士吹奏由「反送中」運動抗爭者創作的《願榮光歸香港》,這首歌被封為香港「國歌」。
台灣訴求 撐港四大行動 

來自淡江大學的港生張同學,在9月29日那天鼓起勇氣,穿著一身防護裝備現身。這場遊行名為「929 台港大遊行——撐港反極權」是由台灣公民陣線、香港邊城青年等團體發起。張同學認為這次遊行對他來說是:「毋忘初心,要把抗爭的心情帶到台灣,亦告知台灣人切勿相信一國兩制。」


蔡同學也表示:「遊行讓我們知道並不孤單,因為人在台灣,很多時候沒辦法幫忙,那種無力感好大。」


遊行前發生一些小插曲,港星何韻詩接受媒體聯訪時遭潑紅漆,波及現場記者,她後來表示這是一種「紅色恐怖」的手法,但不會因為這些恐嚇行為就因此退下。台北遊行訴求:


(一)五大訴求,缺一不可

支持香港反送中運動五大訴求,香港政府應盡快回應、和平面對人民的示威與抗爭。

(二)拒絕「一中和平協議」

和平協議將把台灣鎖進「一個中國,終極統一」的牢籠,拒絕「一中和平協議」才能捍衛台灣主權與民主。

(三)港台同學,齊上齊落

「齊上齊落」就是「共同進退」,港府不應限制港生出入境,應盡速釋放被捕者,保障他們的受教權,讓港生能來到台灣,和台灣學生一起上課。

(四)庇護機制,刻不容緩

應盡速設立、制定「庇護港澳政治難民之具體配套措施和明確法制」。

    有參與遊行的民眾手持「台港同學,齊上齊落」的標語。
    齊上齊落 移民或成選擇

    從「反送中」運動後,有香港人開始另覓居所,而有不少港生也有同樣的看法。政大同學Ivan說:「自從『雨傘運動』開始參與社會運動,到DQ風波後,我已經對這個體制,還有政府已經沒有希望⋯⋯不如我離開。」


    彭博社根據早前移民署資料報導,今年1到7月移民台灣的香港人比去年同期增加28%,上半年新增移民人數中,香港人就占9.4%。


    「香港移民潮」並不是新鮮的事,香港六七暴動、中國六四事件、香港主權移交等事件後均出現過比較大規模的「移民潮」。


    淡大張同學說:「考慮中,因為要考慮許多因素包括錢等,但條件滿足的話可能會移民。」

    香港遊行人士持「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標語。

    不過,Ivan同樣憂慮台灣的未來,擔心日後要再另覓地方,他說:「可能是我們有這個危機感,我們會想可能台灣也不是一個能長時間留下來的地方⋯⋯可能過了幾年、十幾年後又要另找一個地方,有時都會有這種悲觀心態。」

    有遊行人士戴著「V怪客」(V for Vendetta,港譯「V煞」)面罩,「V怪客」源自於一部反烏托邦政治驚悚電影,講述自由鬥士V反抗極權政府北方之火的故事。
    港生:一輩子不能原諒警察

    「反送中」運動持續了快4個月,雖然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早前表明《逃犯條例》修訂已「撒回」,並在9月26日舉辦首場「社區對話平台」以落實「走入社區」的承諾,不過對話後會場附近也有衝突,有參與人士也說政府各說各話,沒有真正聆聽市民看法。


    最後,政大同學Ivan想對香港人說:「我們已經堅持了一百多天,未來仍然掌握在自己雙手,雖然好攰(粵語,意為好累),但千萬不要放棄。即使運動的結果如何,這一輩子都不能原諒香港警察。」


    而基隆海大蔡同學亦想說:「革命的路雖漫長,但我們的決心並不會改變。『光復香港,時代革命』、『五大訴求,缺一不可』、香港人加油。」